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八章 敖公子大驾
    洞庭湖银鱼是洞庭湖特产,肉质细腻鲜嫩,富有营养,这种银鱼长约2寸左右,周身透明,洁白晶莹,漫游水中,如银梭织锦,似银箭离弦,出水以后,顷刻变白,像一段白玉,惹人怜爱。

    董方程就着此地特有的米酒,吃着银鱼,有美景可看,有美人相伴,感觉自己真如神仙一般。

    采莲姑娘拿起了琵琶,叮叮咚咚弹起了曲子,听着有点像江南曲,喜中带悲,悲中带苦。

    董方程闭着眼睛听着,忽然一只红酥手摸上她的胸口,手指触感绵软火热。她吓了一跳,忙睁开眼,那采莲姑娘不知何时已经坐到她身边,伸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的。

    董方程很觉不适,忙挪了开去,低声道:“小姐,这取虽好,却不可常听,人虽好,却也不能太近的。”

    采莲抿嘴笑起来,“你这小子有趣的很,便是我太近了又如何?”

    董方程眨眨眼,这个女人是打算勾引她吗?

    她正要回话,突然一个人的声音道:“你们两人倒是逍遥,喝得这么畅快,不如带我一个。”

    董方程一回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已经站了一个人,那是个二十来岁的男子,乌黑的头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无处不在昭示着他的身份与众不同。

    他身姿轻盈之极,也不知道是怎么跳到船上来的,竟然一点没让人觉察到。

    采莲理了理鬓角,似有些尴尬,她往旁边挪了挪身子,望着那公子笑道:“啊,是敖公子,你怎么来了?”

    那公子笑道:“我听到琵琶的声音,就知道是你在这儿呢,特意上来看看。”

    董方程一怔,上来?从哪儿上来?

    那公子脸上挂着淡淡地笑,他睃一眼董方程,“这小娃娃是哪儿来的?长得很清秀啊。”

    采莲道:“这是我新结识的小友,是从外地来此游玩的。”

    说着又对董方程道:“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们洞庭湖里最有名的敖公子,他可不是一般的人物,这附近的人都得卖给他个面子。”

    董方程嘴甜,忙道:“敖公子您好,敖公子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气质不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您看您脚步轻盈似风,这莫不是天上神仙不成?”

    敖公子哈哈大笑,“你这小娃娃倒真是知情知趣的很,会吟诗又会拍马屁,着实厉害的很。”

    董方程狗腿道:“那怎么会是拍马屁呢?实在敖公子风度太过不凡,看一眼就觉得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比吃了人参果还舒服,完全就是看见仙人的感觉嘛。”

    她顺嘴胡诌,其实她也不知道这敖公子是什么人,不过人都喜欢戴高帽子,戴上了就不想摘了,看他笑得这么适宜的样子,多半也是听得入耳了。

    不过心里也多少有些嘀咕,她刚才说他是仙人,他居然没有反驳,难不成真是什么仙人不成?

    采莲热情的邀请敖公子一起饮酒,三人坐在一起,一边喝酒,一边闲聊着天。

    董方程就是这个脾气,逮谁都能跟人家套上近乎,她看人家仙气缭绕的,就专挑一些神仙鬼神的话题聊起来。

    那敖公子果然见多识广,许多话说出都格外的深奥,说得她一脸懵逼,换句话说,那就是完全听不懂嘛。

    三人正说着话,忽然又是一阵音乐响起,这次是一首古筝曲《高山流水》。

    “高山流水”时常给人一种清新、高雅的自然之美,高山流水间,一人一琴一知音,一生一曲一人听,多么美妙而又恬淡的生活情趣,让人甚向往之。

    这曲子似乎完全领会到了《高山流水》的意境,正是“峨峨兮若泰山”和“洋洋兮若江河”。

    敖公子听到妙处,不由一拍大腿,“此曲玄妙之极,不知是何人弹奏?”

    董方程站起来往后望去,只见后面不远行来一座画舫,舫上坐着一个红衣女子,即便隔着老远,依然能看出来是聂小倩。

    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

    这山这水,这船这景,配上这绝色美人,宛如仙乐的古筝曲,当真让人陶醉。

    也只有董方程知道,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假象,这就像你在酒吧约到了一个绝色美女,两人搂抱着到酒店开房,衣服都脱了,却发现美人露出了不该露的,一切尽毁其中。再美妙也都成了一场噩梦了。

    看敖公子如痴如醉的盯着船头的聂小倩不放,忽然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她故意轻咳一声,“敖公子......”

    敖公子转过头来,对她露齿一笑,“董公子唤我为何?”

    董方程眨眨眼,“敖公子若喜欢那美人,不如咱们登船拜访如何?”

    她一向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就算聂小倩被敖公子看上了,横竖也不关她的事。她倒是挺想看到两人脱光衣服,见识真相后,那互相厌弃的样子。

    所以此时不妨适时的推动一下,做一个快乐仁慈的好助攻。

    敖公子果然很感兴趣,笑道:“如此甚好。”

    他一拽董方程的胳膊,两人身子飞起,只一瞬间便落到那画舫之上了。

    双脚落地,董方程还觉得脚底一阵发软,刚才飞起那一瞬,真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这会儿若说这敖公子是人类,她都不信了。你见过哪个人类能飞起几十米远,落地气都不带喘的?

    画舫之上除了聂小倩,还有一个白衣公子,那正是慕蟾宫。

    刚才他可能躲在布幔后面,所以根本没看见。这会儿离得近了,倒瞧见他一脸专注的看着聂小倩,似对她高超的琴艺也是羡慕不已。

    一转头,忽然瞧见船上多了两个人,慕蟾宫不由笑道:“原来是董公子啊,你如何在这儿了?”

    董方程抱拳道:“啊,是慕公子,我约了朋友游湖,没想到在这儿偶遇了。”

    慕蟾宫道:“果然如此,我一早还想约董公子呢,倒没想到在这儿遇上了。”

    那敖公子也是豪爽之人,淡然一笑,“相识就是缘分,不知我们是否有幸,可以叨扰一杯。”

    “这个自然。”

    慕蟾宫忙指挥船上的人给准备酒菜,在画舫中摆上一桌宴席相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