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九章 灌酒上手
    这艘船看着应该是慕蟾宫租来的,洞庭湖附近有许多这种供人游乐的画舫,都是很漂亮。

    只是不知道聂小倩是怎么把他约到这儿来的?不过美人相邀,一般很少有人能抵受得住她的魅力吧?

    趁他们去准备酒菜的时候,董方程挤到聂小倩身边,轻声道:“你倒是好厉害,怎么把姓慕的给勾搭上手的?”

    聂小倩狠狠瞪她一眼,“什么勾上手,你会不会说话?”

    董方程摸摸脸,“这也差不多嘛。”

    “你少废话,见着白秋练没有?”

    董方程摇头,一脸沮丧道:“我都快背运到家了,在船上念了三个多小时的诗,也没看到白秋练,倒是碰上一个叫采莲的,还有这个敖公子。”

    聂小倩皱皱眉,“这敖公子怕不是好相与的,咱们快点办完了事就走,别招惹些不该招惹的。”

    董方程撇嘴,是人家招惹得她,又不是她招惹的人家?

    她道:“那现在怎么办?人找不到了,到底要不要在白秋练身上下手了?”

    聂小倩道:“找不到白秋练,只能先缠住这慕蟾宫了,你若有办法让慕蟾宫对你死心塌地,一度春风也是好的。”

    董方程挤眼,“是和你一度春风吧,你瞧人家可是不错眼珠的盯了你半天了。”

    聂小倩哼哼,这小丫头嘴还真是坏得很。

    两人在这儿拌嘴,那边慕蟾宫已经叫起来,“董公子、聂小姐,酒菜备好了,过来喝两杯水酒吧。”

    董方程忙应了一声,对聂小倩道:“咱们先过去吧。”

    聂小倩摇头,“我不能去了,这就要走。我是这个世界的人,不宜介入过多,不能和这里的人有过多联系的。初时为了绊住慕蟾宫,才不得已把他约了出来,现在只能靠你了,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要想办法让慕蟾宫对你死心塌地,否则就再也不用回你的世界了。”

    董方程撇嘴,“动不动就要挟我,当我是吓大的吗?我也是个有底线的人,你总不能叫我去勾引慕蟾宫吧?”

    聂小倩五根手指在她眼前一晃,“若是我非得让你做又怎样?”

    想到那手指撕裂密码箱时的锋利,顿时抖了一下,忙笑道:“那我就换个底线呗。”

    说着又狗腿道:“聂大爷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实在不行我就扑到慕蟾宫身上去强了他,让他有苦说不出。”

    聂小倩轻哼,“你知道就好,我现在要走了,你进去吧。”

    说完抱着古筝翩翩起身,从船头上跃身而起,正好跳到后面张槐划着的小船上。

    张槐划着船迅速向北而去,临走时还对她挤眉弄眼的。

    董方程咬了咬牙,对着聂小倩驶去红衣背影比了比中指,反正她背后也没长眼睛,总不会返回来打她的吧?

    这两人是走了,剩她一个人怎么办呢?

    勾引?谁能告诉她怎么对男人下手啊?

    转身回到仓里,慕蟾宫和敖公子已经坐在那儿等她了。

    见只有她一个人进来,慕蟾宫问道:“聂小姐呢?”

    董方程道:“她刚才说湖上风大,吹得有些头疼,就先回客栈去了。她走得急,没来得及道别,让我向慕公子致歉。”

    “无妨,无妨。”慕蟾宫虽然嘴上这么说,看神情却很有些失落。

    敖公子问道:“不知刚才那位小姐是董公子什么人?”

    董方程道:“那是我表妹。”

    慕蟾宫大赞,“贵表妹当真是天人之姿。”

    董方程微笑,小声喃喃,“等脱了衣服,你就不这么觉得了。”

    “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咱们来喝酒。”

    她端着酒杯凑到慕蟾宫身边,“来,慕公子,我敬你一杯。”

    “多谢。”

    “再敬你一杯。”

    “再喝一杯。”

    ......

    “哎呀,慕公子,我头晕。”扶着头轻轻对着他肩膀靠过去。

    本来想学着红尘中女子勾搭男人的柔媚模样,把慕蟾宫给吓得,杯中的酒水撒了一身。

    他呐呐道:“这个,董公子,你没事吧?”

    他也不想这样的,奈何手脚不受控制,刚才董方程的胳膊都快缠到他身上了,真是吓得他三魂七魄都飞了。

    这兄弟太热情了吧?

    “没事啊。”董方程暗暗吐了口气。

    其实学校里传出的那些说她勾搭了学校一半的女生,又勾搭了一半男生的话都是谣传出来的,她是学生会的,天天和学生们打交道,人缘肯定混得很好。

    她性格又有点偏男孩,跟女生关系不错,跟男生也都混成了哥们。后来学校评选“最佳魅力”学生,就把她给选上了,不是因为她多漂亮,多出色,只不过人缘好,投她票的人最多罢了。

    但是天可怜见,她这辈子从没交过男朋友,她也不是拉拉,更没交过女朋友。

    她是真做不来勾搭人的事啊?

    慕蟾宫吓得够呛,旁边坐着的敖公子倒是看得很饶有兴味。

    他眯着眼,一直盯着董方程,看着她如小丑一样陪酒,丑态百出的。他手里还拿个酒杯细品着,不时赞叹一两声,很有几分看打架不嫌架大的意思。

    董方程累得额头上直冒汗,转过头看他嘴角噙笑的样子,皱眉道:“你看什么呢?”

    “看你呢。”敖公子倒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我活了这么久还没见过你这么有趣的人。”

    董方程狠狠瞪他一眼,“你再看,就挖了你眼珠子。”

    敖公子眨眨眼,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他记得刚开始认识她的时候,她是一副儒雅公子模样,客客气气地跟他吃鱼喝酒,吟诗作对。让他一度以为她是什么文雅之人,现在这样子怕才是她的本性了。

    只是让他好奇的是,她为什么对慕蟾宫这么感兴趣呢?

    此路不通,只能想别的路了。董方程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才道:“有酒无歌也不美,不如我给你们唱首歌助兴吧。”

    敖公子鼓掌,“如此甚好。”

    他说着,对慕蟾宫眨眨眼,“怎么?慕公子不想听董公子的歌声吗?”

    “没有,没有。”慕蟾宫慌忙抹了一把汗,真的很奇怪,此刻秋高气爽的,他却觉得浑身好热,额头的汗噼里啪嗒的往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