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十章 赢得芳心
    董方程站起来,为了展现一下自己也是色艺双绝,赢得慕蟾宫的“芳心”,她这回打算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搜肠刮肚半天,琴棋书画她一样不在行,诗词歌赋也不过是拾人牙慧,真要论起来也就会唱几首流行歌曲了。

    至于唱得是好是坏,反正目前为止听过她的歌的人,还没不幸去世的呢。

    董方程放开歌喉唱起来,“不问你为何流眼泪,不在乎你心里还有谁,且让我给你安慰,不论结局是喜是悲,走过千山万水,在我心里你永远是那么美......”

    她唱的是一首“爱如潮水”,本来想靠着情歌打动一下慕蟾宫的身心,可她那嗓音吼出来,一不小心都能把狼给招来。

    刚唱了两句,敖公子笑得直打跌,眼泪都流出来,一边拍着桌子,一边道:“好歌,好歌,真是好歌,这都承包了我一年的笑料了。”

    董方程瞪他,再瞪他,瞪了十五眼,换来的却是他笑得更大声了。

    再看旁边慕蟾宫扶着桌子,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显然被她的歌声吓得不轻。

    她忽然有种强烈的挫败感,该勾搭的人没勾搭上,看热闹的都笑掉大牙了。

    这是什么鬼任务?呜呜——她不干了,她要回家。

    他们在湖上飘了过一天了,这会儿已是傍晚,天也快黑了。

    慕蟾宫道:“两位公子,你们的船可在附近?我是送你们上岸,还是在船上住一夜,明日再上岸?”

    董方程忙道:“当然是明日上岸了。”

    这是最后一次期望了,她一定得把握住,实在不行干脆把他打晕了,脱光他衣服。古人注重名节,没准就成了。

    敖公子也道:“今日不方便离开,就在船上叨扰一夜了,麻烦慕公子收留。”

    慕蟾宫摆手,“不麻烦,不麻烦。”

    心里却快滴出血来了,心说,我就那么客气一下,这两人怎么就同意了?

    这船是个挺大的画舫船,是慕蟾宫租来陪美人游湖的,有四五间房供客人居住。他本来想带着美人在湖上看景,晚上夜宿培养一下感情,没想到美人走了,却招惹了这么两个人。

    一个好像有断袖之癖的,另一个却只会咧着嘴笑,跟个神经病似的。

    你说,他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画舫上房间很多,董方程故意挑了一间离慕蟾宫最近的,想着晚上好对他下手。

    而慕蟾宫显然有些想躲着她的意思,看她住在自己左侧,就换了另外一个房间。

    董方程只当没看见他的拒绝,心道,小样,看你往哪儿跑去。只要不离开这艘船,她就有办法。

    这个时代的女人重名节,男人也同样重名节,只要和他孤男寡女的在一个房间待上一晚,也不用对他下手,他的名节就尽毁。到时候就算白秋练来了,也不可能看上这个破如败絮一样的男人的。

    至于她,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过几天就要走了,名节什么都是过眼烟云。再说了,以前学校搞活动,她还同时和十几个男生睡过一个房间,在体育场里打地铺,胡乱的睡了一地,十几个男人都行,她还怕一个吗?

    回到房间,董方程特意把头发披散下来,她本来想梳个发髻的,实在不会,就只好披散待着了。

    她对着镜子梳了半天头,眼看着差不多九、十点钟了,才施施然站起来。

    揉了揉坐麻了的腿,给自己鼓劲,“董方程加油,成败在此一举了。”

    她深吸了口气,迈步走了出去。

    慕蟾宫刚开始的时候是住她旁边的,后来换到了最右边那间房,离她和敖公子都是最远的地方。

    夜晚的湖是静的,月亮和繁星静静的织在这幅画卷上,像给水面铺上了一层闪闪发亮的碎银,又像被揉皱了的绿锻。

    这么美的夜景,若不是她有事要做,真想好好坐在这儿吹吹湖风,欣赏一下湖景。

    她迈着细碎的小步,跟做贼一样悄悄往前走。来到慕蟾宫的房间,本想着肯定叫门要费一番功夫。

    她想好许多个应对措施,比如假装有事相求,或者找他喝酒,甚至连放火的事都想到了。

    没想到她手还没碰到门上,那门“吱嘎”一声,自己就打开了,比电动的还好使。

    董方程眨眨眼,这是哪路神仙帮了她忙不成?

    房间里很黑,借着窗外照进来的微薄的月光,她小心翼翼地向前迈着步,生怕把慕蟾宫给吵醒了。这万一来个抵死反抗,那她可不知道怎么办了。

    床上影影绰绰的似乎躺着一个人,背身侧躺着,从背影看身材修长,绝对是个男人。

    站在床前,董方程狠狠的搓了几下手,考虑着该从哪儿开始下手。

    她是先上面呢,还是先下面呢?是先从后面抱住好呢?还是直接扑到身上好呢?

    也不知道慕蟾宫喜欢那种类型,是狂野点的,还是温柔点的,真的好纠结啊。

    半晌之后只能先把鞋脱了,慢腾腾爬上床,然后从后面温柔的把他抱住了。

    慕蟾宫的身体震了一下,他应该是醒了,不过好像没回头,也没有掰开她的手,一副默认了的感觉。

    董方程心中大喜,只要不反抗就成功了一半了。

    她低声道:“公子,我心悦你许久了,自第一次见你,我心里就满满的都是你,你就是我心目中的白月光,我的梦中情人,我的红玫瑰,我亲爱的达令......”

    她极尽谄媚的表述着自己的感情,真是把能想到的词汇都说了一个遍,就在她自我陶醉的时候,慕蟾宫忽然肩膀狠狠抽了几下,很像是最后哆嗦那几秒。

    董方程怔了怔,心说,你不爱听就不爱听,抽抽是什么意思?

    她道:“公子,你若同意就转过身来,你若不转身,那我可就爬过去了。”

    慕蟾宫突然身体一动不动了,就好像有人忽然从后面点了他的穴道似的。

    董方程挠挠头,“小样,原来你好的是这口啊。”

    还说什么温润公子,原来是个内里风骚的。

    她从他身上爬过去,想到床的内侧,这么背对着人,连脸都看不见,这慕公子到底是乐意还是不乐意啊?

    她一条腿刚跨过去,这时那位慕公子忽然转过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