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十一章 湖上风暴
    她支撑不住,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

    四目相对,董方程忽然爆发出一声尖叫,“啊,是你。”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慕蟾宫,而是船上那一位敖公子。

    她叫得太大声,敖公子伸手捂住她的嘴,被董方程反咬一口,正中手背。

    她喘了口粗气,“你,你怎么在这儿?这不是慕蟾宫的房间吗?”

    敖公子眨眨眼,“本来是慕公子在这儿住的,不过一个时辰之前,我说想看湖景,要找个有窗户的房间,慕公子就跟我换了一下。”

    他说着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董方程,披散的头发,半敞的衣服,啧啧,真是好个骚气形象。

    他扬眉道:“倒是你,你怎么跑到慕公子的房间来了?那个什么红玫瑰,白月光的,是你的表白之词吗?”

    董方程气得脸都青了,刚才她说他怎么肩膀直抽抽呢,原来是在偷笑呢,恐怕笑得肠子都要打结了吧?

    她就说吧,慕蟾宫睡觉怎么可能不把门锁好了?这一副请君入瓮,等人强奸的样子,明显是放了长饵,等着钓她的。

    她呲呲牙,“敖公子既然知道我弄错人了,何必不出声呢?”

    敖公子微笑,“这美人投怀送抱,会拒绝的是傻子吧?”

    董方程气急,张口就在他手上咬了一口,心说,咬死他算了,这王八蛋简直就不是个东西,就是为了欺负她的。

    她今天丢人丢到姥姥家了,愤恨加上怨气,这一口下嘴下的特别狠。

    不过这一咬,她瞬间有种后悔的感觉,他的手就好像钢板一样,咯得人牙都疼。

    董方程捂着腮帮子,那敖公子却好像没事人似的,嘴角挂着一抹笑,那样子很像是在嘲弄她。

    董方程觉得自己简直逊毙了,她匆忙推开敖公子,从床上跳下来,然后飞奔出船舱。

    外面本来该是月朗星稀的晴朗夜空,可不知何时已经变了天。

    湖上刮起一阵风,带着水域特别腥味儿迎面而来,船忽然晃悠起来,本来挺大的画舫在湖上却好像一片飘摇的树叶随着水面的波涛汹涌,开始剧烈的晃动。

    董方程这会儿想进仓已经来不及了,她身体不稳,一个风浪过来,差点被掀到水底下。

    她扶着穿帮勉强站起来,只觉得风浪打在脸上,很凉,也很疼。

    她心里狂喊着:“妈呀,这是什么鬼天气?刚才还风和日丽,一会儿就惊涛骇浪了?”

    她不会游泳,真要掉下去,可能就活不成了。

    站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可心里也明白,再在这儿待下去,肯定要被冲进湖里,

    也就是这时,忽然一只手伸出来抓住她的手腕,那只手力度很大,一下就把她带了过去,她跌入一个怀抱里。

    抬头一看,那人正是敖公子,外面雨下得那么大,他身上却一丝水珠都没有,船上拍上来的浪花,遇上他都好像心存惧怕,自动就躲开了,向他身侧两边拍去。

    董方程心中好奇,伸手在衣服上摸了一下,立刻湿湿的印上了一个水印。

    她有些纳闷,“这不是防水的啊?”

    敖公子抓住她的手,“别闹了,这湖上的风起的异常,这场雨还得持续一段时间,你赶紧回船舱去,记着千万别出门。”

    董方程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雨不会停的?”

    敖公子轻哼一声,“人间的雨是受天上控制的,有玉帝的行雨令在,多一分少一分,几时起,几时终,都容不得丝毫差错。”

    董方程刚想问他怎么知道的,驶船的船工已经叫起来,“起暴了,起暴了。”

    就这瞬间已经下起雨来。

    慕蟾宫也从船舱里出来,雨越下越大,刚开始还是中雨,现在已变成了瓢泼大雨,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船上抽。洞庭湖面怒涛翻滚,咆哮奔腾,风浪抽打着船面,雨飞水溅,迷潆一片。

    慕蟾宫一眼瞧见董方程和敖公子还在船上站着,隔着老远就对他们猛挥着手,他嘴上喊着什么,可风雨太大了,根本听不清楚。

    不过约莫可以从姿势中看出来,是让他们赶紧回船舱去。

    敖公子道:“这船不太结实,这是游船,没有抗风暴的能力,就怕支撑不住被风浪打散了,你不会游泳,还是待在我身边保险点。”

    董方程心里隐隐觉得这敖公子绝不是常人,他能控制水,没准是这洞庭湖水下的某种生物呢。这人虽然不地道,不过这会儿还真是跟着他是最保险的。

    面子和生命哪个重要?相信很多人这时候都会选择不要脸的。

    所以董方程立刻揽住他的胳膊,脸上挂着无比甜美的笑,“多谢敖公子了,今天我就跟定你了。”

    敖公子“哈哈”大笑起来,“你这小丫头真是有意思得很,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类。”

    董方程呲牙,心说,那是你没去过21世纪,随便哪个女人拉出来都挺有趣。

    两个人说着话,这船晃悠地更厉害了,摇摇摆摆,能把人肠子都给晃悠出来了。

    董方程本来就有点晕船,这会儿胃里翻腾着,张开嘴,对着他的胳膊就喷了上去。

    她本来可以避开他的,不过有点故意的衣服,晚上吃的酒菜一点没糟蹋,全贡献他袖子里,顿时一股酸臭味儿跑了出来。

    敖公子微微蹙了蹙眉,也没说什么,另一只手揽她的腰,揽的更紧了。好像生怕她飞出去似的。

    董方程有些微的内疚,不过也就是一瞬,片刻之后便被一阵呼喊声给掩盖了。

    船头之上有人呼道:“不好了,不好了,慕公子掉水了,慕公子掉水了。”

    慕蟾宫掉进湖里去了?

    董方程心中着急,正要跑过去查看,却被敖公子拉住了。

    “你等会儿,这里风大,不能过去。”

    董方程道:“可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敖公子白了她一眼,“你不会游泳,能干什么?”

    他说着把身上的腰带解下来,“拴在身上,有我拉着你,就不会有事了。”

    那腰带很长,董方程把一头拴住自己的腰,另一头系在敖公子的胳膊上。两人一起往前走,风太大吹得人睁不开眼,每走一步,人都好像要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