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十三章 靠近白秋练
    聂小倩道:“这事短时间还没完,不过多少也和咱们没太大关系,还是想办法把慕蟾宫和白秋练的事解决了吧。”

    董方程撇嘴道:“我有什么办法?那慕蟾宫又看不上我,我是做不来勾引的事了,你要有本事把白秋练搞定了啊。”

    一想到昨晚她为了勾搭慕蟾宫,做出那么丢人的事,真想找个地缝把自己埋起来。还有那个敖公子,说好帮她救人的,结果却不知道自己跑哪儿去了,现在是生是死都不清楚。

    聂小倩笑笑,“你可以在白秋练身上下手啊,或许她就喜欢你这类型的呢?”

    董方程白了他一眼,“你怎么不自己勾搭?你宜男宜女的,你换身衣服去勾搭,岂不是比我更容易?”

    聂小倩叹口气,“不是跟你说过了,我是这个世界的,若是由我打破这个世界故事平衡,最尊主没有任何益处,只有你这样的外来人才能真正做到改变。咱们在这儿最多能待一周,若是成功不了,你就再也回不去你的世界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董方程咬牙,“你这么压榨我,回头看你能有什么好下场。”

    聂小倩端着茶杯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我有什么好下场这不需要你担心,你还是赶紧去吧,我帮你缠住慕蟾宫,你去追求白秋练去。”

    董方程苦笑,“那白秋练住哪儿?连她住处都不知道,怎么下手?”

    “街尾第三间,那是座废弃的宅子,是白秋练用法术幻化来的。你进去的时候小心点,要是踩到什么不该踩的我可救不了你。”

    董方程咧嘴,“什么叫不该踩的?还有难不成白秋练还会吃人不成?”

    聂小倩翘起二郎腿,凉凉道:“那可说不定哦。”

    他清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个世界很多东西都不是你想象中的,好人未必是好人,坏人未必是坏人,你看着顺眼的,也不一定就不会害你。”

    董方程狠狠瞪他,“我信你个鬼。”这丫的一天到晚就会忽悠人。

    从客栈出来,她一直在寻思着怎么吸引白秋练的注意力,都说女人最心软,不知道扮惨能不能勾起她的同情心?

    她去找张槐,“你能不能给我找一身破烂衣服?越破越好,最好是乞丐穿的那种。”

    张槐笑笑,“怎么了?小公子,脑袋被驴踢了?你办不成事也不用作践自己啊?”

    董方程哼一声,“你脑袋才被驴踢了呢,我办我的事,你只要辅助就好,管那么多做什么?”

    张槐道:“我才懒得管你呢,只是小倩让我看着你,你要敢耍什么花样,回头把你搁在热油里炸了当零嘴吃。”

    董方程瞥他,认识他没几天,整天嘴里念叨的都是聂小倩,一口一个“小倩”的叫着,他也不嫌牙碜?

    她撇嘴,“张槐,你是不是喜欢聂小倩啊?”

    张槐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一点征兆都没有的,他偏过头去看向别处,那模样像极了害羞。

    董方程好险没笑喷了,她随口一句话,没想到居然是真的,张槐真的喜欢聂小倩了?

    白秋练下午从客栈出来的时候,董方程就已经在路边等着了,她身上虽然没穿正宗乞丐服,却也是破破烂烂的,打了几个补丁,就好像刚从垃圾堆里捡起来似的。

    白秋练的驴车在街上慢慢行来,眼瞅着差不多快到了,董方程突然蹿了出去,刚好躺倒在马车底下。

    碰瓷也是个技术活,一不小心就可能碰过了劲儿,让马踩死了都有可能。

    董方程这回也是豁出去了,为了扮演一个受伤可怜人,不惜拿自己的生命开了个玩笑,她打着滚就往马车底下钻。

    在那匹小毛驴的蹄子堪堪踏到她身上时,赶车的一拉缰绳,来了个紧急刹车,那头驴子才停了下来。

    这个时代,马是重要的军需品,很少有百姓用马车,大部分用的是骡子和驴。也幸亏是头驴,个子小,看着还没那么吓人。

    赶车的见撞了人,忙从车上跳下来,“小姐,有人摔倒了。”

    “还不赶紧扶起来。”一个温柔的声音从马车里响起。

    那赶车的伸手把董方程从地上拽起来,问道:“你可受伤了吗?”

    董方程眨眨眼,忽然“哇”的哭了出来,她指着自己的腿,“疼,疼——”

    马车上,白秋练的声音道:“老梁,把她扶到车上来吧。”

    董方程暗道一声“惭愧”,这小娘子这么温柔的,都不好意思骗她了。

    坐在马车上细看这位白鲟鱼精,长得真不是一般的美丽,端庄大气,和聂小倩的美不是一个类型的,但一样的蛊惑人心。

    她手脚并用的爬上车,立刻缩在角落里,可怜巴巴的眼神往上瞅着。

    白秋练道:“小公子,我好像见过你啊。”

    董方程点头,“是,在客栈,我是慕公子的朋友。”

    “那你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

    董方程抹了一把眼泪,可怜兮兮道:“是我时运不济,身上的钱被偷了,昨日又帮慕公子结了船钱,身上分文没有。结果客栈掌柜找我交房费,我交不出来,就把我的衣服扒了。被人打到街上,没想到在这儿遇上了姑娘。呜呜呜——”

    她说着露出脸上的伤口给她看,以证明这是被打的。实际上这是她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翻下来,在柱子上撞的。

    白秋练果然是个心善的,她轻笑道:“你帮了慕公子,那也是我的恩人了,若恩人不嫌弃,不如就到我家里住几日,回头我备好盘缠再送公子归家如何?”

    董方程大喜,“真是多谢姑娘了。”

    白秋练道:“谢倒不必了,相识即是有缘。”

    董方程感动的一塌糊涂的,真的像她这种好人已经不多了。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多冷漠,哪有什么慷慨助人的活**啊?

    不过那句“你帮了慕公子,那也是我的恩人”,让人听着不舒服。

    她问道:“不知道姑娘和慕公子是什么关系?”

    白秋练用手帕掩住脸,居然羞涩起来,她抿嘴轻笑的样子,让人感觉两人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董方程眨眨眼,这第一次见面就那啥了?古人的开放程度一点也不比现代版的约炮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