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十五章 敖公子偷吃
    董方程眨眨眼,“我听人说要得到一个女人的心,就要先抓住她的胃,所以特意学了厨艺,就想做给我心爱的女孩吃。”

    白秋练听着不由抿嘴笑起来,“董公子真是与众不同。”

    旁边那几个小丫头也都吃吃笑起来,调侃道:“董公子莫不是看上我们家姑娘了?”

    董方程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只含笑看着白秋练,那双迷人的眼睛里满满都是情意。

    在她的注视下,白秋练垂下头去,脸含红晕,露出了羞涩之意。

    董方程心中大喜,有了这表情就代表成功了一半了。

    这个时代是重男轻女的,男人身份都比女人高,极少有男人会做一些小意之事去特意讨好一个女人。

    但对女人来说,却偏偏很吃这一套,那种温柔小意对女人的吸引力绝对是致命的。

    时候不早了,董方程也不宜久留,就起身告辞。

    白秋练让两个小丫头送到门口,临走时忽然叮嘱道:“董公子刚住进宅院,有些地方还是不要乱走,尤其是我那两个姐妹,还是尽量少与她们接触得好。”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把董方程说得挺摸不着头脑,心道,那采莲和青莲姐妹究竟怎么了?

    她沿着原路返回,这会儿花园里已经没了那姐妹俩和两个男人,石桌上留下一桌残席,一片狼藉的,地上撒了的残酒还没干,显然他们刚离去也没多久。

    忙了这半天,光看别人吃了,她自己还没尝一个,想着厨房里还有一些剩下的。

    厨房的门是虚掩着的,推门进去,本来石台上放着的几盘点心,居然一个都没有了,只留下几个空盘子还在那儿摆着。

    董方程心中奇怪,这自然不可能是被猫给叼去了的,到底是哪个馋嘴的给吃了?

    她在厨房里转了一圈,都没找到一个人,故意叹道:“这年头的猫真是顽皮,回头弄包耗子药都给药死算了。”

    话音刚落,就听一人道:“你这好狠的心,吃你几块糕点就得给药死了?”

    随着话音从门后转出一个人,一身蓝色锦衣,嘴角含笑,正是在船上遇上的那个敖公子。

    董方程皱皱眉,“你还活着呢。”

    敖公子故作一脸伤心道:“我为你下湖救人,你不过问我的生死,这还嫌我活了不成?”

    董方程轻哼,“你既然去救人,可救上来的人呢?”

    敖公子道:“我下去之时,你那慕公子已经被救走了,有美女救英雄,我又何必去抢这个功劳?”

    他说着又道:“你这么冷言冷语的,可是在怪我不告而别?说起来那一日确实是我不对,刚巧家中有事,我就回了一趟家,没来得及跟你道别,还请你勿怪。”

    说着话,对着董方程深深一礼,脸上满是虔诚之色。

    董方程自然知道他所说的非假,当时湖上风浪极大,肯定是水族出事了,聂小倩也说龙王的两位公子打起来了,而这位敖公子的身份也是呼之欲出了。

    姓敖?那最有名的就是被哪吒抽了龙筋的那一位了,也不知这个敖公子是水龙王的第几个儿子。

    她心中了然,却也并不拆穿,只道:“你怎么在这儿呢?又为何要把我的点心都吃了?”

    敖公子笑道:“我和这里的青莲和采莲姑娘沾亲的,她们在这儿做客,我自然也能来了。至于你的点心,又没写你名字,我如何知道是你的?”

    他说话舔了舔嘴角,一副意犹未尽样,“说起来你那点心做得还真好吃,哪天有空也为我做些菜如何?”

    董方程对他吐吐舌头,“鬼才给你做呢,你自己喝西北风去吧。”

    她要巴着的是白秋练和慕蟾宫,这两个围住一人就算圆满了,他敖公子又算哪根葱哪头蒜?

    敖公子对她的话并不生气,笑道:“喝西北风倒不用,多少蹭一点应该没事吧,你对那白姑娘大献殷勤,有做多的余给我一点就是了。”

    又道:“我本来没打算在这儿停留,不过既然你在,多住几日也没什么。”

    董方程气得磨磨牙,这人是狗皮膏药吗?总是黏着她不放做什么?

    她转身就走,敖公子也在后面跟着,直跟到她的住处门口才停下来。

    董方程恼道:“我要去睡觉了,赶紧让开。”

    敖公子道:“你要在这里住几日也无妨,不过有件事我要提醒你一下。”

    董方程纳闷,“什么?”

    “你在这里住着,记着千万别多管闲事,那白秋练也算个好心的,她不会把你怎么样,不过青莲和采莲这姐妹俩,你一定要离他们远一点,还有晚上要是听到什么声音也别出来,切记,切记。”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跟白秋练嘱咐的基本一样,都是让她离这姐妹俩远一点。

    她心中纳闷,这姐妹两个到底怎么了?她见过采莲两次,这女子一手好厨艺,尤其是鱼做得特别好,而青莲看着也是个很好相处的,还是个热心肠,听说她要住在这儿,还让人特意拿了新被子和新枕头给她。

    不过敖公子的话她也放在心上了,心说,晚上我不出来就是了,还能出什么事吗?

    她累了一天,回到房里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新被子盖在身上软绵绵的,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很有助于睡眠。

    她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只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身上,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想动却根本动不了,想睁眼,可眼睛好像被粘住了,怎么也睁不开。

    她拼命挣扎着,想醒也醒不了,。

    也就是这时候,外人传来一声惨叫,那叫声凄厉无比,划破天空,刺入耳膜。

    董方程打了个激灵,瞬间就清醒过来了。

    她摸摸身上,只觉得身上湿漉漉的,出了许多的汗。

    推开被子做起来,那被子轻飘飘的,没有什么重量,可在睡梦里却好像有千钧之重,压得她根本无法呼吸。若不是那突然传出的凄厉叫声,恐怕她还醒不过呢。

    这是出什么事了?

    她披衣站起来,打开房门,顿觉一阵凉风吹进来,吹得她打了个激灵,原本还残留的几分困意,瞬间消失了。

    董方程轻嘘口气,“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累成这样?”

    脚底有些发虚,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