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十七章 花园死人
    看白秋练坐下来,她忙给递了碗筷,又夹了一个自己做的虾饺过去,“白姑娘,来尝尝我做的虾饺。”

    白秋练咬了一口,赞道:“真鲜。”

    “姑娘喜欢,我日日给你做如何?”

    这也算是本世纪最大的情话了,白秋练颊上绯红,脸都快埋进盘子里了,一脸羞涩模样。

    吃完饭,从饭厅出来的时候,敖公子扫了一眼董方程,“我就纳闷了,你明明是个女人,整日对着白秋练献殷勤是什么意思?”

    董方程轻哼,“那是我的事,不归你管吧?”

    “我如何不管?你突然出现在洞庭湖,目的为何?想做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的声音有点大,前面走着的三个女人听到声响,都回过头来。董方程怕被人听见,忙把敖公子拉住了,拉着他钻进一边的花丛里。

    两人寻了一处隐秘的地方,董方程才低声道:“我也没要做什么,只是不喜欢慕蟾宫和白秋练在一起,要拆散他们罢了。”

    敖公子道:“你莫不是真的看上慕蟾宫了?”

    “不是,不是。”董方程慌忙摆手,“我也不是喜欢慕公子,是真的不能让他们在一起。不然你帮我一个忙,事成之后,我好好谢你。”

    “什么忙?”

    “你不是过两日就要选亲吗?你娶了白秋练,这样她就不会和慕蟾宫在一起了。”

    按照原始故事的走向,似乎就是出现龙王公子的人物,他要娶白秋练,白秋练宁死不肯,这个敖公子会不会就是书中的那个龙王公子呢?

    反正不管怎么样,多设置点障碍,总归是好的。

    敖公子微微挑眉,“我就算选亲也未必会选白秋练啊?”

    他说着眯着眼看她,那眼神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意味。他低声道:“你这么说倒是提醒了我,不如我选了你如何?你来做我的王妃。”

    他说话时离董方程很近,呼吸几乎喷在董方程的脸上,吓得她往后退了几步,脚底一绊,差点摔在地上。

    她慌忙摆手,“不行,不行,我怎么能嫁给你呢?”

    “为什么不能?”敖公子故意将身子靠近一点,两人离得只剩几根头发丝的距离。

    忽然嗅到她身上食物的香气,他吸了吸,好像还挺好闻的。

    董方程忙道:“不是,我真的不能嫁给你的,我在这儿留不了多久的。”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后退,脚底踩到什么东西,身子一栽,向前冲了过去。

    敖公子顺势把她搂住,低笑道:“嘴上说不要,身子却这么诚实,你们女人还真是口是心非。”

    董方程摆手,“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是地上有东西绊了我一脚。”

    她低下头想把那东西找出来,可是用拨弄了几下,土里居然露出一只人手。她吓得“嗷”地一声,下意识就抱住了敖公子。

    颤声道:“地上......地上埋了个死人。”

    敖公子低头看了一眼,心里也是一惊,把拉着董方程从花丛里跑出去。

    董方程只觉得心怦怦跳着,好像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她低声道:“那里,那里怎么会有死人?”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随便进个花丛,就来到个埋尸地了。看刚才那只手的颜色,应该是死去的时间还不长。

    敖公子脸色阴沉沉的,也不知在想什么,他也不管她喋喋不休的问话,只拉着她一径往前走。

    董方程道:“这,这不能就这么走了吧?这得报官吧。”

    敖公子低哼,“官府管不着,我劝你还是少管些闲事,免得把自己搭进去。”

    他说话的口气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董方程看他神色也猜出他肯定是知道内情的。

    想起昨晚那两声惨叫,初时以为是做梦,现在想来却是真实无比了。

    那是一只男人的手,基本可以断定昨晚死的是男人,而且是两个男人。

    只是不知这两个男人的身份,还有他们是被谁给杀了的?

    她想从敖公子嘴里问出点什么,可敖公子就是不肯说,还嘱咐她千万别说出去。

    他道:“你若是让人知晓你知道了秘密,肯定不会容你的,切记,切记。”

    董方程纳闷,“为什么不能说?”

    敖公子冷笑,“我也是为了你好,你一个凡人女孩,胆大包天的敢到处乱闯,早晚闯出祸事来,你听我的不多说,我还可能保住你一命,若是想找死,那也随便你。”

    董方程忙道:“好,我不问就是了。”

    她也是刚才受惊过度,所以显得有些喋喋不休了,等冷静下来,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周围都是妖精,就自己一个凡人,也再也不敢管那么多了。

    这会儿慕蟾宫已经到了,白秋练在自己院子里的桂花树底下支了桌子,款待客人。

    青莲和采莲都是喜欢凑热闹的,故意当了两个超大的电灯泡,在慕蟾宫和白秋练之间横插进去。

    慕蟾宫想和白秋练说话,却总是被青莲打断,他憋得一张脸通红,想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看着很觉解气。

    董方程和敖公子走过来时,就看到这一幕。

    敖公子笑道:“走吧,咱们也过去凑个热闹,横竖多咱们两个也不嫌多。”

    董方程忙点头,她也正有此意呢。

    慕蟾宫瞧见董方程,先是一怔,随后笑起来,“董公子,我还找你呢,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

    董方程故意挑了白秋练身边坐下,轻笑道:“正是呢,多亏了白姑娘肯收留我,让我在这儿多住几日,不然这会儿我都要露宿街头了。”

    她说着话,伸手拿起桌上的西瓜,用银夹子把上面的西瓜子一颗颗捡拾干净,随后递给白秋练,“姑娘请吃。”

    白秋练不好推脱,只能接过来,小口咬着。

    董方程又倒了一杯茶给她,“西瓜偏凉,多喝些普洱茶,对身体有好处。”

    说着又对一旁伺候的丫鬟道:“这里风大,去给白姑娘拿件外衫吧,小心吹坏了。”

    那小丫头吃吃笑起来,“咱们姑娘什么时候活得这么在意了?偏你这么多事。”

    董方程眨眨眼,“让你去还不快去,就你这么贫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