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十八章 恐怖人影
    她对白秋练百般照顾,又与府中之人如此熟稔,这在慕蟾宫看来格外的刺眼。他心中不悦,脸色也有些阴沉起来。

    青莲笑道:“慕公子这是没人给剔西瓜子,吃醋了吗?来,我刚剔好的,给你吃。”

    她举着红酥手,把一块鲜红的西瓜捧在他面前。那西瓜的红映得那双手更加白皙漂亮,当真根根如葱白一般。

    慕蟾宫是个极温柔的人,也不太会拒绝,青莲双手捧着瓜凑到他嘴前,他也只能就势咬了一口。

    敖公子叹口气,“这都有人给剔西瓜子,怎么独独我没有?”

    采莲笑起来,“以前你走到哪儿都是别人注目的焦点,人人都把你捧在手心里,今天看见你吃瘪,倒真是痛快得很。”

    敖公子轻哼,“就你幸灾乐祸的。”

    采莲抿嘴,笑得愈发欢快了。

    董方程看着这几个人,心想着,到底谁才是杀人凶手呢?

    采莲柔媚,青莲纯真,白秋练也是个和善的,怎么看都不太像是会杀人的。到底是谁呢?

    不过今天她也算没白忙活,从慕蟾宫和白秋练的眼神中看得出来,两人都对对方的行为不太满意。

    尤其是白秋练,青莲用手捧着给慕蟾宫喂食,让她心里颇不痛快,脸上都带出来了。

    董方程看着,心里很觉开心,不过同时又有些忧虑。只有相爱的人才会吃醋,这说明两个人其实已经心里有了彼此了吗?

    入夜之后,董方程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还得在这里待多久,出来几天了,她都有些想她妈了。

    她妈打电话找不着她的时候,该有多着急啊。

    她叹口气,“该死的聂小倩,什么时候才能放了我啊。”

    话音刚落,忽然房间里吹进一阵风,凉飕飕,阴森森的,吹得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董方程下意识的搂紧被子,这明明关着窗户呢,哪儿来的风啊?

    不知何时,屋里飘进来一个白色影子,那人飘飘摇摇的,好像没脚一样飞着就到了床前。

    董方程吓得尖叫起来,刚一张嘴,一只手就伸过来把她嘴捂住,一个声音道:“别喊,是我。”

    声音很熟悉,像是聂小倩。

    董方程抬眼,果然是聂小倩,这还真是不禁念叨,她随便说了句,他就出现了。

    “你怎么来了?”

    聂小倩哼道:“我若不来,你哪儿还有命在?”

    “出什么事了?”

    “你还问呢,你看你身上盖的是什么?”

    “被子啊。”

    “这是被子吗?”聂小倩伸手在被子上一点,那白色羽被竟然变成了一块薄薄的东西,有点像纸,但闻着有股腥味。

    董方程捏起来,“这是什么呀?”

    “你看着像什么?”

    “鱼皮?”

    聂小倩道:“不错,就是鱼皮,这个是谁给你的?”

    董方程想起来,她刚到这儿来的时候,是青莲抱了一床被子过来的,没想到这被子竟然是鱼皮所化。

    她拿过枕头,“这枕头也是假的吗?”

    聂小倩点点头,“被子是鱼皮,枕头是螃蟹壳,都不是人类所用的。这些都是妖物身上的,妖精用了没什么事,可是人类若用时间长了,肯定会产生影响,慢慢的妖化,就会失去理智了。”

    董方程大惊,“你的意思是有人想害我?”

    聂小倩道:“害你倒也未必,只是给你枕头和被子的人,未必就知道这东西的危害性。”

    董方程摇头,“未必知道,却也未必不知道。对不对?”

    聂小倩轻轻一叹,“也怪我有些疏忽了,明知道你在此处危险,也没早点来接应你。”

    董方程撇嘴,说得好像跟真的似的,谁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

    忽然想起一事,忙道:“对了,你不知道,这里死了两个人。”

    她想到花丛里的尸体,顿时身上起了一丝寒意。

    聂小倩道:“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就在后花园里,要是能挖出来就应该知道了。”

    “你去挖?”

    “不去,你去挖?”

    两人对着摇了摇头,她是没胆子去把尸体挖出来的,聂小倩也没那闲心去挖。

    他沉吟道:“这样吧,咱们先离开这里吧。”

    “任务不做了?”

    “当然要做,不过现在事情超出了我的控制,我总不能把你置身危险里。”

    董方程耸耸肩,她倒没想到聂小倩还有这么温馨的一面,她还以为这个人把她扔在这儿就不打算管了。

    这不像他的风格啊?

    反正她也不想多待,就做起来准备穿衣服,看他烁烁的目光盯着自己,抱着被子的手忽然不想动了。

    她扬扬眉,“你就打算就这么看着我换衣服吗?”

    聂小倩轻哼,“谁想看你了。”

    他转身走了出去,倒是一点也没做出对她身体留恋的意思,董方程看看自己有些干瘪的胸,深深叹了口气。这是因为她没有女性的特征和魅力吗?

    聂小倩说过,等事情办成了,可以许给她一个愿望,也不知她是要点钱好呢?还是把胸部变大点呢?

    穿好衣服走出去,今晚的月色不错,月光柔柔的,像刚刚洗涤后的绸缎。

    门外却没有聂小倩的影子,她低叫了两声,“小倩,小倩?”

    没有人回答,聂小倩好像突然不见了。

    她纳闷,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跑哪儿去了?

    沿着一条青石小路往外走,心里想着,难道他先出门去等她了吗?

    这个院子里很静,非常静,一到了晚上,院中就再也没人走动了。这是敖公子跟她说过的,到了晚上千万别出来,这还真一个人都没了?

    忽然一阵凉风吹过,原本晴朗的夜空好像被乌云遮住,整个大地都变得漆黑一片。

    她摸索着向前走,很有几分后悔不该不等聂小倩,自己跑出来。

    他如果真有事,肯定还会回去找她的。

    她想往回走,却忽然发现自己找不到路了,无论她是向左向右,向前还是向后,前面都挡着一堵墙,她好像被困在一个方寸之地,怎么也移动不了了。

    奇怪,真奇怪。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吗?

    心里很害怕,拼命的想喊,可喉咙好像被什么堵着了,怎么也叫不出来。

    突然脖颈一阵发凉,有什么东西对着她后脖领子吹了口气,一阵邪风,鸡皮疙瘩都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