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十九章 王位之争
    她握紧手里的一把水果刀,那是她背包里装着的,出来一趟就留着防身了。

    虽然明知道这东西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可这会儿也只有它才能给她壮胆了。

    又一阵凉风,似乎什么东西靠近了她,一个声音在耳边低声道:“这里怎么还有一个?不是说今天只有一个人吗?”

    那声音很尖,有几分刺耳,听在耳中,感觉耳膜都有种被割裂的感觉,又刺又痛。

    她张开口,好像这会儿又能说话了。

    她低喝道:“你是谁?是人是鬼?”

    那个声音“嘎嘎”笑着,“真是好笑,你觉得我可能是人吗?哈哈哈哈——”

    那人笑声越来越大,在院子里回荡着,越发的刺耳了。

    董方程吓得头皮一阵发麻,她强自镇定着,辨别那声音的方向,举着水果刀就捅了过去。

    “扑哧”一声,她好像真的捅进什么东西里去了,耳边隐隐有一声痛呼,还有一个声音道:“小子,本来爷爷已经吃饱了,想留你一命的,可你偏偏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一会儿我咬断你的脖子,尝尝你的血是什么味道的。”

    董方程心中大骇,手里水果刀又刺了过去,可这回显然没那么容易刺中了。

    一只手伸过来,抓住她的手腕,那只手冰冰凉凉,又滑滑腻腻的,好像摸着鱼的感觉。

    一张大嘴,带着一股属于海鲜的腥味向她靠近,似乎想咬她的脖子。

    她吓得尖声大叫,也就是这时,忽然一个声音道:“表哥,手下留情,这人是我朋友。”

    那张嘴停了停,手指一松把董方程给放开了。

    董方程得以逃脱,拼命往前面跑,身子撞进一个人的怀里,一个男子的声音在她耳边道:“都跟你说过了,晚上不要出来,不要出来,你偏偏不听,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那是敖公子的声音,董方程心下稍定,抬头看去,果然是敖公子,皱着眉看着自己,脸上表情十分严肃。

    董方程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已经被吓得有点傻了。

    长这么大还真没遇上这么恐怖的事,聂小倩虽然有点暴力,可他没那么恶心,刚才那个滑腻的手,还有那张鱼腥味的嘴,真的让他感觉到恶心。

    敖公子见她惊魂未定,低声道:“你胆子也够大的,居然拿把小刀子就敢捅人了,幸亏我来得早,不然哪儿还有你的命在?”

    董方程道:“那,那到底是什么?”

    敖公子道:“你自己看看是什么?看完了就消停了,看你还敢不敢这么胆大。”

    董方程慢慢回过头去,刚才她不是不想回头,而是不敢回头,她害怕看到恐怖的东西,留下一辈子的阴影。

    虽然已经做了心理准备,可是在回头的那一瞬间,还是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

    确切的说,那应该不是一个人的,他长得个子很高,比正常人都高出一个半头到两个头。身子又细又长,头也不是人的头,而是一个鱼脑袋,嘴巴在头顶,兀自在那儿一张一合的呼吸着。

    月光昏暗,可还是能看出来那鱼脑袋里,冒出的一口错乱的白牙,白晃晃的,很尖利的感觉。

    董方程打了个激灵,颤声问道:“这,这到底是什么?”

    敖公子道:“这是我表哥。”

    那鱼脑袋说话了,“表弟,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还值得你出面来救了?”

    敖公子道:“这是我很不错的一个朋友,今日你卖给我这个面子放了她,他日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好,就依你说的。”

    那鱼脑袋说完话,在他身子周围好像起了一层薄雾,慢慢的弥漫开来,再睁眼看去,他已经消失不见了。

    董方程轻轻拍了拍胸口,“妈呀,真是吓死我了。”

    她看着敖公子,“你表哥到底是什么呀?”

    敖公子道:“我表哥是个鲶鱼精,前一阵子受了重伤,必须要喝七个人的血疗伤。他平时也不伤人的,现在非常时刻,在这里暂住,我提醒过你不要出来,你偏偏就不听。”

    董方程轻叹一声,她也不想出来啊,要不是聂小倩去找她,这会儿她早就在床上睡着了。

    他问:“你怎么出来了?”

    敖公子道:“我是来找你的,没想到遇上了表哥,也正好救了你一命。”

    他说着又道:“你出来做什么?”

    “我就是饿了,想找点吃的。”

    “我现在送你回去吧?”

    “好。”

    敖公子带着她往回走,刚才好像鬼打墙一样,现在却畅通无阻了。董方程很确定那一刻是那个鱼精施了法术了。

    回到房里,敖公子又嘱咐了她不许到处乱跑的话,才转身离开了。

    他刚一走,聂小倩就从门后闪了出来。

    他皱眉道:“你怎么认识这个人的?”

    董方程嘘口气,“你刚才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我遇上危险了,差点就回不来了。”

    聂小倩道:“我刚才看见有个人影闪过,就追了过去,等我回来,你就不见了。跟你说了这里危险,你还到处乱走。”

    董方程叹气,合着都怪她了吗?

    聂小倩又问:“你到底怎么跟那个人认识的?”

    “在船上遇上的,当时你也在场啊,你不记得了?”

    聂小倩轻哼,“那人对你好像不一般啊。”

    董方程撇撇嘴,要不是知道他的性子,单凭这句话,还以为他吃什么干醋了。

    她道:“那到底是什么人?你可知道吗?”

    聂小倩道:“那是洞庭湖龙王的三儿子,在这个地方谁也比不上龙王大,每年这里的百姓都要给龙王献祭,说到底龙王才是这里无冕的王。只不过这位龙王并不太管人间的事,也不怎么欺压百姓,这里风调雨顺,还算太平。”

    他说着又道:“不过龙王的三个儿子却不是省心的,大王子和二王子为了争夺王位经常大打出手,在洞庭湖里掀起惊涛骇浪,有很多人都葬身在湖水当中。”

    董方程叹道:“这两位王子可真不省心。”

    真奇怪,她所知道的聊斋《白秋练》中的故事,是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怎么她到了里面就成了王位之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