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二十一章 吃个闭门羹
    敖公子轻哼一声,“好个屁啊,回头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董方程也知道他肯定是好意,不过聂小倩在这儿,她也不好跟他多说,就随便敷衍了几句,说自己困了,就把敖公子给推了出去。

    人一走,聂小倩阴阳怪气道:“这不见你在慕蟾宫和白秋练身上下功夫,勾搭不相干的倒是挺快的?能让龙三公子都对你情意绵绵的,我是不是该高看你一眼了?”

    董方程撇嘴道:“你少这么说话,那敖公子又不是我想勾搭的,慕蟾宫看不上我,我总不能自己跑到他床上去吧?倒是你,人家慕公子对你有意思呢,不如你献身一下,成全他的相思之苦吧。”

    聂小倩咬牙,“果然是这段时间对你的太宽厚了,牙尖嘴利的找打是不?”

    他举着拳头就要打她,董方程可不以为他是开玩笑。他这人最认真了,说一句是一句,绝对没带拐弯的。

    他说要打她,那真不是闹着玩玩的。她忙跳到一边,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聂小倩轻哼一声,这丫头得寸进尺的本事越来越高杆了,不教训一顿都不知道该谁做主了。

    看他扭着腰出去,董方程吐吐舌头,回头她一定找机会收拾了他,好好报一报把她抓来这个世界的仇。

    #

    董方程这两日心情并不太好,白秋练和慕蟾宫两人之间的感情突飞猛进,两人每天黏在一起,又是游园,又是下棋,吟诗作对,花田月下,她每每在旁边跟着都弄得跟第三者插足似的。

    她心里不舒服,可又想不出来该怎么办。她的美食攻势在白秋练那儿似乎并没有显出多少优势,白秋练更注重才气,而她的文学造诣相对这些古人来说真是小巫见大巫了。又不好意思舔着脸拿古人的诗词抄袭,也只能看着人家你侬我侬的,自己干瞪眼了。

    这一阵子聂小倩倒好像跟个没事人似的,她几乎不在宅子里,每天跑得不见人影,董方程想看他一眼,都得提前预约。

    人家正主都撒手不管了,她一个助手跟着瞎掺和什么?

    到后来董方程也索性不管了,有时候手里抓着把瓜子,一边嗑着,一边看着人家两个人在那儿谈情说爱,偶尔有时候还助推一把,看他们说累了,谈饿了,就送上两杯清茶,一盘点心。美其名曰,爱的奉献。

    她是打定了主意破罐子破摔了,可这样的做法看在别人眼里,却成了一种卑微的示爱。

    有一日,白秋练把她叫到跟前,低柔地声音道:“董公子,我知道你中悦我,可是我心里已经有慕郎了,你这样恐慕公子误会的。”

    董方程自诩也是流连花丛的老手了,被女人拒绝还是一次。

    她虽然也不是真的对她有心,可这么明白的说出来,面子上还是过不去。

    她也不知道此时是不是脑抽了,居然摆手道:“白姑娘误会了,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

    “什么事?”

    董方程道:“其实,我是个女儿身,所以你不用有心理负担,我跟你也是不可能的。”

    白秋练怔了怔,“你是女的?”

    “是啊,如假包换。”

    她拿着她的手往自己胸口摸去,那软绵绵的一小块,就算不大,也绝对和男人不一样的。

    白秋练的表情有些怪异,“你真是女人?”

    “是啊。”

    “真没看出来呢。”

    董方程咧嘴,这算是对她的赞扬吗?

    不过总这一天开始,白秋练对她有点不咸不淡起来,也不说不搭理,反正远不如从前的亲切感了。到后来连她的院子都不让她进了?

    今儿一早董方程来找白秋练,刚到院门口,就见一个小丫头从里面出来。

    “我们姑娘说了,她身子不大舒服,不见客。”

    董方程很觉纳闷,“这昨天不舒服,今天也不舒服吗?”

    “是啊,不舒服。”

    这哪里是不舒服,分明是不待见她嘛。是男的时候还挺待见的,怎么是女的就不待见了?

    她对着人家的小院叹息,一转头看见敖公子站在不远处,抱着肩,用一种湿哒哒的眼神看着她。

    董方程咧嘴,“你要看就看,干嘛用这种眼神?”

    敖公子道:“没事,就是看看你吃闭门羹是什么样。”

    董方程昂着头,做出一副斗士的样子,“闭门羹?那绝不可能,想当初我可是学校里的万人迷。”

    敖公子挑挑眉,“学校?”

    “书院。”

    董方程不信邪,刚要跟那小丫头再矫情两句,“砰”的一声,房门就关上了,还差点打到她的鼻子。

    身后敖公子发出一阵爆笑声,捂着肚子前仰后合的,笑得肚子都疼了。

    董方程皱皱眉,“有那么好笑吗?”

    敖公子抿着嘴道:“当然好笑了,我见过那么多人,像你这么脸皮厚的还是第一个。你明知道人家不待见你,还要上杆子跑去找不自在,不好笑吗?”

    董方程摸摸鼻子,“也没那么好笑吧?白姑娘前几天还跟我有说有笑的,怎么今天就这样了?”

    敖公子道:“你不是女人吗?那应该最了解女人了啊。你们女人对待追求者自然是温柔可亲,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可一旦你变成了同性,那她的美好也就不用做给看了。最要紧的是,你还和她的情郎要好,时不时的缠人家一下,我要是她,也不待见你。”

    董方程叹气,这也不是她想这么做的,实在是时间紧急,所以想两面都占上,可到最后却闹了个两面都没占上。

    昨天慕蟾宫看见她,离她八百丈远就跑了,那样子好像她是什么瘟神似的。

    唉,你说,她可怎么着啊?

    敖公子看她垂头丧气的样子,眯眼笑道:“行了,不用这么难过,那慕蟾宫也不是什么好男人,文弱书生一个,最多会念几句酸诗罢了。至于白秋练,那姑娘心眼小的跟针鼻似的,你也不用太上心。”

    他说着又道:“这样吧,我今日要去赴宴,不如你跟我去凑个热闹,顺道散散心。”

    董方程并不感兴趣,有气无力道:“什么宴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