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二十二章 大公子生日宴
    “是我大哥的宴席,他叫了我好几次了,我不好再推脱,今天说什么也得去了。我一个人去没意思,你跟我一起,还能给我解解闷。”

    董方程“哦”一声,“我能不去吗?”

    “不能。”

    她白他一眼,“不能你还问我做什么?”

    敖公子扯着她的胳膊,几乎强迫着把她拉出门去,两人沿着街道往洞庭湖走。

    他们住的宅院比较偏僻,离岳阳城还有段距离,但离洞庭湖却比较近,走了不过两盏茶的功夫也就到了。

    今日的洞庭湖比较平静,湖水清澈,湖面水平如镜,倒映着蓝天白云、青山绿树,一切美不胜收,让人仿佛走进画卷之中。

    董方程在岸上站了一会儿,看那湖面看久了容易眼晕。

    她问道:“咱们怎么下去啊?”

    “跳下去啊。”

    “我不会游泳。”

    敖公子“哦”一声,突然转到她身后,在她后背上狠狠推了一把。

    董方程踉跄着站立不稳,一头栽进水里去了。

    她是真的不会游泳,一入水就狠狠喝了几口水,呛得眼泪都出来了。想呼叫救命,可一张嘴,那湖水就死命往嘴里灌。她拼命扑腾着,心里把敖公子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个遍。

    正在她觉得自己快要淹死的时候,忽然头顶被灌了一个很大的气泡,那气泡完全把她的头给包裹住了。然后她惊奇的发现,在气泡里居然能呼吸了。

    她长长吐了一口气,感觉这东西就像是海底漫步时,头顶上戴的那种氧气罩,有氧气通着,可以自由呼吸。

    敖公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后面,手掌轻轻托着她的腰,笑道:“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很神奇?”

    董方程狠狠白了他一眼,还神奇呢,差点小命都被他给玩完了。

    她恨声道:“你这是想谋杀还是赴宴啊?”

    敖公子哈哈一笑,“跟你开个玩笑罢了,没想到你真的不会游泳。走吧,有我带着你在水里能如履平地。”

    他说能如履平地,还真是如此,董方程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卖力,她好像也沉不下去,这水面好似个镜面一样,轻轻松松就能在水下行走。

    敖公子带着她走了一小会儿,就到了洞庭湖龙宫了。

    说实话,这龙宫真的很小,你想洞庭湖能有多大啊,龙宫也大不了哪儿去。不过虽然小,但其豪华程度却一点也不逊色,大门和龙宫顶上镶了很多发亮的珠子,整个龙宫都是金色的,金碧辉煌,光辉照人。

    一入龙宫,敖公子就收了法术,董方程头顶的气泡也破了。

    她以为龙宫里面必然没空气的,不过说也奇怪,她一个凡人在中间行走,却并不觉得呼吸困难,似乎也没有在水底被水压压迫的紧迫感。一切都宛如在陆地上一样,要不是身周时而飘过一些鱼虾螃蟹,她还感觉不到这是在水底呢。

    她暗暗称奇,没想到有一天能到龙宫里逛逛,这也算是穿越聊斋世界的额外福利了。要是在现世,上洞庭湖水底玩一圈绝没问题,但想看见龙宫,那可就不可能了。

    龙宫大公子的宴会,并不是什么大宴,就在龙宫后面一个小殿里办了两桌酒席,请的都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瞧见敖公子走进来,立刻就有人笑道:“说你迟,还真是迟了,罚酒三杯啊。”

    敖公子道:“我确实来晚了,一会儿领罚就是。”

    有人瞧见董方程,笑问道:“三公子,你带的这人是谁?怎么看着好像是个凡人啊?”

    敖公子微笑,“这是我朋友。”

    他领着董方程找了个偏僻点的位置坐下,这会儿宴席还没开始,不过大部分人都已经就坐了。

    董方程偷偷的看那些人,似乎大多数都是水里的,有顶着个虾脑袋的,有长着个螃蟹大钳子的,有脸色怪里怪气的,还有拖着条鱼尾巴的。

    她心里暗忖,这些不会都是水中的精怪们,除了她之外没有一个人类吧?

    她看看敖公子,敖公子对她回以一笑,“你猜对了。”

    董方程不解,“什么猜对了?”

    他眨眼,“这些人都不是人啊。”

    董方程大惊,难不成他会读心术不成?她在心里不知骂了他多少回,这早就知道了?

    正瞎寻思呢,有人叫道:“大公子来了。”

    随着喊着,从正厅走进来一个锦衣华服的公子,那人头上有两个犄角,看着很像龙角,五官模样与敖公子有几分相似,但明显面容要更严肃一些。

    他进了厅,客客气气地作了一圈的揖,笑道:“刚才父王宣我,这才来得迟了些,还请诸位勿怪了。”

    那些水族们忙道:“大公子客气了,我等不敢。”

    大公子吩咐开席,一队侍女鱼贯而入,每个人手中都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摆的美味佳肴当真精致无比。

    董方程喜欢做菜,也喜欢吃菜,看那些菜绝大部分都是水中河鲜,洞庭湖特产,还有莲藕和菱角之类的,看来这片洞庭水域不仅养活了方圆百里的人,还养活着这些水中精怪们。

    敖公子看她盯着一盘清蒸鱼看了半天,低声道:“这些河鲜都是最新鲜的,厨子手艺也不错,你多少尝一些。”

    董方程心说,当然新鲜了,没出水呢就被宰杀了,比在船上刚打捞出来的还要鲜嫩了。

    她尝了一口,确实美味无比,一点不亚于人间酒楼里大厨的手艺。

    她啧啧道:“真没想到水里还有这等大厨了?”

    敖公子笑道:“什么大厨不大厨的,说起来这厨师也不算是我们水里的,是我父王从岸上请下来的一个朋友,也是个好吃的主。和父王交往数年甚是投机,就请他到龙宫做菜来了。他也不经常显露手艺,这也是大哥面子大,若是我去请人家多半不会给我这个脸的。”

    董方程心道,原来这位厨师还是个人类的呢。

    两人说着话,大公子已经在挨桌敬酒了,他手里端着酒杯,每到一桌都客客气气地与人说笑着,虽然脸上依然带着几分严肃,不过说话的语气倒是难得的和善可亲。望着每个人似乎都在笑着,但那笑根本没达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