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二十三章 给她保媒
    他走到敖公子面前,未语先笑,“三弟,我请了你数次,怎么今日这么给面子了?”

    敖公子道:“大哥说得这叫什么话?我前日比较忙给耽误了,今日也是专程来给大哥赔罪,来,来,我自罚三杯。”

    他端着酒一饮而尽,随后又给自己倒上,当真连喝了三杯。

    大公子点了点头,“三弟豪爽不减当年啊。”

    敖公子道:“我也是闲着无聊,没事练练酒量,改天有空好好跟大哥喝一顿。”

    大公子微笑,“你可别忘了就是了。”

    他说着又道:“今日见父王,还专门提起了你呢。”

    “父王说什么?”

    “父王说过几日就是你的选亲会了,让我好好给你操持一下。这种好事,我自然满口答应了。”

    “多谢大哥。”

    “咱们兄弟三人也就是你尚未成亲,不知你看中了哪位姑娘,到时候我也可以给你保个媒啊。”

    敖公子眨眨眼,“此话当真吗?”

    大公子笑起来,“莫不是你当真看上谁了?”

    敖公子点头,忽然手指董方程,“我就看上她了,大哥不如现在就给保个媒吧。”

    董方程正在那儿吃螃蟹呢,那螃蟹壳太难剥,用牙啃得正欢呢,忽然听到他的话,差点把壳都给吞下去。

    她瞪大眼睛看着敖公子,不知道他这突然说这么一句是什么意思?

    在场众人都有些惊讶,今日董方程穿的是男装,她动作又有点粗鲁,怎么看都是个年轻的少年。

    有人轻咳一声,“这个,几日没见三公子的爱好有点变化了啊。”

    敖公子笑道:“算不上什么,我本来就是这样,只不过没显露出来罢了。”

    他说着又对大公子挤挤眼,“大哥可愿意给我保这个媒啊?”

    大公子眼神闪烁着,明显有些犹豫,不过最终还是笑道:“三弟喜欢,不管是谁都无所谓,回头我去禀明了母妃,也好给三弟办喜事。”

    他这话真是一点都不得罪人,也不说他同意不同意,只说禀告母妃,要是龙王妃不同意,那就不归他管了。

    敖公子素来知道他这大哥最长袖善舞,此刻也没逼迫,只笑道:“那就多谢大哥了。”

    这顿饭吃了一个时辰方才散了,先前董方程还吃得有滋有味的,等听了敖公子那句话,后面便再也吃不下去了。

    等从龙宫出来,董方程立刻道:“敖公子,你这不是拿我开玩笑嘛,这保媒跟我有什么关系?”

    敖公子笑道:“为什么不能有关?我就不能喜欢你吗?”

    “我一个凡人......”

    “凡人又怎样?也没人规定我不能娶凡人的?不能和凡人通婚,那是天界的天规,我们洞庭水族却并不一定要遵守的。再说了,凡人也没什么,只要我不嫌弃,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

    董方程无语了,她到这儿来是来拆散白秋练和慕蟾宫的,不是来找恋人的。

    她待不了几天就要走了,你说招惹这种桃花做什么?

    可惜这样的话绝不敢跟他说,聂小倩说了,不能让这个世界的人知道她是另外一个时空穿越来的,否则就要大祸临头了。

    她叹道:“敖公子,我真的不能嫁给你。”

    “怎么?你有喜欢的人了?”

    董方程心中一动,眨眼道:“我若有喜欢的人,你肯成全我吗?”

    “那要看是谁了。”

    董方程忙道:“慕蟾宫,我喜欢慕蟾宫。你能帮我吗?”

    敖公子神色一暗,“你说的当真?”

    “自然,我第一次见慕蟾宫就喜欢了他,只是碍于白秋练从中作梗,慕公子对我又有些偏见,最后也只得暗自垂泪。”

    她说着,当真从脸上抹下两滴泪来,哭唧唧道:“我对慕公子那是情深似海,海枯石烂,你若当真把我当朋友,就帮我把慕公子追到手。至于你我之间,本就是有缘无分,自古人妖殊途,你我原本就不可能,你还是娶个水族好好生活的好。”

    敖公子眼神定定看着她,想从她眼中看出点什么。

    可是这一刻却不知为何,他根本读不出她心中所想。

    他沉吟许久,终究化成长长一叹。

    “好吧,你若喜欢他,我就成全你,你想我怎么帮你?”

    董方程道:“你和白秋练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若是娶了白秋练,那慕公子心灰意冷之下,没准就能接受我了。”

    敖公子咬牙,“好,我便成全了你。”

    他伸手一拖,董方程整个身子被托起来,在她浮出水面的那一刻,隐约看到敖公子凄然的表情,那目光中隐含的不舍让人望之难过。那是爱而不得的心伤,是念而不见的卑微。

    董方程眼神闪了闪,可惜她就算想说什么也见不到他了。她的身体上了岸,轻飘飘的,好像一片叶子被一双温暖的手给拖上岸来。

    她双脚落了地,望着磷光闪烁的洞庭湖水面,忽然有一种往如隔世之感。

    心里有一种感觉,她怕是在也见不着敖公子了。

    他的真名是叫敖雷吗?

    心里正想着,一转头正撞到一个人身上。

    她眼向来比较瞎,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站了一个人了。

    一抬头见是聂小倩,不由叹口气,“你永远都是这么神出鬼没的吗?晚上如此,白天也如此?”

    聂小倩轻哼道:“是你在那儿想事想的入神,我叫你你都没听见。你倒说说看你在想什么?”

    董方程自然不好意思说她想敖雷呢,干笑道:“也没想什么,你怎么有空到这儿来了?”

    “当然是来找你的,你不好好待在宅子里居然跑到洞庭湖里去了,你到底干嘛去了?”

    董方程道:“是洞庭湖龙王的大公子过生日,我跟着去参加宴会去了。”

    “是敖雷带你去的?”

    董方程点点头。

    聂小倩皱皱眉,“那敖雷到底什么意思?怎么总是围着你转了?”

    董方程摆手,嘴里唱道:“男人的心思你别猜,别猜,猜你也猜不出来。”

    聂小倩眉头皱得更紧了,“唱什么鬼玩意?”

    董方程笑道:“没什么啊,有件事要告诉你,敖雷答应我了,他说可以向白秋练求亲,到时候白秋练和慕蟾宫的婚事肯定就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