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二十五章 爱吃的老头
    董方程看着两排长长的桌子,啧啧道:“这龙宫可真是新潮啊,这龙王不会是穿越过来的吧,还搞起自助餐了?”

    聂小倩摇头道:“不是。”

    “什么不是?”

    “龙王不是穿越来的。”

    董方程撇嘴,她就随便说说,他还真当回事了。

    既然有好吃的,哪有不吃的道理,她拿了两个盘子,堆了一堆吃的,和聂小倩一起蹲在角落里,一边吃一边看着这些来来往往的人。

    她咬了一口鱼干,“这应该都不是人吧。”

    “你觉得呢?”

    “感觉河鲜、海鲜都来了。”她说着话,忍不住擦了一下口水,这么巨大的海鲜还真没吃过。

    聂小倩撇撇嘴,投过去一个鄙夷的眼神,“吃货。”

    董方程耸耸肩,“你不想吃,那别吃啊。”她又咬了一口糕饼,“说实话,这大厨的手艺还真不错。”

    一抬头忽然有一个长得矮小的老头,蹲在两人面前,他眨巴着小眼睛,看着两人。

    聂小倩皱眉道:“这位老人家,您在这儿干什么?”

    老头看他一眼,鄙夷道:“妖里妖气的。”

    他又看看董方程,“你这孩子长得好,一看就是有福气的,来,你过来,跟我去干点活。”

    董方程不明白怎么回事,那老头已经把她给拉起来了,她莫名道:“大爷,您要干嘛呀?”

    老头嘿嘿一笑,“大爷,这称呼好,我爱听。你叫什么呀?”

    董方程看看聂小倩,见他也是一脸懵状,应该是不认识这老头的。

    她摸摸鼻子,“我叫董方程。”

    “啊,小董啊,走,给爷爷走。”

    这“大爷”变成“爷爷”还真有点让人不适应了。

    那老头过来牵她,董方程也只能跟着他一起走了。

    临走时回头望了聂小倩一眼,没想到这丫的居然转头看向别处了,一副不打算管她的样子。

    董方程有些懵,心说,这老头到底是谁啊?到底是人是妖啊?

    老头拉着董方程出了厅,走到不远处的一个地方,那儿应该是厨房,好多水族们在那儿烧火呢,成捆的柴火扔到灶膛里,火苗红彤彤的。

    董方程道:“爷爷,您带我上这儿来做什么?”

    那老头笑着:“今天宾客多,老爷子我比较忙,你来搭把手吧。”

    他说着就把菜刀递给了她,还有一个剁菜的木头案板。

    董方程莫名其妙的抱着,心说,厅里那么多人,他怎么不找别人帮忙,单单找了她呢?

    不过做饭这事对她一点不难,她看看案上都有哪些食材,一会儿功夫做了烧肉和葱油鸡。

    她刚一出锅,那老头就拿着双筷子在那儿等着呢,不等董方程开口就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不停地点头,“外酥里嫩,好吃。”

    他咂咂嘴,“怪不得敖雷那小子说你是难得的厨艺天才,果然手艺不错啊。”

    董方程怔了怔,“你知道我?”

    老头笑道:“自然知道的,今天厅里的布置就是照你说的来的,本来厨房人手不多,根本供应不了那么多人,你这一招倒是帮咱们解决了大问题了。不错,不错,小伙子有前途。”

    董方程想起来前几天她好像真的跟敖公子说过,他们家乡有一种款待客人的方式,就是在房间里摆一些长桌子,准备些美食,让客人自己拿着吃。没想到今日敖雷还真用他自己的选亲会上了。

    老头道:“反正前面也没什么好玩的,你不如在这儿陪着我老头做菜,咱们好好研究研究。”

    董方程也不想到前面去,她本来就不想参加这选亲宴,是聂小倩非得拉她来的。

    这会儿不用出去应酬,还能在这儿品尝美食,她自然乐得开心。

    她跟这老头一见如故,两人你做一道菜,我做一道菜,相互品评着,老头做菜的本事堪称一绝,董方程虽然火候差点,但能推陈出新,她所会的很多菜式都是老头不知道的。

    老头对她钦佩得很,不到一个时辰两人就成了忘年之交。

    等到选亲会结束的时候,董方程因为吃了太多东西,肚子都撑得滚圆了。

    要不是两个小虾米扶着她,她都走不出去。

    选亲会结束,许多水族都回府去了。

    董方程在龙宫门口等了一会儿,才叫聂小倩从里面走出来,他面色冷峻,脸上黑漆漆的,不知道还以为是刚在哪儿受了气了。

    再看他身上的衣服,上面有几个很明显的脚印,也不知是谁踩的。

    她强忍住笑,道:“小倩,你这是怎么了?”

    聂小倩哼一声,也不理她,径直就往外走走。

    董方程随后追了过去,等两人上了岸,她才又问:“到底出什么事了?你怎么看着不高兴呢?”

    聂小倩道:“还能有什么事?人那么多,被挤一下也是正常的。”

    那哪儿是被挤了,分明是被踩了。

    董方程想笑又不敢笑,抿着嘴道:“选亲会怎么样了?敖三公子最后选了谁啊?”

    聂小倩道:“我也不知道选了谁,那些来参加的水族都把庚帖交了上去,后来吃完饭就都让走了。”

    董方程奇怪,“没让敖三公子出来跟各位小姐见个面?”

    聂小倩哼道:“见面?他人根本就没出现过,倒是大公子和二公子出来跟不少宾客叙谈着,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这会儿真有点后悔不该到这地方来,参加个选亲会被人踩成筛子不说,最后连正主都没见着。

    最要命的是人家把他也当成了女儿家,他的庚帖也被交了上去,这万一要是选中了他,那可如何是好啊?

    两人说着话往回走,白秋练和青莲、采莲姐妹几个都没来。偌大的宅子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董方程总觉得这里阴森森的有点可怕,脚底踩着落叶的沙沙声,大太阳地儿的居然起了一层的白毛汗。

    她唏嘘道:“人都不在了,要不咱们别在这儿住了吧?”

    聂小倩道:“无妨,这两天岳阳城人多,客栈都不好找,有我在你怕什么呢?”

    董方程是真的怕,想起上一回在花园里挖出的两具男尸,真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紧紧抓着聂小倩的袖子,好像生怕他跑了。

    聂小倩眉头微微皱着,本来他不觉得有什么,看她这一脸怕怕的样子,弄得他都紧张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