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二十九章 白秋练手绢
    董方程大喜,她忙跑过去,“哎呦,这不是慕公子吗?”

    慕蟾宫瞧见她也有些意外,“董公子怎么在这儿了?”

    董方程道:“我刚从洞庭湖那边过来,没想到在这儿遇上慕公子了,真是缘分啊。”

    慕蟾宫道:“听说洞庭湖那儿昨晚出事了,死了好多人,是真的吗?”

    “是真的,走,走,咱们先进去,边吃边聊。”

    她忽悠着慕蟾宫进了酒楼,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点好了一桌菜,随后才把昨晚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她所了解的也就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些,至于内情也并不十分了解,但就算只有这一点,也比别人多多了。

    昨晚洞庭湖水淹,很多人只看到白茫茫的雾气,以及大水席卷着上岸,冲毁了很多民房,至于水族大战,两位龙族公子大打出手,都没看见。最多只听见雷声滚滚,好像战鼓一般。

    慕蟾宫听得有些震惊,他道:“我有两日没见着白姑娘了,没想到就发生了这么多事。那日白姑娘临走之时,说她去参加龙王三公子的选亲会,去去就回的。”

    董方程心中一动,说道:“你知道三公子选亲的事啊?”

    “这个是知道的。”

    “那你知不知道三公子选中的人正是白姑娘,用不了几日他就要是白姑娘成亲了。”

    慕蟾宫面色微怔,“你说得可是真的?”

    董方程也不想骗他的,可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拆散他和白秋练这一对,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太可惜了。

    慕蟾宫低头默了一会儿,才发出一声长叹,“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再纠缠了。”

    旁边老管家道:“少爷,过两天老爷就来岳阳了,您和白姑娘的事还是早点了结的好。”

    看慕蟾宫脸上表情有些伤心,董方程也觉得不好意思,犹豫了一下道:“这个,要不你亲口问一下白姑娘,没准她不愿意嫁给龙王公子呢。”

    慕蟾宫摇摇头,“或者我们此生无缘吧。”

    董方程自觉怪对不起他的,随便吃了几口饭就借故告辞了。

    她刚一走,老管家就对慕蟾宫道:“少爷,您真的得快点决断了,前日老爷来信,可是说要给你定一门亲事,您和白姑娘的事到底瞒着老爷的,您得快点想个主意啊。”

    慕蟾宫深深一叹,“我也愁人的很,都好几天了没见到白姑娘,我也不知道要上哪儿去找她,这该怎么办啊?”

    他们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就出了酒楼,往常住的客栈走。

    刚走到客栈门口,就见那儿站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她焦急的四处张望着,似在找什么人。

    慕蟾宫认识她,那正是白秋练身边伺候的小丫头,他忙招呼一声,“小琴,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那小丫头瞧见是他,都快哭出来了,“慕公子,你怎么才回来啊,我都等你半天了。”

    “出什么事了?”

    “是我们小姐。”小琴说着抹了把眼泪,“我们小姐被逼婚了,龙二公子要娶她,小姐逃不出来,特意让我来找您呢。”

    慕蟾宫有些纳闷,是二公子吗?好像刚才董方程说的三公子吧?

    不过现在不是分辨二公子和三公子的时候,他道:“走,你跟我上去,咱们进房里说。”

    两人进了二楼的客房,小琴从怀里掏出一块鱼腹绫做的手绢,低声道:“这是我们小姐让我给你的,她说明天未时的时候,真君会到湖边视察。如果你看到一个跛脚的道士,赶紧去拜他。他跳进水里你也要跟着。如果真君问你有何事相求,你就拿出这块手绢,请他在上面写一个'免'字。真君喜欢读书人,一定会可怜咱们,答应你的。”

    慕蟾宫点了点头,“我明日就去湖边。”

    这时忽然听到外面老管家的声音道:“董公子,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董方程本来巴着门缝偷听呢,闻言尴尬一笑,“没什么,就是找慕公子,看看他能不能收留我一夜。”

    她确实是返回来找慕蟾宫的,天色将晚,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只能回来找慕蟾宫。

    不过也幸亏她回来了,才听到这个消息,果然白秋练撕了自己的皮拿给慕蟾宫。只是,不是该三公子敖雷吗?什么时候变成了二公子敖雨了?

    慕蟾宫推门出来,看见是她,“董公子怎么回来了?”

    那老管家还在瞪着她,董方程心虚地一笑,“我今晚没地方住,想求慕公子收留我一晚。”

    慕蟾宫点头,“上次你帮我善后,这个恩德还没报呢,我这就让掌柜给你开一间房。”

    他说着又对小琴道:“你们小姐交待的事就放心吧,我一定办到。”

    小琴附身拜了拜,“我等着公子的好消息。”

    看着小琴飘飘下楼,老管家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他回首对慕蟾宫道:“少爷,不是说好了跟白姑娘断了吗?您怎么又往身上揽事?”

    慕蟾宫叹气道:“白姑娘有难,我岂能坐视不理,你先去给董公子准备客房,这件事就不用理了。”

    老管家摇着头下楼去了,嘴里念念叨叨着,说什么“老爷肯定要责备”之类的话。

    董方程住进客房,想着慕蟾宫和小琴的话,小琴让他明日去找真君,要是真君真许了,那岂不是就成全了这一对了?

    这怎么办好呢?

    正寻思呢,忽然身后有人在她肩头轻轻拍了一下。

    这会儿天已经黑了,客房里也没点灯,黑灯瞎火的,突然有人拍你一下,真是把人的魂儿都给吓飞了。

    还好那人出声了,“别喊,是我。”

    是聂小倩。

    董方程心稍微定了定,“你怎么在这儿了?”

    “来找你的。”

    聂小倩手指轻弹了一下,点亮了眼前的蜡烛,顿时屋里亮堂起来。

    他一屁股坐到聂小倩对面,“哎呦,这两天累死我了。”

    董方程道:“你昨天去哪儿去了?”

    聂小倩道:“我本来想查一下大公子和二公子的,结果昨晚正遇上他们两个开战,打得天昏地暗的,我无处可躲,就去了一个老朋友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