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我在聊斋里畅游 > 第三十一章 龙皮免罪
    道士笑道:“这白鳍豚如此风雅,我便成全你了。”于是拿出笔来,草书一个“免”字样,写得像符咒一样。

    随后又道:“你既然求到了我这儿,索性再给你一个恩典,今日本该拿龙王一家上天问罪的,且就免了这条龙吧。”

    说完,又在龙皮上写了一个“免”字,随后大笑一声,把笔往空中一抛。

    道士把船划回岸边,让董方程下去。

    董方程上得岸来,看到道士在水中站在拐棍之上,在湖面上漂浮行进,一会工夫就不见了。

    她双手捧着那两张皮,怔怔地半天缓不过神来,本来想搅了白秋练和慕蟾宫的好事,结果现在变成了成全了,这算什么事啊?

    而且另外一张龙皮到底是谁的?那真君说话又只喜欢说一半,弄得她一头雾水的。

    捧着鱼皮一会儿,听到后头有人叫她的名字,才转过头来。

    远远过来的是聂小倩和张槐,两人一边走一边笑着。

    聂小倩道:“瞧见她那表情了,没有?多半是事情办砸了?”

    张槐道:“你怎么知道?”

    “她向来就是这样,每次事情办砸了,都是一脸茫然的样子。”

    董方程呲牙,他倒是很了解她嘛。

    她冷哼一声,“这也不怨我吧,那真君也不是随便糊弄的,我拿着一块龙皮当成是鱼皮,真君火眼睛睛,一眼就看出来了。”

    聂小倩道:“那本来就是龙皮啊。”

    董方程道:“上回你跟我说是鱼皮的。”

    “我就说好像,又没说一定,是你非得当真的。”

    董方程气得都想打死他算了,这么糊弄她,害得她在真君面前差点没漏了陷。也算她激灵,把谎话给编圆了,否则真君怪罪下来,又岂是她这个凡人能担得起的。

    聂小倩问道:“这事且不论,那鱼皮上可写完字了?”

    董方程点头,“写完了。”

    “哪张写了?”

    “两张都写了。”

    她把两张皮摊出来给他看,聂小倩心中大喜,“这就好,这就好,还以为你办砸了,没想到还办得这样好。”

    董方程纳闷,“咱们不是要拆散白秋练和慕蟾宫吗?这把白秋练救了出来,不是成全了她吗?”

    聂小倩道:“只要另一张有字,就算成全了也没什么。”

    董方程不解他是什么意思,这到底哪个比较重要啊?

    聂小倩伸手去拿那两块皮,董方程,双手一背藏到自己身后。

    聂小倩道:“怎么?你这是要私藏了?留着做纪念吗?”

    董方程哼道:“你不说清楚了,我就不给你。”

    她就算被人卖了,也得知道自己被卖了多少钱吧?

    聂小倩道:“这事说来话长,咱们找地方坐下来说吧。”

    董方程深觉他是故意拖延,回头不定什么时候才说呢。等自己一忙下来,没准就把这事给忘了。

    她道:“不用走太远,这附近就有地方,不仅有坐的,还有饮食和肉干。”末了还加了一句,“你们出来这么早,肯定没吃饭吧?”

    聂小倩道:“这附近有什么可坐的地方?”

    “你不用管,跟我来就是。”

    她带着聂小倩和张槐走到那日敖雷带她来过的茅屋,那地方并不太难找,她循着记忆找过去,就看见那座不起眼的小房了。

    屋子是上锁的,打开房门,聂小倩顿时被里面的布置给惊了一下。

    他啧啧道:“还以为是个普通渔夫的住处,没想到里面别有洞天啊。”

    董方程道:“这地方不错啊,方便你详谈吗?”

    聂小倩也没办法,只能把一些前因后果给说了。

    他道:“那块皮其实是三公子敖雷的,那日看见你盖着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可知道这龙每过千年就会褪一层皮吗?”

    董方程摇头,她只知道蛇蜕皮,还真不知道龙也会蜕皮的。

    不过那皮化成被子,是青莲拿给她的,莫不是敖雷让她给自己的吗?

    聂小倩道:“这块龙皮是敖雷千年前蜕下来的,这绝对不假,这是他亲口跟我说的。就在昨天晚上,大战之前,敖雷找到了我,跟我说那块皮的来历。”

    董方程道:“他不会只找你说什么来历吧?”

    “当然不会,他还让我帮个忙,说他已经预料到龙宫要出大事了。若是大公子和二公子不顾百姓安危,天上那些神仙们必定不会坐视不管的。到时候真君下凡,就会捉拿龙族上天问罪。只有真君亲自写下‘免’字,才能免除他的罪孽。若是能找到真君,还烦请我救他一命。”

    他虽然一口气把话给说完了,可董方程就是觉得不可信。

    敖雷绝对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会看着全家被抓不去救,而只想着他一个人逃命。

    可现在既然聂小倩想瞒着她,怕是其中内情她也问不出来。

    想了想道:“你也不会白替敖三公子做事的,他还许了你什么?”

    聂小倩笑道:“果然这瞒不了你,他还许了我一件事,不过这件事和你没什么关系。你还是先想想怎么继续拆散了白秋练和慕蟾宫吧。”

    董方程有些气恼,“你不是说这事不难办吗?你不是说就算成全了他们也没什么吗?”

    聂小倩微微一笑,“自然不算什么。就算现在成全了,他们也长久不了。”

    “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慕蟾宫心中最想要的是什么吗?”

    “白秋练的爱?”

    聂小倩大笑,“你这是女人的想法,对男人来说,儿女情长是不济的一件事。他们心中真正想要的是权势,是财富,是光宗耀祖,是无上荣耀。别人如此,慕蟾宫也是如此。你说,如果有个女人既可以给他带去权势,又可以给他带来财富,还能让他光宗耀祖,你说他是要白秋练这个鲟鱼精,还是要那个尊贵的女人?”

    董方程道:“你的意思是说有这么个女人?”

    “不仅有这么个女人,而且最多两天这个女人就会到岳阳来,到时候根本不用咱们拆散了,他们自己就结束了。”

    董方程微怔,“他们要是不结束呢?”

    “那就算我输了,我马上送你回家去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