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真实末日游戏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清洁工(求推荐票)
    买了一个便携式冷藏设备之后,沈锋将福尔克纳的两颗眼球放进去,又找了一家信誉极好的私人金库把东西存好,就一路去了纽约。

    在即将开始的展会附近找了个酒店住下,沈锋接下来的几天全都泡在地下靶场里,锻炼自己的枪法。

    有了精卫和钱的保驾护航,身份从来不是一个问题,因此也从未引起别人的注意。

    现在他在鹰国的身份十分普通,是一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移民美国的家庭的后代,一个二代移民。

    当然,是一个已经完全融入鹰国文化的ABC,一口纯正的华尔街商务腔显示出良好的教育背景。

    再加上居住的地区治安还算不错,所以一直没有引来什么麻烦。

    虽然在核战废土末世之中他也锻炼过枪法,不过这么系统性的练习还是头一次。

    而在硅基脑的辅助之下,对于各种细节的记忆都达到了魔鬼的程度,因此沈锋很快就对各类枪械了如指掌。

    虽然还没有达到奥运射击冠军的程度,但也已经算是枪法很好了。

    “呯!”打空了弹夹之中的最后一发子弹,看看正中靶心的靶纸,沈锋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样一来,就不用每次都使用霰弹枪了。

    当然,霰弹枪依然算是他的最爱,和准头关系不大。

    摘下耳罩和护目镜,沈锋结账之后,又戴上一副墨镜,双手插兜,离开了靶场,坐上一辆出租车,前往展会附近的酒店。

    他所在的这个房间,正好能够看到展会大楼的门口。

    这是一个电子设备展,虽然不是什么全球知名的电子展,但在鹰国国内也算是有些知名度。

    而且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一些军用单兵设备也会在这里展出,整个展会的主办方也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所以卡迪·科恩也会发表公开讲话。

    因为本身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展会,所以这次展会的安保等级并不是很高。

    演讲台上甚至都没有安装防弹玻璃罩。

    显然谁也不认为会有人暗杀卡迪·科恩。

    此时已经是早上八点多,展会将在早上九点钟开始,沈锋端了一杯咖啡,找了一把椅子,舒舒服服坐在酒店房间的落地窗前,看向展会的入口处的空地。

    那里已经安置了一个演讲台以及一些椅子,工作人员正在安装音响设备等等设备,等待参加展会的商人和政府官员们前来。

    作为鹰国最大的国防承包商,哪怕仅仅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一个小展会,各方面的精英也是要给足面子的。

    距离沈锋所在的酒店不远的一栋写字楼中,一名留着八字胡的清洁工正推着小推车缓缓行进,不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来到了位于九楼的一个杂物间中。

    进去之后将门反锁,清洁工随手从杂物车之中取出几个部件,熟练地组装起来。

    很快一柄加了消音器的修长狙击枪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外加几发子弹。

    “清洁工”走到只有不到五十公分的窗户旁,抬枪用上面的瞄准镜瞄了一下对面展会大楼的演讲台。

    位置刚刚好。

    随后这名“清洁工”看了一下表,安静地坐在床边,摩挲着枪身,静静等待着目标的到来。

    眯着眼睛看着那块落在地上的光斑,他的眼神不由有些迷离,回想起当初在南美丛林之中和当地政府军周旋的岁月。

    当初他曾经是南美某个小国的游击队的一员,是切·格瓦拉的狂热仰慕者。

    只是后来被叛徒出卖,整个队伍都被政府军彻底镇压,甚至连独枭都来参一脚。

    他本人更是被独枭的队伍俘虏,迫不得已之下成为对方的一员。

    之后则是在CIA和DEA(鹰国缉毒局)的联合行动中,成为对方的内应,一举端掉了那个贩独集团。

    而他本人也在某些人的帮助下通过偷渡渠道来到鹰国,成为了某个组织的一员,平日里过着普通生活,在被需要的时候,就变成一杆枪。

    他知道自己有上线,不过却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一直以来都是单线联系,各种钱物和装备也是接到指令后从某些地方取得的。

    他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的身份,不过是一个偶尔打零工的非法移民罢了。

    “打扫房间,圣弗朗西斯科酒店总统套房LMT009号房。”

    这是他得到的信息。

     LMT,就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代号,009,是卡迪·科恩在董事会之中的隐形排位。

    对于“清洁工”来说,杀谁并不重要,他的善良和理想早就已经葬送在南美丛林之中,被同伴们的尸体所掩埋。

    只要知道杀谁就够了。

    而且虽然一直以来上线从不透露自己的身份,“清洁工”自己也有所猜测。

    百分之二十的可能是某个犯罪集团,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则是和他打过交道的CIA。

     1963年11月22日,鹰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刺杀,六楼开枪,三枪爆头。

    而这个执行刺杀计划的杀手,几天后就在警方重重看护的情况下被一名酒吧老板给枪杀了。

    在肯尼迪遇刺后的三年内,18名关键证人相继死亡,从1963年至1993年,115名相关证人在各种离奇事件中自杀或被谋杀。

    关于到底是哪一方势力下手,最值得怀疑的总共有三方,一是被削减军费的军方,二是当时的副总统林登·约翰逊,第三方就是CIA了。

     CIA在推翻古巴政权的“猪湾事件”之中受挫,被肯尼迪借机狠狠打压,拥有足够的动机。

    而且之后不了了之的各种调查之中,CIA也一直都是主力,不知道隐没了多少真相。

    也正因此,作为刺杀案的受益方,CIA参与其中的可能性基本上是百分之百,只是到底参与了多少的问题。

    从刺杀约翰·肯尼迪开始,CIA就早已成长为一个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庞然大物。

    现在除掉一个军工企业的董事,也就并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毕竟,当遇到一个难题的时候,直接消灭提出这个难题的人,算是最快捷的方法。

    这也是在颠覆了不知道多少政权之后形成的惯常思路。

    思考了一番之后,“清洁工”看了看时间,拿起一枚子弹轻轻一吻,装进了狙击枪里,随后将盖着毛巾的枪管架在了窗台上。

    八点五十九分。

    阳光刚刚离开这片窗台,枪身和瞄准镜都不会反光。

    这个时机刚刚好。

    下面的会展大楼门前的空地上,此时已经坐满了参会嘉宾,还有不少记者,正举着摄像机和手机拍摄现场。

    一头淡金色头发的卡迪·科恩已经来到了现场,正在保镖的簇拥下走上演讲台。

    一名保镖搬过来一块防弹玻璃板,想要放在演讲台上,却被他拒绝了。

    礼貌地笑了笑,让现场安静了一下,卡迪·科恩开始讲话: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

    “bang——”

    狙击枪的枪声在楼宇间回荡,卡迪·科恩的脑袋直接在这一声枪响前就被炸成了一团血浆!

    现场立刻一片大乱,人们熟练地蹲下身子开始寻找掩护,惨叫声不绝于耳。

    看着已经倒地抽搐的无头尸体,“清洁工”不由愣住了。

    他还没有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