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邪性老公太霸道 > 第1631章 你们老实点
 杨琪琪担忧的看了眼燕捷,见他熟睡,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便跟颜如玉出去了。

杨万里在他和颜如玉的卧室里面休息,燕捷在杨琪琪的房间里面休息,颜如玉和杨琪琪则是在客厅坐着。

杨琪琪头一次面对颜如玉这么紧张,比小时候没考好还要畏惧。

“妈,有话你就直说吧,一直这样盯着我,您不难受吗?”

颜如玉淡淡的喝了一口水,“不难受。”

“你不难受,我难受啊,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既然你问了,我就说了,你是不是……和燕捷发生那种关系了?”

杨琪琪懵了,她脑袋一歪,无奈的看着天花板。

“小动作太多,说明你很心虚,正在编织谎言欺骗我。”

杨琪琪还什么都没说,颜如玉就一堆话抨击她。

杨琪琪呆滞住了,有气无力的回道,“妈,你放心吧,我和燕捷之间什么都没有。”

“真的?”

“当然啊,我有必要骗你吗?

燕捷是个好男人,他要给我安全感,所以就打算婚后……你懂的。”

“可是我还是不放心,刚才你俩在屋里干什么,我都听见了。”

杨琪琪都快崩溃了,但是也能理解颜如玉的担心,他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当然会有思想上的差异。

但是杨琪琪还是不想被误会,就从实招了,“妈,我这么跟你说吧,现在小情侣谈恋爱多多少少有些暧昧接触的,只是我们没有出格。

放心,我也不会出格,因为我知道这样做的话,是在伤害你。

燕捷是个好男人,相信你和他接触的这会工夫应该知道他的为人了吧?”

“还不够,时间太短,再过段时间。

这段时间,你们老实点。

我不是阻止你谈恋爱,只是想严格把关,看看这个男孩子到底值不值得我女儿托付。

你不要嫌妈妈烦知道吗?

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母亲忍心看着孩子不幸福的。”

颜如玉说的杨琪琪都懂,所以没有顶嘴,一直顺着颜如玉说话。

到了晚上,醉酒的两人也没醒来。

杨琪琪忍不住问颜如玉,“妈,他们这是喝了假酒吧?

怎么到现在都没醒来?

我晚上睡哪啊……”颜如玉也很头疼这个问题,“那今晚我们只能睡沙发了?”

“我怎么可能让你睡沙发。

这样吧,我去把爸爸叫醒。”

“别呀!”

颜如玉连忙拦住杨琪琪,“你怎么不去叫燕捷,非叫你爸?”

“让燕捷多睡会。”

“你心疼你男朋友,我就不心疼我老公了吗?”

颜如玉一针见血的说道。

杨琪琪扯了扯嘴角,愣是不知道怎么接话。

“你这还没嫁出去呢,就这么向着燕捷,要是嫁出去了,还不得胳膊肘往外拐断喽?”

“妈,你也太搞笑了吧,那我叫燕捷起来吧。”

“别了吧,燕捷喝那么醉,醒来肯定头疼,到时候也不知道是去是留,就让他们睡着吧,今晚我们去外婆家睡觉。”

“这个主意好!”

杨琪琪和颜如玉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杨琪琪给燕捷发了一条消息,便出门了,等他醒来也不至于不知道她去哪了。

杨琪琪的外婆是她家和她舅舅家轮流赡养的,这一星期是舅舅颜承恩赡养。

两家都住在一个小区,很方便。

母女俩到了颜承恩家门口,敲了许久的门,也不见里面有人回应。

颜如玉知道他家备用钥匙在哪,掀开地毯,撬开一小块木板,取出钥匙开了门。

杨琪琪从头到尾都是一脸震惊的表情,“妈,你什么时候跟开锁师傅学的本事啊?”

“别贫,进来。”

两人还没来得及换鞋,就听见里屋传来了不对劲的动静,似乎还有人在呼喊,“要……要死人了……”颜如玉和杨琪琪对视一眼,第一反应都是急忙往屋里冲去。

“外婆!”

杨琪琪大喊。

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摔倒在地,浑身凌乱不堪,她住的屋子里也臭烘烘的。

不仅如此,还有屋里还搁着一些剩菜剩饭,有的饭菜都烂了。

满屋子都是灰尘,只要走进去,就能带一身灰出来。

这一看就是没人照顾她。

颜如玉看到这一幕,眼眶立即湿润了,她和杨琪琪扶起外婆。

杨琪琪负责照看外婆,颜如玉则是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吃的。

“外婆,来喝热水,舅舅和舅妈呢?

怎么没人照顾你?

看家里这样子,似乎很久没人来过了……”外婆有气无力的,哪能回答杨琪琪的话,一直在唉声叹气的,默默流泪。

杨琪琪心疼不已,本想抽纸给外婆擦擦眼泪,可谁知道家里连纸巾都没有。

于是,杨琪琪只好用自己的袖子给她擦泪。

颜如玉从厨房走出来,语气极其无奈,“厨房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这该死的颜承恩,到底去哪里了?”

“妈,我们还是先把外婆带回家吧,我感觉外婆几天没吃东西了,一定饿坏了,她都有点神志不清了。”

颜如玉现在也来不及责怪颜承恩了,和杨琪琪把外婆带回家去。

回去的时候,燕捷已经醒了,见杨琪琪和颜如玉回来,还带来一个奄奄一息的老人,连忙上前帮忙,让外婆躺在床上。

颜如玉去厨房做吃的,杨琪琪在外婆身边陪伴,并且给颜承恩打电话。

燕捷低声问,“怎么回事?”

“我先打个电话。”

杨琪琪说。

颜承恩的电话没人接通,打着打着居然关机了。

杨琪琪知道,她舅这是不想接电话,只好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这是我外婆,外公前几年去世了,就剩下外婆一个人,我舅和我妈说好,每个星期轮流赡养外婆。”

“然后呢?”

杨琪琪长长叹了一口气,“今天你和我爸不是喝醉了吗?

我和我妈寻思着没地方睡,那就去我舅家凑合一晚吧,谁知道家里没人,就剩我外婆一个人摔地上。”

燕捷皱眉,“看外婆这个样子,应该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她看人都是迷迷糊糊的,估计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

你舅舅还没联系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