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荣耀的华娱 > 第十八章 宠辱不惊?
    “各位,真是职业病啊。”

    宋一瑶到底算是公司高层,见多识广。

    拍拍手走出门口到围着容耀的记者前:“非得挖点料回去是吧?就不能好吃好喝我们招待着,大家也休息休息。好好把我们上市预热捧一捧,章总和梁媚都等着呢。”

    记者都笑,正要说话。

    容耀开口:“是啊。别耽误你们正事,我一直都会在这。不谈完我不走。你们该忙先忙你们的。”

    宋一瑶看着容耀,平静开口:“这位……容耀是吧?你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吗?今天你也看到了,我们的确有事要忙。明天吧,明天上午你来,我们具体谈。”

    容耀摇头:“有什么不能当着记者说明白的?是我和你们打官司输了……哎你们不是还要我公开道歉吗?”

    容耀示意记者:“我第一次上电视,我不知道能不能上去啊。我只是觉得你们既然都是媒体,我在这里也对我个人给乘天娱乐以及梁媚女士造成的名称权侵犯诚恳道歉。不过我主要说的是后续……”

    “什么官司?”

    “侵犯梁媚什么?”

    “名称权?黑人家了是吧?”

    “那是你不对啊小兄弟。”

    记者都一边拍一边采访。

    容耀点头:“是我不对。我没说什么啊,官司判决也是我输,然后人家索赔20万,扣掉我账户里的2万,我开始找工作打工。我是孤儿,我18岁还没高考,我能找到的工作你们能想象。”

    指着不远处:“就那拐角,有个科斯塔咖啡厅,英国连锁。我昨天第一天上班,今天就被开除了。为什么你们知道吗?”

    “刚刚那个什么张翠桃给你投诉了?”

    有记者顺着话就说。

    宋一瑶深呼吸,站起看着容耀:“你非要这么闹大是吗?”

    容耀皱眉:“我闹大?我好好在那打工赚钱准备还你们还要养活自己,18岁无父无母,你们公司艺人张翠桃跑去告诉老板我和你们公司打官司,我身上背着官司也敢用我?老板知道直接给我开了。”

    容耀看着记者:“错,杀人不过头点地。我错了就非得逼死我吗?”

    看着宋一瑶:“你们公司索赔,我不够钱赔,我赚钱打工还你们。你们背后不想我还钱吗?你们故意去把我工作搅黄……”

    宋一瑶目光阴沉看着他:“你在这样我可报警了。”

    容耀点头:“你报啊。我们去警察叔叔那里,该我受的刑该我挨的罚我都认,咱们去那掰扯清楚。”

    宋一瑶皱眉:“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吗?你才是败诉的。”

    容耀惊愕:“我炫耀了吗?我来你公司求你们旗下艺人去举报我然后开掉我吗?我求着你们的是吗?”

    宋一瑶开口:“都说了那是误会,我不知道……”

    “你可不是不知道吗?!”

    容耀站起:“你什么时候把我当回事了?!”

    指着记者:“今天要不是他们,你见你都不见我啊。我这种小人物哪配和你说话啊?!你找你助理就打发我了。”

    看着记者:“你们不知道吧?只是宋总一个助理,当着砝关的面,对我冷嘲热讽……”

    记者皱眉:“这个真有点过分了。法律都不当回事……”

    宋一瑶转头:“没有!我们……”

    “你怎么知道没有?”

    容耀打断:“你根本都没去啊。你就让你助理去应对我和砝关了。”

    指着一边站着的助理:“姜助理,你过来说几句?”

    容耀指着姜铭对着记者:“就是她!对我冷嘲热讽就算了,对着砝关居然也是各种应付……”

    姜铭抿起嘴角,没有回应。

    看着乘天娱乐公司的牌子,容耀开口:“一个娱乐公司高高在上,不把十八岁孤儿当人就算了,不把砝关……”

    宋一瑶脸有点发紫:“你别说了!!!”

    容耀呵呵笑:“那你说!来宋总,你把我和你们公司的官司好好和记者说说?”

    “你先避一避好吗?”

    突然一边的黎若婼闯开记者,上前打断容耀。

    容耀语气一滞,看看记者,又看看宋一瑶。

    黎若婼礼貌开口:“宋总,您带着记者先进去吧。”

    宋一瑶一愣:“你?”

    黎若婼拽着坐在花坛的容耀:“跟我走!”

    容耀皱眉要说话,黎若婼转头大眼睛看着他。容耀一顿,就这么被黎若婼拽走了。

    宋一瑶深呼吸,随即笑着对着记者们:“人都不见了。去开记者会吧?”

    记者失笑,调侃道:“哎什么情况?”

    “美人计啊?”

    “宋总你这样真是……人家孩子没见过世面的话,真中计了怎么办?”

    “这什么路子?你们旗下艺人一个去搅黄工作,一个负责安抚?这么迂回吗?就针对一个十几岁孩子?”

    “这孩子也不简单啊。坐在那都不怵,脾气也大。”

    “哎呀。宋总我觉得你要小心了,今天这个事感觉没那么简单。”

    记者嘻嘻哈哈的,倒也不是真的对容耀感兴趣,但是容耀的阐述还有“闹事”太有张力了,想不吸引他们都不行的程度。

    不过无所谓,今天他们素材不少了,去把记者会开完看后续。毕竟人家请你们来,吃喝玩乐纪念品的,不好当面打脸。

    只是后续如果还是没处理好,不能怪他们了。这真是大新闻啊,梁媚别看公司在嗨宁这样的小城市,上市后估计就会搬到上嗨或者苝京,毕竟梁媚是苝京人。

    放全国她都是热度一线的明星,今年也才26岁正当红。

    直接和她都能联系上的官司,你指望说这么多家媒体放着不弄?不太可能。

    当然前提还是如果乘天没处理好的情况下。

    “好好好。”

    宋一瑶见容耀终于走了,松口气示意记者们:“咱们先进去好吗?先进去。”

    记者说说笑笑的在宋一瑶和姜铭引领下就走回去了。

    电梯打开,皱眉走出来的孙正正好碰到宋一瑶,上前要开口。宋一瑶扫他一眼,没理会带着记者都上楼。

    孙正脸色撂下,迈步就跑出门口四处张望,最终没找到什么,叹口气转身又回去公司了。

    ——

    “呵呵。哈哈……”

    一起跑到一边,其实没走远,就在拐角而已。容耀坐在乘天娱乐背身,黎若婼接过刚刚汤宝去附近药店买的包扎消毒用的药品和纱布,帮忙给他擦着伤口然后一圈一圈包扎。

    伤口没多大,看着流血多吓人,其实就指甲盖大点的伤口,已经止血了。涂抹药膏缠几下就行。

    而汤宝在一边笑着看着容耀,容耀也眨眨眼:“过瘾吧?”

    汤宝笑着点头:“至少触及到灵魂了。”

    黎若婼皱眉转头:“你还说?你不上去看看,张萦心不知道会和孙哥怎么说呢。”

    汤宝一愣,脸色撂下,转身就跑。

    容耀疑惑:“孙经纪是谁?”

    黎若婼一顿,没多讲。

    容耀也没再说话,但是黎若婼突然发现容耀好像在发抖。

    胸口起伏不定,呼吸也有点急促。

    “你很疼啊?”

    黎若婼询问:“我轻点?”

    容耀茫然抬头,随即开口:“还……行。”

    黎若婼不解:“那你怎么发抖?”

    容耀开口:“我……我有吗?”

    黎若婼示意:“你看你手。”

    容耀低头,发现自己的手,的确是发抖,而且不止手发抖,心砰砰跳,身体也跟着一起无法控制的抖动。

    容耀此刻呼出一口气,有些瘫软的靠在墙壁上。害得黎若婼一圈纱布差点缠空了。

    “至于吗?”

    黎若婼开口:“还是你饿了?”

    容耀扯起嘴角:“没有。第一次和人激烈的吵架和争论……有点不适应。”

    黎若婼表情凝固,抿起嘴角看着容耀稚嫩的脸。

    想起他的年纪。

    老实说,她觉得摘掉眼镜和戴上眼镜看到两张脸两个年龄是很神奇的事,但她从来没想过容耀真的是三十几岁的大叔。那才是开玩笑一样。

    虽然聊天也好,接触也好,黎若婼对他不多的了解,觉得他的心理年龄不像是18岁的年纪,言谈举止也不像只是高中毕业。不是说多有素质之类那些比较宏观的感触,是一种知识面还有感悟的深度。

    可是,却不能忽略他到底只有18岁,孤儿早熟也只是孩子而已。经历这些事别说他,自己如果换位思考能不能承受得住。

    黎若婼没再多说的此刻,倒是容耀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黎若婼,反而慢慢的不再发抖,不再疲惫,心慢慢恢复正常跳动。

    不知道是不是近在咫尺的黎若婼,身上自带的香气飘进鼻子的原因让容耀安心。

    只是容耀已经跳过去回味刚刚自己前世今生第一次这么大范围的争论和对抗。反而莫名的脑回路在计算数学公式。

    18和22。

    19也才28。

    84在19是36。

    84在14也已经30。

    30对比22。

    36对比28。

    然后36对比22,大了14……

    就这么一通算……

    “哎你鼻子也受伤了?!”

    刚给容耀缠好头的黎若婼,突然看到容耀流了鼻血。赶忙抬着他下巴:“仰头!”

    容耀就乖乖仰头,黎若婼摘了买的棉花揪下一团塞进他鼻子里。

    又用纸巾给他擦掉留在鼻子下和嘴边的血迹。

    后退看着容耀,头缠纱布鼻子堵住,不由笑了:“这战斗力?带伤上阵更强大啊?”

    容耀摸摸头又摸摸鼻子,他数学是最烂的一科,不知道刚刚在乱算什么东东,此刻自然也就不算了。

    容耀摘下棉花,不流血了,随手丢开看着黎若婼,有些虚弱的脸色发白,逞强开口:“拽我过来之后呢?给你们公司解决麻烦了,回公司他们会给你安排更好的行程是吧?”

    黎若婼一顿,退到一边看着容耀,轻笑开口:“我和我公司自然比和你的关系更牢靠。和你也不是很熟,你自己都说了。”

    容耀挣扎起身还有些摇晃:“那还说什么?”

    说完就要往外走。

    黎若婼皱眉:“你站住!”

    容耀回头:“你什么立场和我说话?”

    黎若婼语气一滞,看着容耀:“但是我不是为了公司解决问题,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如果穿鞋的被光脚的踩脏了,你觉得穿鞋的踩光脚的,谁疼?”

    容耀开口:“穿鞋的疼,光脚的脚缝夹着钉子呢。”

    黎若婼笑,看着容耀:“是吗?别说大了,就说全国吧,那么多家经纪公司,哪一家没点负面新闻没点恶心事?随便一个光脚的去闹就能闹跨闹出事,你觉得现在还有几家经纪公司能存活?”

    容耀没说话。

    黎若婼开口:“你还年轻,别那么天真幼稚。今天只是你碰巧了,公司有大活动。不想这时候有差池,让你钻了空子。你就以为自己可以无法无天揪出点什么让公司难堪?能达到目的吗?你自己想吧。”

    容耀沉默许久,坐在一边轻叹:“那你说我该怎么办?不闹?忍着?”

    看着黎若婼:“我刚没有一句话是夸张是污蔑是故意抹黑你们公司。宋一瑶宋总,我只是听说,我一次没见过。但是起诉我的是她代理梁媚,结果就打发一个助理和我谈就算了。我小人物而已。今天不是这个时候,我估计我一辈子都见不到她。”

    黎若婼皱眉:“这不是你来闹的理由,而且关键也于事无补。你是来出气的还是解决问题的?你说几句就算了,我敢保证宋总已经对你有印象,不管好坏。可你坐在外面又开始说那么多,最后公司有的是钱和人脉摆平这些记者,你有什么?你真以为记者最后为了新闻会帮你吗?这里是娱乐圈,不是时事不是民生不是政智频道。你是死是活其实真不重要,而且说到底你不占理的。你官司是输了的。”

    容耀靠在一边没说话。

    黎若婼上前,抬手整理他头上纱布:“而且你看你也没落下好。今天有记者保安还给你打成这样,没记者你以为你能一个打十个?你来公司闹事保安赶走你,报警都不会站在你这边。懂吗?”

    容耀拨开她的手:“所以你有建议啊?直说好了。”

    黎若婼拿出钱包,容耀目光变幻。

    希望她拿出钱包,不是自己想的那个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