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荣耀的华娱 > 第六十二章 校长爷爷
    “进去啊,还想什么呢?!”

    被宋立飞推了一下,就进去了。

    因为敲门后是门开了,但容耀只看到一个背影,走进厨房。

    闻到了香气,也看到了桌上已经摆着的几盘色香味俱全的菜。

    如同电影特效一般,不夸张。

    当容耀走到客厅的时候,就仿佛走进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场景。

    是先陌生,再熟悉,顺序不能错。

    而随着他脚步的迈入到客厅,许多画面随着记忆开始在他周围环绕着。

    “校长爷爷~校长爷爷,骑大马~”

    “腰不行啊,怎么骑~”

    “我要骑大马~我要骑大马~”

    “好好,骑脖行不行?!”

    “行~”

    “校长爷爷~琴弦断了~”

    “叫你不要弹得那么用力……去练钢琴!”

    “校长爷爷你陪我练~”

    “我要修吉他~”

    “你陪我练~你陪我练~”

    “呵呵,好好好~”

    容耀眼角不受控制的,闪现出泪花。吸吸鼻子,画面重新好像重新转动。

    “你最近怎么不练钢琴也不练吉他了?”

    “……”

    “话也不爱说了,我在学校忙,也没和你聊。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

    “你最近在干什么?看你总往外跑。”

    “打工。”

    “什么?!”

    “我要打工赚钱,然后搬出去。”

    “……”“你再说一遍?!”

    “我要搬出去租房子,自己住。”

    “哼!!你别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在学校越来越不合群就算了,还嫌弃自己孤儿身份是不是?!”

    “……”“是!”

    容耀泪水已经流过脸颊,落到嘴边,咸。

    “你说你干什么?!”

    “我要休学!去外面打工赚学费!”

    “……”“你是儿童村的孩子,考儿童村的高校有助学金还有奖学金!为什么要打工赚学费?!”

    “我想自己交学费!”

    “……”“好,我可以准备!”

    “我不用你的钱!你是校长!!!你是儿童村的校长!!”

    “呵。现在怎么了?翅膀硬了?!不用助学金奖学金,也不用我的钱?!”

    “我只想自己交学费!我会靠自己打工赚!”

    “你……”

    “……”

    “你能干什么?你才16岁,刚有身份证,你出去能做什么?”

    “我可以给人补习。”

    “所以说你是孩子。你补习?知不知道补习班要有执照,补习老师要有资格证?”

    “我可以去教钢琴和吉他。我英语也不错,可以做翻译。”

    “你多久没练了?再说了,这些都是我教给你的,都是学校教给你的。你想切割孤儿身份,切割和儿童村的关系,不还是要用到你学的这一切?!”

    “……”

    “……”

    “…………”

    “我不用行了吧?!!你教的我都不用!!!”

    ————

    “砰!”

    一声门响,把容耀惊醒。回过头才发现,居然是宋立飞关门的声音。原来他进来后真的只是一刹那的时间,所有记忆恢复就是他进门走到客厅的时间,仅此而已。

    但是已经泪流满面。

    “你……”

    宋立飞是看到了,容耀第一时间背过身擦着脸。

    但此刻厨房已经走出一个端菜的身影,看起来六十多岁不到七十岁,然而头发梳得整齐。很有气质特别精神,一点都不像这个年纪的老人,就是一种帅大叔的感觉。

    肖恩康纳利?!容耀只能想到这么一个形象。

    当然,肯定是亚洲脸孔。

    SOS儿童村学校校长,李正兴。

    “去把汤端出来。”

    容耀张口要说什么的时候是千言万语堵塞在喉头。

    然而李校长却只是随口吩咐放学回来的孙子一般那么自然。根本不像两年没见甚至不接电话的情绪。

    容耀一顿,默默的就放下行李箱,脱掉外套去了厨房。

    这里盛汤找抹布,还能听到自然而然外面宋立飞和李校长的对话声传进来。

    “谢谢你了小飞,接他回来。”

    “谢什么?我也就这么一个发小,高中那些同学一个个都幼稚。做不了朋友。”

    容耀听到这话汤差点没端洒了。

    看着坐在那里已经拿着碗筷盛饭的宋立飞,走出厨房将汤放下:“要不你在这吃点?”

    宋立飞愣愣看着手里的饭,又看看容耀,又看看手里的饭……

    “没礼貌!”

    李校长皱眉看着容耀,示意宋立飞:“吃!你看这么多菜,两个人怎么吃得完?就是带你份的。”

    宋立飞呵呵笑,还对着容耀眨眨眼一脸得意。

    容耀没理会,坐下盛汤,然后放在李校长的面前。

    李校长愣住,目光闪过一丝欣慰:“我们也好久没一起吃饭了。以前都是我来做,你来吃。”

    容耀点头:“今天也是。”

    李校长没多说,反而热情招呼宋立飞:“多吃点。对了你姐也回来了是吧?多听你的姐的话,她在外面闯荡,还给家里你爸妈买了房子,有见识有本事。一个女孩在外面,没有学历去打拼很困难,你是家里唯一的男孩……”

    “哎呀校长啊!”

    宋立飞无奈打断:“你怎么跟我姐跟我妈一样一样的!这饭我都吃不好。”

    李校长失笑:“行行,不说了好吧?”

    随即看着低头吃饭的容耀,给他夹了一块红烧肉:“尝尝,我闷了几个小时的。”

    容耀咬了一口,他不吃肥肉的。哪怕强忍着胃的反刍,也咽下去。

    但心细的李校长看到,却疑惑:“怎么了?不好吃吗?”

    “不是!”

    容耀赶忙开口:“就是……有点不习惯了。”

    宋立飞下意识停口,李校长也是轻叹口气看着他。

    容耀愣住,随即失笑:“没那么夸张,我不是吃不起肉。我是……不吃肥肉。”

    李校长惊讶:“可你……以前不挑的啊。”

    宋立飞嗤笑:“我还以为你变得没那么装了,结果现在更讲究了?肥肉不吃那么多毛病。”

    “……”

    容耀眯着眼睛看着他,半响开口:“你吃好了就先回去吧。”

    “嘁~”

    宋立飞哪理会这些,吃得更香。只是之后一顿饭,就没再有谁多说什么。只是偶尔闲聊。毕竟李校长说的宋立飞不爱听,而有宋立飞在,容耀和李校长说话也不方便。

    好在宋立飞不至于那么没眼力见,吃完起身就走了。

    “去送送他。”

    李校长示意容耀,容耀跟着一起,宋立飞客气说不用送,不过容耀还是出去了。

    “明天我找你。”

    容耀示意宋立飞:“今天我有话和校长说。”

    宋立飞点头:“我知道。我怕我走校长不让,不然你以为我真缺你那顿饭?”

    容耀愣住,打量宋立飞,宋立飞挥挥手就下去了。

    容耀一顿,回身开门进屋的时候。

    李校长在收拾碗筷。

    “走了吗?”

    李校长看他一眼,随意询问。

    容耀站在那里,突然鞠躬行礼。

    “这是干什么?”

    李校长愣住,容耀开口:“校长。以前是我不懂事,今天我回来了。我会好好努力高考,报什么学校还有专业,只要是省内的,您做主。哪怕去齐大格迈纳尔学院都好,助学金绿色通道我申请困难生免学费。毕业赚钱还。”

    李校长看着容耀,就这么看着。许久之后轻笑点头:“先不说这个,你好好休息……”

    “不用了。”

    容耀过去将李校长手里的盘子碗都放下,拉着他去沙发坐着打开电视。又去拿了茶水:“我收拾。”

    李校长看着容耀开始忙碌,倒也没多说。只是喝着茶水,笑着看着电视。

    在厨房收拾碗筷,容耀在这一刻,记忆重叠,然后融合。

    顺序依然不能错,先重叠,再融合。

    是前身还是这一世的容耀都不重要了。前身十八岁,今生十八岁。前生是孤儿,今生是孤儿。前世叫容耀,这一世,他依然是容耀。

    或许唯一不同的只是曾经普通的脸,变成现在有点帅呆了。

    仅此而已。

    没有任何一刻让他觉得其实帅不帅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世他不是宅男了。他的世界,他的人生,他的经历,更广阔。

    并且以后,还将继续扩散。直到人生终结,没有遗憾。

    他就是他自己,那些记忆,那些感触,那些情绪,是真实的。融入骨子里血液中每一个细胞。

    他总认为一个道理或许就是,古代的时候人们总认为思考的器官是心脏,所以才有心思心窍之说。现代证明思考的器官是大脑,然而容耀觉得,大脑负责思考。

    情感,是在心头。

    他不知道前身怎么可以扭曲极端矫情到那种程度。有亲人可以不管不顾,疏远甚至叛逆,只为了那一点自卑和自尊而左右自己。

    他坚信他一定不会这么做,因为人世间最悲苦的事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待,幸运的是,他还有机会改正。

    他不敢保证一定更成熟,毕竟他在嗨宁经历的那一切,包括互动和误解,他成熟不到哪去。甚至多少似乎在和前身某些极端的气质重叠。

    可至少这一方面,对待老人这方面,他可以保证。

    “校长,吃水果。”

    容耀洗了碗后,擦手又削水果放在盘子里端出去。

    李校长点点头,用牙签插了一块苹果,先给了容耀。

    容耀接过也不在意,咬了一口。

    李校长也吃了一口,看着电视:“侵犯名称权的官司……解决了吧?”

    啪嗒。

    容耀手里的苹果掉在地上。沉默半响,容耀捡起,平静仍在垃圾桶。

    只是他没有看校长,校长却已经给电视静音,看着容耀。

    他不催促,却也不挪开目光。

    他等待他讲述,他也期待,他应该会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