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荣耀的华娱 > 第八十九章 come,on,come,on!逆战!
    “滚~”

    黎若婼多想身心疲惫的多依靠一会。

    但她知道自己是老板需要有威信的同时,她比他大,她是为他抱不平又成全他承受了这么多。

    她也做到了。

    不该是自己被他安慰而是自己去维护他。

    不管曾经怎么起始有什么理由这么做,都已经没意义了。既然做就做到底。

    用尽全力挣脱不然她怕自己承受不住会崩溃真的有了依赖性。

    还要用力将眼泪都抹掉哪怕越来越多。

    呵斥一句,感觉整理好了。黎若婼转头看着容耀,除了他还能是谁呢?

    “老板你好像哭过的样子?”

    容耀看着她:“不想见到我啊?”

    黎若婼大眼睛看着他:“你怎么回来了?”

    容耀嗤笑:“为了让我高考是吧?自己承受被公司雪藏教训答应是吧?车被收走助理也不派自己取盒饭自己孤零零的吃是吧?”

    “不用你管!”

    黎若婼不耐指着他:“赶紧回去吧!哪来的回哪去。”

    容耀皱眉:“你咋说的那么轻松呢?车票不要钱吗?”

    拍着自己脸:“我不要面子的吗?”

    随即不理会黎若婼,低头看着盒饭:“这都什么玩意?”

    拿起直接丢进不远处垃圾箱……

    “喂!!!”

    黎若婼抬手比了一下:“浪费粮食。”

    容耀打量她:“就好像我不出现你就吃得下去一样。”

    “不!用!你!管!!!”

    黎若婼瞪他:“要我说多少遍?”

    容耀挽起袖子,要朝着剧组那边走去:“媚姐也不管吗?她不在……”

    “你别过去!!!”

    黎若婼赶忙拽着他,推着容耀:“你先回酒店等我。我就剩一场戏今天就收工了。”

    容耀点头:“对,你就跟我来能耐。”

    黎若婼抿嘴笑推着他催促:“快先回去吧!!等我回去再说!!”

    容耀笑着上前:“老板你猜我从老家带了什么?我带了油豆角,留着肚子,等我回去给你炖豆角吃。”

    “快走吧~”

    黎若婼挥手让他离开,容耀拎着行李箱背着包笑着离开,显然是到了杭市直奔这里的。毕竟有敏姐的危信,可以打听到。

    黎若婼目送他背影消失在拐角,不自觉的弯起嘴角。

    好像想哭的心情,也没了。

    不过感觉妆肯定已经花掉,正好不吃饭了,趁这个时间,补补妆。

    “恩?!”

    梁媚是真的之后不管黎若婼的,但不代表不关注。

    就在黎若婼很低调的重新回来之后,梁媚随意看了一眼,突然愣住。

    “小黎。”

    梁媚放下手机叫住她,黎若婼回头,别过头发过来:“媚姐~”

    梁媚招手让她坐在身边,婷姐也看着她:“哭过了?”

    但她只能看出这些。

    黎若婼低头:“没有~”

    梁媚看得更多:“你这是哭完之后舒服多了,还是哭到一半遇见开心事了?脸上是哭过的样子,但是情绪好像饱满明媚很多。”

    “就是……”

    黎若婼嘀咕:“去一边安静地方练练哭戏。”

    “呵。”

    婷姐都笑,去一边吃饭了。梁媚抬手敲她头一下:“你有哭戏吗今天?看不起我这个新手制片人?自己剧组艺人什么进度不知道?”

    黎若婼嘿嘿笑不说话。

    梁媚是不知道其他情况,只是轻叹揉着她头发:“给孩子都逼成这样,自己扭曲找着减压办法。”

    “也没有~”黎若婼嘀咕。

    梁媚没多说:“去吧。补妆,然后拍完戏早点回去休息。”

    黎若婼起身:“那媚姐我先过去了。”

    梁媚没回应,继续摆弄手机。

    显然晚饭她也不吃了,而且是一口不动。

    只是黎若婼犹豫一下,回头看着梁媚欲言又止。

    婷姐打量她,第一次没有阻止,反而等着她能和梁媚说点什么。哪怕求助也好,怎么样都好。

    但是最终黎若婼还是离开了,什么也没说。

    婷姐叹息,哪怕她都不知道即便黎若婼要说什么,也不是为了自己求情求助这种事。

    “不开窍啊。”

    婷姐对着梁媚,梁媚轻笑:“太老实。自己就把自己束缚住了,还总为人家扛事牺牲。”

    婷姐皱眉:“所以你就任由张萦心一直这么欺负她?”

    梁媚笑了笑没说话。婷姐叹口气,继续吃饭,也不多问了。

    ————

    “敏姐。”

    “额……容耀啊。”

    容耀回到酒店的时候,正好那位管房间的敏姐还在。自从被开掉回老家后,两人联系也只是用危信。这是再相见了。

    看着容耀,李敏有点抱歉:“危信也说不清楚,当面还是……”

    “哎?!”

    容耀打断:“我离开和你没关系。你看我不是说回来就回来了?”

    随即打开包:“给你带了老家特产。”

    敏姐一顿,她做事也很久了,既然过去自然就过去。

    笑着接受他的礼物,心挺暖。她的职位油水不多,但不是没收过礼。只是或许这是第一次人家没什么目的就是和你关系比较亲,还能想着你,很有心的那种。

    “谢谢了。”

    敏姐道谢。

    容耀笑:“一些我们老家的小吃,不值什么钱。你尝尝鲜。”

    敏姐放好收起,容耀示意:“房卡给我,我先上去了。”

    敏姐递过房卡,容耀看都没看就走。

    “容耀!!”

    敏姐突然招手示意。

    容耀疑惑上前:“怎么了?”

    敏姐犹豫:“你还不知道吧?”

    容耀皱眉:“知道什么?”

    敏姐指指房卡没说话。容耀疑惑翻过房卡,表情凝固。

    0924……

    房间换了不说,还是最边上走廊尽头?

    ————

    “咔~”

    黎若婼拍戏收工结束,回酒店房间开门进屋当然没锁门,但是回身要关门的时候突然吐吐舌头,动作放轻。

    因为此刻她才想起来,自己换了房间。

    而他现在肯定在屋内早就知道了。刚刚自己都没意识到,那么现在估计又要承受他那张烦人的嘴叨逼叨叨逼叨~

    停顿片刻缓冲就够,转身故作轻松随意的进了客厅果然。

    黎若婼抿起嘴角看着容耀支着下巴看着前面发呆。眉头皱着。而行李箱放在一旁,背包也是,什么都没打开。就坐着。包括她回来了,他也只是看她一眼,不理会就这么支着头而已。

    黎若婼去冰箱拿了饮料,还给他一瓶。他不接,就放在一旁。

    然而找个话题:“摆脸色给谁看?又不是我让你回来的。”

    容耀眯着眼睛看着她,黎若婼回避视线撇嘴:“又说什么做饭吃,结果就呆在那不动。”

    容耀点头:“厨房没了,怎么做呢?”

    黎若婼忍着笑,轻咳一声别过头发:“不是有电饭锅电磁炉吗?”

    容耀深呼吸,看着黎若婼:“换给谁了?张翠桃那个贱人?”

    “喂!”

    黎若婼皱眉看着他:“对女孩说话,留点口德。”

    容耀嗤笑:“对,你就和我有本事。就知道教训我,人家欺负你头上了,什么都能忍。”

    黎若婼轻声开口:“那也无所谓什么欺负。自己一个人在最里面也挺好的,不用去和谁沟通交流……”

    容耀起身:“我说。你今天要是老艺术家,哪怕生活不能自理人家都只是说大师风范,不关心俗事。也说得过去。”

    指着黎若婼:“你今天是什么?就一个女N号都不好确定的那么点戏份,一天天就开始醉心工作不考虑其他?!境界太朝前了,赶紧落地上吧。不然哪有你立足之地了?!”

    黎若婼转身瞪眼:“不是你说我不配有助理吗?!我烂泥扶不上墙!!你还管这么多干什么?!”

    容耀失笑:“你就这样吧你。在家一条龙,出门一只虫。”

    “滚!”

    黎若婼抬腿虚踢一下,随即皱眉:“谁让你回来的?!你回来干什么?!”

    指着行李:“没打开也好。赶紧回去吧,媚姐还不知道你来,知道的话又是个事。”

    “我呸!”

    容耀开口:“你就怕事,什么你都怕。就是不怕我,就从我这找平衡,打骂踢踹,动不动就滚,就搂头给一下。”

    指着她:“黎若婼我瞧不起你!”

    “呵。”

    黎若婼抿嘴笑,别过头发:“就不用您瞧得起了,回去吧。”

    上前皱眉:“马上要高考了,你来干什么?!”

    容耀正要说话,突然敲门声响起,还很急促。

    容耀下意识要去开门,结果门口声音就响了。

    “黎若婼!在吧?!”

    黎若婼脸色一变,下意识拉住容耀:“别开。当没听到吧。”

    容耀茫然不解,结果门口声音已经喷发。

    “呦~”

    “没助理门都不能自己开了?”

    “装什么装在那?”

    “是不是又是你在那跑媚姐那照同情要可怜了?”

    “你最擅长的不就这个吗?”

    “还要我给你拿盒饭?”

    容耀失笑:“我擦……”

    就要开门,黎若婼拽着他:“当没听到吧。”

    拉着容耀直接推进卧室,果然关上门之后,声音就变小几乎听不清了。

    但是即便如此,还是有声音多少传来。

    黎若婼过去拿耳机,递给容耀。

    容耀正抱肩听着,感觉有人碰他,回头一看,黎若婼大眼睛看着他,递着耳机示意。

    容耀看看耳机,又看看她,又看看耳机……

    “你是认真的吗?”

    黎若婼低头笑:“那我和他吵架不是更难看?”

    容耀看着黎若婼,赞叹摇头,手指点着她额头。被黎若婼瞪眼拍开。

    容耀看着她:“他经常来吗?”

    黎若婼偏头笑:“偶尔……”

    “我特么!”

    容耀抬手推开她,开门就出去了。

    “喂!!”

    黎若婼脸色一变赶忙就要拦住。但是走到门口之前她有预感……

    其实没什么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