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荣耀的华娱 > 第二百零四章 开始适应
    “所以你是找糖姐然后被她男朋友撞到然后打了一顿?!”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容耀想和袁小蛮一起去学校办恢复入学手续。毕竟已经开学了,容耀接下来的时间上学,而且关键在于,艺考已经没多久了,必须早早准备。反而高考才是还早。明年6月份,加上他学习本来就好。

    这方面袁小蛮也是打算要考苝影的,如今都是在练习。那就不用说了,都让她帮忙报班或者找资料找人之类的。

    忙了很久都捋顺好,之后就正常练习就行了。

    黎若婼已经重新进组拍戏的时候,也不回家住。就在酒店。突然没等容耀找她呢,她一个电话打过来,直接这么一句,容耀有点懵。

    “什么啊就……”

    虽然事是这么个事,被她这么一解读,尤其两人的关系,如果让她认定就是这样的,不好吧?

    容耀开口:“我是去找糖姐有事,结果莫名出来一个……也不是她男朋友……不对!”

    容耀疑惑:“你怎么知道的?”

    黎若婼那边沉默,半响轻笑:“我说你顾左右言它转移话题就是不说,挨打丢人是吧?”

    容耀无奈:“你别这么……喂?!喂?!”

    电话就给你挂了。容耀茫然揉着头,半响呵呵笑。

    有点女朋友吃醋的味道了啊?好事,至少不是坏事。当然前提还是要解释的通。

    晚上的时候,容耀特地询问玲玲她在那。那肯定在酒店啊。容耀询问,去找她方不方便。玲玲肯定说不方便啊。容耀就问,你想不想换个工作?因为他现在还是黎若婼的经纪人,对于换助理多少还是有权利的,尤其两人关系居然没瞒着她。

    玲玲无奈,那你想来就来呗?威胁我一个小助理真的是……

    想来当然能来,主要是需要玲玲的配合,不想别人知道。尤其黎若婼也不能知道,不然她也不让估计。

    反正戴口罩墨镜,玲玲一路接送,就直接送到她房间了。

    她在剧组也没太多熟人,没谁来串门。

    进屋的时候,还是熟悉的布局。她习惯带着很多日用品甚至厨具摆放好。

    玲玲送他进来,就走了,指指卧室门。

    轻轻推开,进去后,黎若婼正戴着眼镜看剧本呢。下意识抬头,突然惊讶:“你怎么进来的?!”

    容耀关上卧室门:“玲玲配合……”

    黎若婼皱眉看着门口:“我该换助理了。这什么人都能往里领……”

    打量容耀,黎若婼轻笑:“你放心啊?”

    容耀呵呵笑凑过去:“不放心。但是我向来尊重你,也信任你。所以我觉得,不可能的。”

    “我呸~”

    黎若婼啐他一口:“逆向思维?又玩套路?”

    嗤笑一声继续看剧本,容耀不耐抢过甩开:“看什么剧本?!你不看看我吗?”

    黎若婼打量他:“伤都好了,没什么可看的了。”

    轻笑示意:“我倒是特别想看看你刚刚被打之后的样子。”

    容耀皱眉:“你怎么知道的?”

    黎若婼看着他:“这是重点吗?你意思就该瞒着我?”

    容耀开口:“真的嘛,就和你摊牌了。我不是劈腿的人,就因为是没什么关系又容易惹麻烦,再说也不是光彩的事。”

    黎若婼轻哼:“让人打能光彩到哪去?”

    容耀坐起:“没……不是,打了。但我还回去了。没白挨。”

    黎若婼失笑:“你这不就是小孩心态?”

    容耀无奈:“在人家大人物眼里,年龄没关系。七老八十也一样是孩子,不是年龄是能力。”

    黎若婼看着他:“糖姐可不是这么说。她说你让她主动上门求你,你还得考虑考虑。”

    容耀笑:“设置障碍嘛,这样她就会知难而退了。”

    随即惊讶:“她还能和你主动说这个?”

    黎若婼点头:“说明在她心里,可能觉得没什么呗。”

    看着容耀:“也是她还不知道咱俩什么关系。”

    容耀平静开口:“咱俩什么关系?”

    看着黎若婼:“除了玲玲,谁知道咱俩什么关系?”

    黎若婼脸色撂下,看着容耀:“咱俩什么关系都没有。”

    容耀呵呵笑:“你真开放,亲了也睡了,什么关系都没有。”

    看着黎若婼:“你是造福人类吗?伟大高尚情操……”

    “你还说~”

    黎若婼揪着他耳朵:“你就是显摆你口才好是吧?”

    容耀无奈拉着她的手,干脆躺她腿上,不理会她推拒:“那你看啊。我和你说了,我是无辜的。你不信,虽然我多希望你能吃醋,是吧?因为代表你在乎我,以女人身份女朋友身份在乎我。我多开心?但是有些事我没做就不认,你要非逼我认没关系,我就真去做。”

    “你还有理了?!”

    黎若婼瞪眼:“你……”

    “我没理。”

    容耀笑,亲亲她的手,被她抽开。容耀抻着懒腰贴着她小腹看着她:“其实你心里也知道我不会是那么做的人,你是不是就是点我一下,让我以后注意保持距离。”

    容耀收起笑容:“不用你提醒,我本来是要找她说事的。帮忙的。但是正好借这个机会,就算了。”

    黎若婼看看他,撇嘴嘀咕:“随意,我不在乎。”

    容耀恩了一声:“不生气就好。”

    翻身过去给黎若婼拦腰抱着躺下:“还坐着干什么?床上给你坐的吗?床是用来上……不是,是用来躺的。”

    黎若婼用力抽他后背一下,耐不住他非得拉着抱着,干脆也没坐起,背对他不说话。

    容耀呵呵笑凑在她耳边:“说明你内心已经慢慢接受和适应咱俩情侣关系了是吧?这是好现象啊。”

    黎若婼手肘给他一下,突然疑惑转身看着他:“你故意的?”

    容耀皱眉:“我有病我故意的。一百种办法,我何必用这么自残的方式挨顿揍又博不到同情还容易被误会猜忌。”

    黎若婼疑惑:“到底怎么回事?”

    容耀不忿:“我还没说她呢,我问她不会联姻什么的。她说家里疼她随便她玩。结果突然冒出一个和她一样身份的官二代还是富二代还是官富二代,吃醋就给我弄去打一顿。后来被我解决了,我就回来了。我是无辜的。”

    黎若婼轻笑:“真无辜人家就打你?”

    容耀开口:“这个我倒是能理解。因为他占有欲很强,雄性生物不管是不是人都不许出现在韩糖身边。”

    看着黎若婼,容耀开口:“我也是这样的人。你身边任何男性我也不喜欢和你太近。”

    黎若婼恩了一声:“这么说我也要找人去打韩糖一顿?”

    容耀开口:“你去啊!去吧。不怕死你就去,等人家把你按住打的时候我是不敢给你报仇,最多就是帮你上药。”

    啪,又是一下。

    给他后背。

    容耀就只是笑,被黎若婼大眼睛瞪着……

    容耀凑上去要亲,被她躲开又背对他,只是容耀紧贴着她背后搂着她,她没再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