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荣耀的华娱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怎么处理
    “容耀。”

    “怎么样?查清楚了吗?”

    “……”

    “说话啊。”

    “恩?信号不好……”

    “我……”

    容耀在忙碌的时候,还是和黎若婼试图沟通。但玲玲给他看死了。黎若婼对他也视而不见。

    容耀无奈,也不太过逼迫。显然玲玲的做法是黎若婼授意的。

    容耀期间见了梁媚,梁媚对他当然没好气,但是容耀也详细解释了那天的事。梁媚表示能做到最大的信任,就是半信半疑。

    18岁他不小了。而且圈内都怀疑为什么韩糖突然罩着没有背景的他。知道那天正午保安碰了韩糖的人到底是少数。越传越广的是韩糖就是为容耀出头。

    而容耀只是一个孤儿,没有任何家世背景。被大他六岁的韩糖这么照顾。没人敢说,就更觉得这里面的事就是大家想得那么龌龊。韩糖和容耀有不可描述的关系,甚至或许是容耀为了获得发展而卖身。当然了,也是对他挑剧本有眼光的一种嫉妒吧?

    毕竟这一点没人怀疑是韩糖照顾,因为韩糖自己挑剧本都那么烂。谁会多想?

    可已经足够。

    你俩在一个酒店房间呆了一晚,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干吗非得在一个房间呢?睡觉各自睡自己房间不行吗?聊天还彻夜啊?有那么多好聊的白天不能聊?

    还喝酒?!

    这放谁说也没人信啊。包括容耀自己都觉得,推己及人,有人和自己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都年轻漂亮,还喝酒了,结果什么都没发生。他都不会那么确定相信。

    关键问题是这个事尤其是发生韩糖身上,就该谁不知道的。

    实际上也不可能有人知道。酒店不敢,韩糖身边人怎么会背叛她?而且目的是什么?根本不可能对韩糖有损害,只是冲着自己和黎若婼而已。

    所以在之后他一直等着韩糖电话。总想着什么事别都麻烦韩糖,但这次没有办法了。而且也是她必须帮忙。

    “信号不好。”

    容耀叹息:“糖姐你这奇怪的态度让我心一沉。”

    突然思考:“不是龙正辉吧?”

    韩糖那边愣住,随即失笑:“怎么会?他不至于的。再说他那么做不是帮我吗?”

    容耀不解:“帮你什么?”

    韩糖停顿下来没开口,容耀催促:“糖姐!说啊!!”

    韩糖呼出一口气,开口道:“是这样。的确是章橙说的那样,酒店问题,但不是酒店本身。一个小记者搞出来的事,但是知道是我,而且是这样的新闻,没敢播。本以为就算了,结果听说你和黎若婼同乘天闹纠纷,要解约。他以为给章橙,她也不敢爆出去。但至少能用来影响你们解约,多少可以换点钱。当然他不知道你和黎若婼的关系。”

    容耀想了一会,点头开口:“这么说……真不是章橙为了不甘心解约而搞鬼?可那个记者明知道是你也敢去找这样的新闻?他一开始不就不该盯着吗?”

    韩糖解释:“我也不可能真的一点新闻都不让媒体播。就包括我怎么捧都捧不红不都是媒体传出去的?我也不会见谁打谁。”

    容耀坐在那里,许久后开口:“那倒是简单了。可是其实没什么大用啊,毕竟这件事还是真实发生的。”

    询问韩糖:“糖姐你什么时候回来?帮我和黎若婼解释一下。她现在不理我,除了你当事人能劝一下,估计也没谁了。”

    韩糖犹豫:“我……我拍戏呢。好莱坞的戏,不是国内的。我没法搞特殊,你理解一下。”

    容耀皱眉:“糖姐。拜托了。尽快吧好吗?我真的……”

    韩糖沉吟片刻,突然开口:“好!!我尽快结束戏份,然后回来当面和她谈。”

    容耀笑着:“谢谢你了糖姐。”

    韩糖也笑:“没什么。对了……之前隐约承认过,你和黎若婼。现在我问一下,你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容耀开口:“也没多久,就是她拍克拉恋人的时候。然后后来在美国拍戏……反正大概就那时候。”

    韩糖那边沉默,半响挂断电话。

    容耀惊讶:“喂?!喂?!!”

    看着手机,信号真不好啊?!跨洋长途就这德行吗?

    不过也不多想了,反正该说的都说了。

    重新去找黎若婼,此刻是晚上。

    玲玲还是呆在客厅,开门都没让他进。

    容耀示意:“我说几句话就走。好吗?”

    玲玲犹豫一下,容耀挤进去:“我就说几句,不让你为难。”

    已经进去了,玲玲关上门,还是站在那里。黎若婼坐在客厅发呆,看容耀进来,就要朝卧室去。

    “我说几句。”

    容耀拽住她,黎若婼挣脱他手臂,抱肩看着一旁。

    容耀沉默,半响开口:“是这样。我和糖姐说了,她也很抱歉。她正在美国拍戏不好请假,但是她尽快安排,结束戏份就回来。当面帮我和你解释。”

    黎若婼一顿,看着容耀:“你让我见她?!”

    容耀叹息,看着黎若婼:“我知道,你不信我。但我觉得你该信糖姐。为什么?我小门小户出身,你可能觉得我容易做小偷小摸的事。但是糖姐的身份,如果她真的和我有什么。轮不到你。哪怕我想拒绝都难。你懂意思吧?”

    黎若婼语气一滞,轻笑开口:“是我耽误你们了?”

    容耀皱眉:“你这是在气头上说气话。她真和我有什么,而且当时咱们没确定关系是吧?轮不到你来耽误,在就把我拿下了。”

    “呵。”

    玲玲突然笑,容耀看着她:“你别笑。我这话真不是搞笑,我是实话实说。黎若婼就你,别说你。她想和你争的话,媚姐都拦不住。你觉得呢?”

    黎若婼看着容耀:“你这是逆向思维啊?”

    容耀扶着她肩膀,被她挣脱开还是扶着,最后倒是不动了。却不看他。

    容耀示意:“你看着我……你看着我!!!”

    黎若婼大眼睛看着他,容耀诚恳开口:“我是试图唤醒你内心对我为数不多但很真挚的信任。你最需要的是台阶。你知道我做事脾气不好,但我从来不傻不笨。我要是想和她一起,不喜欢你。我没必要后来还追你。我如果想劈腿,现在明星你以为普通人呢?开房去酒店?基本都去对方家里更保险啊。”

    玲玲突然开口:“他说的有道理。”

    黎若婼瞪她一眼,推开容耀:“等她回来再说吧。”

    容耀笑着:“好。她回来再说,我不打扰你。你也别气了先。”

    黎若婼关上房门没理会,容耀看看玲玲,迈步也出去。

    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