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荣耀的华娱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不算狗血吧?
    “若婼~”

    “……糖姐~”

    “呵呵,这么生疏啊?真信了?”

    “……”

    两人见面,就这样的对话。黎若婼只是打了招呼就低头不语。

    反倒是梳洗之后的韩糖,精神奕奕。

    示意黎若婼进来,容耀也要跟着的时候,韩糖皱眉推着他:“你还进来?”

    容耀点头:“好,好。”

    然后看着韩糖,目光示意:“糖姐,拜托了。”

    韩糖白他一眼,将门关上,只是最后对视的目光,容耀突然一愣。不知道是不是眼花,觉得她的眼神有点……不对。

    但转瞬就不记得了。

    那就是自己眼花,和小罗一起呆在另一个房间等着。

    “咔~”

    黎若婼疑惑回头,看到韩糖把门锁上。

    “糖姐?”

    韩糖开口:“今天不谈妥,谁也别走。”

    “呵。”

    黎若婼笑,坐在那没说话。

    韩糖拿出手机关机,示意黎若婼:“你手机带了吗?”

    黎若婼失笑:“不至于吧?”

    韩糖开口:“还是关上吧。”

    黎若婼一顿,也拿出手机关机,放在一边,然后看着韩糖。

    韩糖一愣:“哟,果然是我做亏心事了,现在都敢和我对视?大眼睛看着我。”

    黎若婼抿起嘴角:“糖姐,我想知道那一天,容耀说的是真的吗?”

    韩糖平静点头:“是。他的确不知道那一晚发生了什么……”

    黎若婼呼出一口气,然而韩糖突然开口:“但只是他不知道。不代表没发生。”

    黎若婼身子一颤,皱眉看着韩糖:“糖姐,你这什么意思?”

    韩糖轻笑:“字面意思。他睡了,我喝多了。至于是不是我俩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糖姐!”

    黎若婼起身。

    韩糖指着沙发:“坐,我才刚开始说。”

    黎若婼抿起嘴角坐下,直视韩糖。

    韩糖想了想,开口道:“我不知道怎么劝你,所以你自己问吧。我能保证,我说的都是实话。”

    黎若婼深呼吸,语气发颤:“还是你俩在一个房间的事。”

    韩糖点头:“他说的是真的。我说的也是。他没喝酒,但我喝了。早上起来的时候,我们就睡在一张床上……他好像没穿衣服。至于我,应该也没穿多少。”

    “糖姐!!”

    黎若婼瞪大眼睛看着她。韩糖开口:“我不屑说谎。你可以过后问他……”

    随即疑惑:“不对啊。他没和你说吗?我经纪人和我保镖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场面就是这样。我保镖差点要打他,当然最后肯定不会打的。”

    黎若婼慢慢坐下,咬着嘴唇,轻声开口:“糖姐。你说你不屑说谎……那你一直以来对容耀,什么想法?”

    韩糖沉默,半响笑着:“女人最了解女人。容耀自己意识不到,或者是装糊涂?”

    看着黎若婼:“很明显我喜欢他啊。只是朋友我不会做这么多。包括他让我回来劝你,哪怕我很难受,还要为了他解决问题去做出努力。”

    黎若婼沉默许久,揉着头发笑:“这么说……你们是……你们真的……”

    “即便是,也没什么吧?”

    韩糖皱眉:“我都没有追究,那时候你俩也并不是情侣关系。”

    黎若婼一顿,看着韩糖:“如果是这样,你为什么没有追他?反而任由他和我一起?”

    韩糖平静开口:“还是那句话,我的性格我的出身,不会做那种事。我明知道他心思在你身上,我不会那么没尊严去祈求。反而让他看轻。况且其实我还想着慢慢来,水到渠成最好。没想到他最后还是软磨硬泡把你追到手。我还能说什么?”

    黎若婼轻笑:“是我耽误你们,真对不起了。”

    韩糖摇头:“你说气话,嘲讽,至少今天这个房间,我不怪你。不追究。但我说了我不屑说谎,你如果这么说,我就直言。我倒不是觉得你配不上他,只是我觉得,我给他解决很多麻烦的源头都是你惹出来的。然后呢,他本来其实很有潜力,做艺人还是做幕后,可是总是围绕着你。很少想到自己。如果是我的话,我愿意牺牲自己,只要他开心就好。”

    停顿一下,韩糖开口:“你不觉得一模一样吗?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默默享受接受他付出的一切。你为他做过什么?除了一开始帮他解决官司,之后的事,你的发展,你遇到的所有问题,你拍的戏,红的角色,不都是他争取的?”

    看着黎若婼:“你不问我,我不会说。但我觉得不值。至少你们的感情不对等。”

    黎若婼看着她:“如果是你就对等了?你不也是号称为他付出一切都是他接受你的帮助?包括帮他说服女朋友解释误会?”

    韩糖笑:“我很传统的。女人对男人无私付出,做好他的后盾,不是应该的吗?当然现在的社会,女人地位很高。在家里在工作上都是。你能接受他这么对你,你们愿打愿挨。我没话说。”

    看着黎若婼,韩糖开口:“我从来也不是劝人的性格,不是他,这些事我懒得理会。所以我不多说,多说多错。我只说实话,我只听你问。”

    黎若婼看着韩糖,就看着。半响轻声开口:“我最后最后再问一次,你们那一天真的没发生什么?”

    韩糖皱眉,有点不耐:“小黎啊。你心态有点崩。这个问题还重要吗?不过无所谓……”

    韩糖看着黎若婼:“我从来也不会说我俩真的发生过什么。哪怕如果对方是他,我并不在乎。我只是描述事实,当天我们聊天。我喝酒,他没喝。不知道为什么,第二天早上起来是躺在一张床上的。然后呢,他衣服没穿,至少没穿太多。我好像也没穿多少,就被我保镖和经纪人一起进来看到了。是不是真的做过什么,我喝酒了,没印象。如果这么说你舒服一点,我倾向是没发生什么。但你希望我肯定回答,我没办法。容耀都没法要求我,他知道的,我最后说一遍。我喝酒了,他没喝。”

    “他没喝为什么和你躺在一张床上?!”

    黎若婼站起叫着。

    韩糖沉默,半响看着她:“你问谁呢?这个我没法回答啊。”

    黎若婼胸口起伏,脸颊红润。许久之后,指着门口:“麻烦把门打开。”

    韩糖过去将门打开,看着黎若婼:“我还是那句话,重点不在那天晚上。你好好再想想吧。”

    似乎听到这边的动静。

    容耀和小罗也出来了,疑惑看着黎若婼走出:“谈完了?这么快?”

    黎若婼看着容耀,迈步越过就走。

    容耀一愣:“喂你……”

    正好韩糖也在门口,看着黎若婼背影,没有说话。

    容耀询问韩糖:“搞什么?怎么聊的?”

    韩糖开口:“你问她吧。我不参与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说完关上门。

    容耀茫然揉着头,小罗提醒,容耀赶忙追出去。

    毕竟黎若婼不是自己开车来的,自己还要送她……

    然后到大门,看着她自己坐出租车,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