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荣耀的华娱 > 第二百五十章 必须的
    “我很严肃。”

    刘晓云开口,容耀点头:“是啊,我也一样。”

    刘晓云不理会,看着容耀:“你和韩糖昨晚上……”

    容耀皱眉:“是啊发生关系了。”

    刘晓云指着他:“你是认了是吧?没有什么喝醉又不记得之类?”

    容耀打量她:“不然我把细节和你说一下?”

    刘晓云嗤笑:“你别在这跟我贫。你承认就好说。”

    询问容耀:“是韩糖主动的吗?”

    容耀摇头:“她还抗拒来着。”

    刘晓云点头:“非常好。那么……”

    “有话直说!”

    容耀皱眉打断,见张强看过来,容耀瞪眼:“看什么看?!”

    容耀直起身:“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问我以后和韩糖是不是交往关系对吧?”

    刘晓云和张强对视,平静询问:“对。你怎么说?”

    容耀揉揉头,轻叹开口:“坦白讲我很乱,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刘晓云拿着抱枕砸他,但不是丢是砸,一下一下。

    容耀无奈后退:“你冷静点好吗?”

    刘晓云坐下:“我冷静?!我有你冷静吗?你很乱还能把事办了?办事的时候不乱是吧?!”

    容耀呵呵笑:“毕竟有经验了嘛。”

    “吗的!”

    刘晓云指着张强:“干他!”

    容耀哭笑不得:“不是,刘姐我发现你真的。对我的时候又打又骂,是真的打真的骂,脏话都说得那么顺口。”

    刘晓云冷笑:“对你就该就样。”

    指着容耀:“你别在那跟我臭不要脸!!韩糖惯着,我可不惯着你。你以为仗着韩糖不舍得逼你,大度和你表示无所谓不用在意,你就可以自在逍遥了?!就可以真的当什么都没发生?!我跟你说在我这不行!”

    示意张强:“在他那更不行。你最清楚张强不是普通保镖,他认识韩糖家人。你敢这么对他?!恩?!”

    容耀沉默,半响嘀咕开口:“我觉得她家里也未必能接受我这么个底层人和她谈恋爱吧?”

    看着刘晓云,容耀无奈:“刘姐你体谅我。我刚分手第二天你现在就让我找个女朋友确定关系。我心里,我再不要脸……”

    “我逼你啊?!”

    刘晓云询问:“是我逼你吗?”

    好奇看着容耀躲闪的目光:“这哪是第二天啊?!是你分手的当天晚上你就睡了别的女人!!你在这跟我说什么体谅?!恩?!”

    挽起袖子看着捂着脸的容耀:“你平时不是特别能说会道吗?给韩糖撩得飞起,为你什么都能做。怎么?终于出事了,想甩手啊。”

    容耀失笑:“你和话说的也太难听了?”

    皱眉看着她:“你是她经纪人吗?”

    刘晓云嗤笑:“我说得难听有什么关系?有你在,最羞耻最臭不要脸的肯定不是我。”

    容耀看着张强:“她说你呢。”

    刘晓云呵斥:“别晒脸!!!”

    容耀惊讶:“刘姐你有东北血统啊?!晒脸这词你都知道?”

    刘晓云忍着笑:“说正经的,你看着刚刚锁门了没有?今天不说通,你别想出去。”

    容耀叹息靠在一边不说话。

    刘晓云语气缓和:“容耀。你自己说的,黎若婼重新和乘天娱乐签约了。你俩已经真分手了。不管,我也不强求你做到抽刀断水是吧?藕断丝连,你也说分手才两天你就释怀,那韩糖也看不上你。但即便你混乱,可事真是你做的。别说韩糖白富美家里背景那么强,即便一个普通女孩,我看到……”

    刘晓云一顿,看看张强,对着容耀:“张强也不是外人。我说话不要脸一点,我看到床单血迹了。你真是渣男我现在都不和你费口舌,直接你就没命太夸张,肯定打你个半残。这样的情况你一点说法没有?你觉得别说我和张强这里,你自己过得去吗?”

    容耀皱眉叹息。

    刘晓云坐过去,拍拍他肩膀:“不闹。话说回来,没指望你马上接受韩糖,从心里。毕竟你和黎若婼我们身边人都听说见识过。感情特别好。尤其分手也是因为韩糖和你之前在米脂的事。怪谁不怪谁说出来没意义了。可是韩糖差哪啊?照比黎若婼?岁数大?四岁和六岁有区别吗?除了岁数,你说颜值,身材,更别说家世背景性格。”

    推推容耀:“记不记得你俩怎么认识的?你扒拉她你忘了?龙正辉你见到了,什么脾气?韩糖不但没说什么,反而因为张强打你还耐心细心带你去医院照顾,从此后帮你忙,给黎若婼安排戏拍。当时你自己跑得多累?黎若婼干脆被雪藏。你不能想想这些吗?”

    “我不是……”

    容耀坐起:“我不是说她不好。我是说……哎。”

    容耀沉默了。

    刘晓云反而安抚:“没事不急。你慢慢说,慢慢想。”

    容耀低头许久,看着刘晓云:“我是说啊,昨晚的确是意外,我认真的不是臭不要脸。我是喝多了,当然不是断片,我是说我刚分手心情不好,然后喝多了。就发生这样的事了。但是刨开这件事,我真的尊重她,但没有别的心思。然而我很乱在于,事情确实发生了。你说让我不管当什么都不知道,不用你俩打我骂我,我自己也做不到。可是你说让我就这么认了和她的关系,我都先不说我自己适不适应,对她不也是一种不负责吗?”

    “哎?”

    刘晓云摆手:“容耀我不是抬杠。但是我觉得你就不需要为她着想了。你就想你自己就行。”

    刘晓云抬手给他手臂抽了几下,凑到一边:“你还说你不是不要脸逃避?韩糖没这个意思,我用得着过来和你说这么多?再说不用我说这么多,你是装傻占便宜还是脑子有病?从认识到现在你真看不出来韩糖拿你只是当朋友吗?别说你俩差六岁,同龄的朋友她需要做这么多吗?有困难护着你,缺钱说一声就投资,就入股。”

    一直没说话的张强,突然开口:“用得着的时候就想起来过去蹭,用不着就装傻充楞当什么都不知道。容耀你真有点渣,我看不起你。”

    “喂!!”

    容耀看着张强,张强转身将锁上的门打开。

    对着刘晓云,张强开口:“该说的都说了。接下来他不装傻的话,就自己做决定吧。”

    刘晓云一顿,也坐回去:“是。其实逼你也没用,不装傻就好。其他的看你自己了。”

    张强看着容耀:“滚啊。”

    容耀失笑,半响点头朝门口走去:“你俩啊。给我记住。我特么要是真和她成了,你俩等着我小鞋亲手给你们穿上。”

    张强和刘晓云都笑,容耀叹口气出去,来到韩糖房间门口。

    敲门后,李铭开门,让他进去,自己出来。

    门关上,里面的事,自己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