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荣耀的华娱 >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下三滥
    “喂?若婼。”

    “妈?怎么了?”

    “你……你是不是得罪人了?”

    “哈?!”

    拍摄国民综艺的黎若婼,此刻因为综艺已经播出两期,本来就因为高雯和凤九人气极高,随着综艺播出,国民度更是大增。

    加上长得漂亮,又没黑点,演技还不错。

    简直好感度路人缘都是几何式的增长。至少微勃最直观,已经突破两千万,妥妥的小花。而且还在继续上涨。预测如果结束后,三千万是没跑的,甚至还会更高。直追梁媚。

    现在想想,真是感慨。

    以前还是自己想演戏,他劝着说要全方面发展。

    现如今自己已经不再那么倔强了,却已经是他不在身边很久,甚至不在娱乐圈的日子。

    造化弄人。

    然而来不及感慨,工作那么忙,也有了自己的团队自己的话语权。一切都更忙的时候,突然母亲来了电话,直接说出这么一句。

    什么情况?

    “妈你说什么呢?”

    黎若婼不解,此刻是在大里市要拍摄第三期,而且还有一部戏同时也要兼顾这么忙的时候,母亲这说什么得罪人?

    黎若婼母亲叹息:“家里突然来人,一通打砸。报警后抓到了,问为什么也不说。宁可拘留甚至坐牢。我们都不懂怎么回事,结果随后一个什么人过来,同我和你爸说。你得罪人了。让你去和一个叫什么?容耀的沟通。他不是艺人吗?还是你助理?你们现在分开了?他要报复你吗?”

    黎若婼惊讶:“容耀?!你是说那些人他指使的?”

    黎若婼母亲开口:“至少那个人是这么说的。而且表示不怕我们报警,那些人随便找的,都给钱了。可以顶罪。但是这只是开始,如果你沟通不好……若婼。”

    黎若婼母亲担心:“到底怎么回事啊?”

    黎若婼抿起嘴角,开口道:“妈,你和我爸没事吧?”

    黎若婼母亲无奈:“我俩没事。什么事都没有。而且后来来的那个人还赔了很多钱。说给我们造成麻烦了,不过这事的确不算完。主要是看你态度。”

    “我……”

    黎若婼茫然揉着头发:“我什么……”

    咬着嘴唇,黎若婼开口:“好。妈你先别担心,我打听一下,问问看。”

    随即还是不放心,黎若婼开口:“我会找人过去先保护你们。你们也先去旅游,等我都弄好再说。”

    黎若婼母亲询问:“那你还是心里有数吧?这到底……”

    黎若婼无奈:“我其实真不知道怎么了。而且即便圈内得罪人也不至于这样,还没王法了?”

    黎若婼母亲开口:“真的没有。因为人家不怕犯罪,人家打砸完了是自首的。现在还拘留,一点担心的意思都没有。更不想跑。那个男人说的很明白,每个人都给了一笔钱,咬死都不会和警察透露。而且只是入室打砸,没伤人没抢钱。而且就算是扛不住说出来,也没事。根本找不到幕后主使,也不怕暗中逼供。这毕竟只是普通案件……总之就是……哎我也说不清。”

    “好我知道了。”

    黎若婼此刻也有点紧张,示意母亲:“先这样。你等我一下。”

    挂断电话,黎若婼沉思许久,叫来玲玲。

    玲玲看着黎若婼脸色:“怎么了?”

    黎若婼摇头:“我妈说我家出事了。我得罪什么人,把我家砸了。人家还自首,根本不怕。”

    “哈?!”

    玲玲皱眉:“这么突兀这么嚣张?谁啊?”

    黎若婼看着她:“你觉得我像知道的样子吗?”

    只是犹豫一下,黎若婼开口:“但对方说是容耀。让我和他沟通。”

    玲玲眨眨眼:“不会吧?他都宁可退圈也不沾这些事,也不和你们联系。怎么可能呢?”

    黎若婼点头:“我也不觉得……”

    示意玲玲:“但总之你先帮忙雇两个保镖。然后去陪我爸妈旅游。”

    玲玲不确定:“不和媚姐说吗?”

    黎若婼想了想,摇头开口:“先别给她添麻烦了。我问问。”

    玲玲点头去办事,毕竟已经跟着她这么久了,不只是单纯助理那么简单。

    而等她出去,黎若婼拿起手机,但是犹豫一下。容耀已经换号码了,没有告诉她。她也没问。

    只能给汤宝打电话。

    “若婼?”

    汤宝声音传来,黎若婼开口:“汤宝。我妈和我说,我家里出事了。被打砸报警抓起来,然后还有人上门说,是容耀干的。”

    失笑开口:“这么吊诡的吗?他联系方式……”

    然而汤宝突然沉默下来。

    黎若婼表情凝固:“你怎么不意外?”

    皱眉询问:“你是知道什么?我真得罪谁了?容耀做的?”

    汤宝无奈:“怎么会?是谁也不会是他,他即便和你分开,多在乎你你知道的。”

    黎若婼沉默,半响开口:“那你还是知道。”

    汤宝一顿,开口道:“不是他,但估计和他有关。”

    黎若婼恩了一声:“你告诉我他电话,我给他打过去。问问看。”

    随即皱眉:“汤宝!你还知道什么告诉我啊?”

    汤宝叹息:“我……不知道怎么说。你和他说吧。”

    说完挂断电话,一个危信发过来,上面是号码。

    黎若婼看着开始输入,只是要拨打的时候,手指停顿一下,来回摩挲。许久之后,还是按了通话键。

    等待接通的时间,情绪复杂。

    尤其当接通后传来他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黎若婼一时没开口。

    “喂?”

    “哪位?说话啊?”

    容耀催促,黎若婼轻咳一声:“是……我。”

    容耀瞬间也停滞下来,不过还是开口:“是你啊……有事吗?”

    黎若婼深呼吸,随即开口:“我家出事了。”

    将事件又复述一遍。

    最后询问:“那个人,说让我找你沟通。说是为你做的。”

    黎若婼开口:“我想问问,怎么回事。”

    “你说什么?!”

    容耀语调抬高,莫名黎若婼想笑,就是熟悉的那个语气。

    “我?!”

    容耀开口:“大老远,退圈,在网吧,找人去你家,打砸?!”

    黎若婼无奈:“我也不知道。但我妈不可能说谎吧,而且对方就是点名指出你,这种事还用嫁祸吗?”

    容耀不解:“没报警吗?警察没问出来?”

    黎若婼开口:“没报警,他们打砸完就自首了。如今被拘留,是结束之后,一个陌生人上门,很客气的赔钱。但是说了这些话,而且表示这只是开始。如果我和你沟通不好,可能还有更麻烦的事。”

    随即疑惑:“他让我和你沟通什么?”

    容耀失笑:“我怎么会知道?”

    突然手机又来电话,还是黎若婼母亲。黎若婼皱眉:“我先挂断,一会再说。”

    没多讲挂断又接通,黎若婼母亲再次开口说了一些什么,黎若婼脸色难看,决定要当面找容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