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修真小说 > 玄海萍客游 > 第九十二章 故人已变
    欧阳玉!

    阎九一直淡然如水的表情,在这个一身黑衣的欧阳玉出现的那一刻,产生了一丝的波动。

    净亲王眼光毒辣,阎九突变的表情虽然只在一瞬之间,还是被他瞧进了眼里,问道:“阎少侠,你认识这个人?”

    “不认识。”阎九摇了摇头,微微一笑,说道:“只是觉得这个欧阳玉不简单。”

    净亲王点了点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呵呵一笑,说道:“以前总觉得,六品以上的高手便已经是一些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了,这一次父皇举办了这场武林盛世,才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原来世间高手如此之多,本王曾经倒是目光短浅了。”

    阎九嗯了一声,不再说话,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一身黑衣的欧阳玉,脸色平静,心中却是泛起了层层涟漪。

    欧阳玉,阎九是识得这个人的,更确切的来说,这个人曾经是自己的师兄。

    在阎九的记忆里,那是个很温柔的男人,总是一脸笑呵呵的模样,对谁都是那么的谦逊,善良到可以为了医治一匹重病的骆驼,三天三夜不曾合眼,最后还在这匹骆驼的坟前哭晕了过去。

    而在五年前,不知道因为什么缘由,欧阳玉单人单刀单骑,离开了非人间,从此渺无音讯。

    这次阎九初踏江湖,其中的一个目的,也是想寻找到有关于欧阳玉的消息,这个离家了多年的师兄,儿时最好的伙伴。

    没想到今日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欧阳玉竟然自己出现了他的面前。

    但是,阎九没有冒然相认,因为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不问世事的少年郎了,这半年多的江湖旅途,他成熟了很多,也稳重了很多,他知道,凡事都要考虑清楚因由后果,才能下手去做。

    阎九感觉欧阳玉变了,曾经那让人感觉如春风般的温暖气质荡然无存,有的只是不断从身体涌现出来的凌然杀气,他的眼神之中也再没有了一丝的温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厌恶,对这个世界一切的厌恶。

    阎九很敏感,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如今的欧阳玉,早已经不是当初他记忆深处的那个大师兄,大哥哥了,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而且现在的欧阳玉,十分的危险。

    华山派掌门岳青松,也从这个一身黑衣的男子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但是现在这个情势不容退缩,就算对方是已窥八品圣境的高手,自己也是要斗上一斗了,况且对方才是这个年纪,根本不可能达到那个境界的吧。

    只是一个有些武学天赋,狂妄自大的年轻人罢了。

    像是要个给自己骨气一般,岳青松在心里这般告诉自己,不过他的想法并没有错,这个大千世界之上,人口无数,根本就不缺天赋异禀的奇才,但是往往并没有几个真正能达到武学的至高境界,也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努力,只是因为这些天才们,都太短命了。

    造成短命的原因,就是他们那与生俱来的自信,太过的自信就演变成了狂妄,最后都年纪轻轻的,死在了自己的这份目中无人的傲慢之下。

    岳青松已经把这欧阳玉归类为了这种人了,呵呵一笑,带着一丝前辈的口吻说道:“既然小兄弟上台挑战,那我们就切磋一二,你出招吧。”

    “你先。”欧阳玉冷哼了一声,语气淡漠的有如毫无感情一般,说道。

    好狂妄的小子,岳青松脸上神色依旧风度翩翩,心中却是有气,既然对方这么不识抬举,那就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后辈吧。

    想到此处,岳青松轻喝了一声:“看好了!”

    话音一落,手中长剑陡然出窍,一道剑光亮起,仿佛划过漆黑夜空的流星,刺向了欧阳玉的咽喉。

    好慢啊……

    欧阳玉心中轻叹,这华山派的掌门,七品尊境巅峰的高手,原来也不过如此!

    欧阳玉的嘴角,上挑起了一抹轻蔑的弧度,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待岳青松手中长剑,已然要命中自己的那一刻,欧言玉腰间的的单刀出窍了。

    刀光亮起的那一刻,血光同样喷溅开来。

    没有人看清欧阳玉是如何出的刀,岳青松的一条右臂,还紧紧的握着长剑,但是却脱离了自己的身体。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岳青松捂着自己断掉的臂膀,跪倒在了地上抽搐成了一团,鲜血依旧不断的往外涌着。

    校场中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可以排在江湖十大高手之中,少林寺达摩院的首座遗空大师,那一直低垂的双目,都是睁了开来。

    好厉害的年轻人!

    遗空大师心中如此想着,到底达到了何等的修为实力?七品巅峰?已探八品圣境的门槛?还是已然真真正正的踏入了八品圣境这个层次之中?

    遗空大师没有看出来,黑衣欧阳玉方才的那一刀出手实在太快了,超越了极致的快,而且又是如此简单的至下而上的一刀,让人无法通过这一刀,来分辨出他的真正实力。

    此时此刻的净亲王,两条紧皱的眉毛几乎纠结到了一起,岳青松,七品巅峰的实力,虽然没有进入到八品的圣境,但是凭借着他的心思,净亲王已然把他定义为了一个可塑之才,是以后要重点培养提拔的对象,一定可以成为自己一个重要的战力的人。

    可是才刚刚做出了这个打算,自己的这个战力就让一个名不转经传,从来没有听过名号的家伙给废了。

    手断了,任你是如何的修为境界,也不可能再长出来了,以剑法见长成名的岳青松,可以确切的判断,从这个时刻开始,就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混蛋……”净亲王咬牙切齿的低声呢喃着,他有些心痛,毕竟这岳青松对他来说,可是一枚重要的棋子,这棋子如今还没有发挥出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就被人吃掉了,而他甚至都不知道,是谁派出的这个该死的黑衣小子,毁了他的这颗好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