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汉霸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张宁混进城
    张宁现在也同样一脸担忧,只是,她满脸都是淤泥,根本就看不出她的脸色。

    曲阳城要被攻破了,自己还是来晚了吗?

    张宁真的不太甘心,她真的不想看自己的二叔张宝就这样被官兵杀死。

    可是,现在她却又完全没有办法。现在的她,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杀啊!郭将军杀上城头了,弟兄们,快!”

    这个时候,官兵士气更盛,看着郭典已经率先杀上了城头,别的官兵更加用命往上攻杀。

    “传令,给另外三门攻城守军传令,就说我们郭典将军已经杀上了城头,让他们也马上出击,四面强攻!”

    “传令,着军营内官兵马上集结,赶来接应,这夜!城破在即!”

    另外还有一些军将在大声下令,马上就有官兵快马四出,前往各个城门通报他们的攻城情况,以及军营调动更多的人马前来。

    “可惜啊,现在二叔张宝手下没有几个可用的武将,也不知道能和郭典一战的武将在不在此处城墙留守……”

    张宁心里焦急,低声应着许二的话。

    事实上,在攻城战当中,攻上城头是一会事,是否能够在城头上打开局面,站稳脚跟才是最重要的。

    基本上,攻城战当中,攻方虽然困难,但是也并不是说完全攻不上城头。事实上,最为关键的,还是在攻上了城头之后,是否能够抵挡得住守城兵的拼死反扑。

    守城方,因为城头就这么大的关系,也不可能将所有的兵力都布置在城头上。更多的士兵,会布置在城内靠近城墙的军营之内,城头上一旦有动静,军营内的士兵马上就可以沿着内城的女墙,飞快的支援城头。

    所以,攻城方,他们所面对的,只是小一部份在城头上镇守的士兵而已。

    同样的,攻城方也因为城墙的宽阔度关系,也不可能一下子投入过多的兵力来进攻。像这样的一个县级的城池,哪怕城墙要比杨氏县的更高大雄壮一些,可是从一面攻城,派出两千人基本已经是极限。

    张宁在下面却是看不到城头上的真正情况了。只是听到城头上的战斗激烈,喊杀声惨叫声,有如山呼海啸一般。

    她只看到,从这处打开了一个缺口的城墙段,官兵正蜂涌而上,越来越多的官兵涌上了城头。

    张宁猛一横心,低声对两人道:“现在正是机会,你们敢不敢?如果不敢,就在此等候,如果敢,那么就跟着我一起,我们混进官兵当中,一起爬上城头。”

    “什么?”范墩眼睛一凸,有些心慌的道:“咱、咱们现在就跟着那些攻城的官兵一起爬上城头混进城里?这个……”

    “你不敢?不敢就在此等候,许二呢?”张宁又问许二。

    许二倒是跃跃欲试的样子,毕竟,他早前就想过要混进官兵的军营。他原本的职业就是抬棺人,胆子倒是要比做泥水匠的范墩大一些。

    “去便去,有什么不敢的?”许二毫不犹豫的道:“范老哥就别去了,他留下来接应一下我们。要不然,我们进了城后,都不知道是生是死,如果我们有了什么的意外,范老哥就回去给少主送信吧。”

    “这样……也好吧,那么范什长,你就留下来吧,你可以退回去,和余下的兄弟等着,都注意安全。”张宁想了想,同意许二的建议。

    “不,要留你留下,我跟圣女进城,谁说我不敢?”范墩不肯认输的道。

    “这是命令!”张宁却不容置疑的道。

    他们这些张宁所收容的黄巾兵,虽然都还没有正式见过刘显,但是张宁也已经跟他们说得很清楚,刘显是她的少主,也同样是他们的少主,如果他们做不到对刘显的命令绝对服从,不能视刘显为主的话,那么就让他们请便。

    他们现在吃的喝的,全都是刘显的,敢对刘显不敬,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现在他们都称刘显为少主。

    张宁对范墩说完后,马上就再沿着排水沟继续向前潜近。许二自然是紧紧跟随,范墩却只能喏喏的留下来。

    城墙之下,横七坚八的倒满了官兵,在死了的有摔得断胳膊断腿的,还有许多被砸得头破血流的、被滚汤烫伤的。

    死的自然死状可怖,但没死的也极其凄惨,他们倒在地上哭嚎呼痛,但这个时候,也一般没有人会第一时间救治他们,现在官兵的目标,也尽快冲杀上城头上去。要不然,他们这些人的死也全都是白死,伤也是白伤。

    事实上,以现在的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这里许多的士兵,就算还没有断气,但估计也救活不了。尤其是那些受了重伤的,在这战场上,也等于是死。莫说他们了,就算是一些轻伤者,因为伤口感染,也有可能不治而亡。

    张宁和许二从排水沟悄悄的慢慢的爬了上来。

    这个时候,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只有一些倒地重伤的,看到了他们两人从排水沟内爬上来。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得到这两个看不清样子的士兵是否是自己人。最多就是误会掉进了排水沟里去的。

    而那些重伤倒地的官兵,看到有人,他们只会求救,而不会呼叫示警。

    张宁和许二没有理会那些求救的官兵,张宁检了一把扑刀挂在身上,再检起了一面数十斤重的厚木盾。

    “跟紧我!”

    张宁单手提着厚木盾,冲向了一架正源源不断的有士兵冲上去的较为安全的云梯。

    张宁和许二都浑身散发着恶臭,但这也没有引起那些官兵的特别关注,因为这城头上早前泼下了不少滚汤,那些滚汤的味道也更臭。

    很幸运,张宁和许二顺利的登上了城头,因为这云梯上面的一小段城头,已经被官兵控制了。所以,她并没有遭受到头上重物的攻击,不过,旁边的城墙处,还有黄巾士兵侧身趴出墙跺,往从云梯上爬上去的官兵放箭。但张宁用厚木盾挡住了弓箭,有惊无险的冲上了城头。

    这一到了城头,张宁和许二都不禁一呆。

    因为城头上全都是人,密密麻麻都是人,都是在厮杀着的黄巾兵及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