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 > 第58章 脱相 家禽


    关上院门,麻敏儿朝爹小声道:“爹,晚饭很快的。”

    “爹不急。”麻齐风温和而语。

    麻敏儿问:“妹妹的药熬了吗?”

    “你郭婶来过,帮着熬了,也喂过悦儿了。”麻齐风回道。

    “哦,那妹妹好点了吗?”

    “热度褪了些。”

    “那就好。”麻敏儿松了口气。

    果真如郎中的话,小悦儿夜里哭闹的厉害,就算是麻齐风都没能哄住,闹得在看护棚里的郭李氏都听到哭了,她来了接手抱过悦儿。

    在郭李氏的怀中,小悦儿居然慢慢平静下来,要到天亮时终于累得睡去。

    麻敏儿过意不去,又帮不上什么忙,到小厨房擀了面条,为累了一夜的大家煮了一锅肉丝面。

    “大哥,把大平、二平也叫过来一起吃。”

    麻大郎点头去叫人。

    房间内,郭李氏歪坐在小悦儿身边,嘴里轻轻哼着哄娃声,手轻轻的拍着她,小悦儿在她安祥的哼曲声中终于安静的睡去。

    在郭李氏轻轻哼曲中,麻齐风坐在廊下门口,呆呆的看向远方,显得形影单只,此刻,他竭至不住的疯狂想念娘子。

    娘子,要是你在,肯定不会让女儿受惊是不是?你看我,多没用,害得女儿受了这么大一场罪,我……我……无能……我没用……

    麻齐风深深低下头,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如果不是为了怕吓到孩子们,他多想放肆的吼吼……

    小悦儿睡熟了,郭李氏有空抬头看看,铺着地板的小房间真心不大,连床都没有,人就睡在地板上,可是整个房间,有窗有门,窗子挂着淡青色绣花边帘布,窗下放了一张长长的条凳,凳子上放着一盏铜油灯,灯的另一端,居然还有一个小酒壶,却不是盛酒的,而是放了几枝野花,可真有情致。

    郭李氏又看向墙顶头,墙顶头放了两个很小的抖柜,还有一口大箱子,跟他们堆放不同,三个家什被放得错落有致,大箱子面前还放了张小凳,大概是一箱两用,平时合上时就做梳妆台了,看向地上,两个竹枕、软垫整齐的放在一排,竹枕上好像还画了什么草,真是好看。

    整个房间处处整齐干净,透出雅致。想到自己能用‘雅致’来形容房间,郭李氏既吃惊又感叹,不自觉的看向门口,麻家兄弟清秀瞿长的背影入了她的视线,是那样的俊秀,再低看看自己,一副粗砺的身板,一双如树叉般的手,还有粗糙红膛的脸……

    不知为何,郭李氏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自惭形秽,这样嫌弃自己,如果……如果不是悦儿啼哭不止,她……也许都没有机会进麻家的房间吧!

    对于现代人麻敏儿来说,卧室属于个人隐私,即便是患难与共的郭李氏,她都没有随意邀请过,况且还有父亲会绣活这样的秘密。

    平时,有人来,都是关上房间门,在廊下或是院子里招呼大家,除了自家人,确实没有外人见过他们的房间。

    郭李氏失落的起身,伸手拍了一下脸颊,振作起精神,挤出微微笑意,出了房间,站在麻齐风的身后,小声说道:“悦儿睡了,我回去了!”

    听到声音,麻齐风蓦然收拾起伤悲,转身立起,真诚谢道:“多谢郭家嫂子!”

    “你总是这样客气。”今天的郭李氏终于在客气中听懂了一些东西,突然明白,有些东西、有些人还真不是自己能想的,脸上笑意虽未减,但她知道,自己跟眼前的男人隔得太多了,那……那就跟付老爹他们一样,把他当东家吧,至于逃难路上的情份,就让它成为情份吧。

    麻敏儿听到声音,从厨房出来,朝走廊上的人招了招手,门口,麻大郎也把大平、二平喊过来了。

    一行人到了厨房间,麻敏儿说道:“眼看就要天亮了,大家都累了一夜,过来吃个早饭,回去睡个回笼觉。”

    郭李氏笑道:“回笼觉?”摇摇头,“得了,要真睡了,能被人骂死。”

    “怕什么,看谁敢骂!”麻敏儿漂亮的凤眼瞪得滴溜溜的,真是又娇又蛮,惹人疼。

    郭李氏没再次笑笑摇头却没有开口,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肉丝面,“太……太多了吧。”

    “吃吧,郭婶。”

    看着麻二娘真诚的笑脸,郭李氏没再客气,端着大白瓷碗、拿着筷子蹲到厨房门口吃了。

    “婶,你坐桌上吃呀。”麻敏儿把郭李拉进厨房。

    郭李氏有些不好意思,可也拗不过二娘的好意,看了眼对面。

    麻齐风温和的说道:“郭家嫂子坐吧。”

    郭李氏半抬屁股坐了下来,可马上又站起来,“我……我还是在外面吃自在。”说完又出了厨房,蹲到门呼拉吃起来。

    麻敏儿没办法,连忙去爹房间,拿了小几、小凳,放到厨房门口,“郭婶,大平哥,二平,坐过来吃。”

    大平、二平高兴的坐到小几边端着面碗吃起来。

    “真好吃!”二平吃得很欢,也不忘赞叹。

    “好吃多吃点。”

    “好!”二平笑嘻嘻的答道。

    大平伸手拍了一下弟弟,“这么大一碗还不够你吃的。”

    “够了够了……”二平调皮的回道。

    早饭过后,麻敏儿顶不住,回到房间睡回笼觉。

    麻齐风说道:“也好,你顺便看着妹妹点。”

    麻敏儿点点头,“我知道了。”

    过了好几天,小悦儿才从惊吓中走出来,大家总算松了口气。

    菜一天比一天长得茂盛,不像以前几天才能摘一次,现在两天就要摘一茬,由于麻敏儿帮爹接了祝寿的绣活,去送菜,只能大郎和麻敏儿了,而小弟和小妹再也不嚷着要跟着去县城了。

    麻敏儿暗暗皱眉,这两孩子不会落下心里阴影吧!唉……

    大儿、大女去卖菜,开头两天,麻齐风还担心,每次都迎到路口,发现女儿每天都拿着银子平平安安回来,松了气,放心让他们去,至于让女儿和儿子去,他还有点私心,他怕在城内被赌坊的人堵上,不去送菜也躲了这些烦心事。

    麻敏儿不仅仅是去送菜,还把家里的日常生活、开销安排的妥妥当当,小日子如芝麻开花节节高高。

    麻齐风家的小日子不紧不慢的朝前走着,麻家大家族的日子可不好过,听说姚大人送来的见面礼分过之后,不管嫡庶都分到了一些,虽然不多,但云水镇就这么大,消费水平有限,他们也过了一段滋润的日子。

    可只出不进,就算金山银山也经不住消耗啊!

    听说嫡子有家仆,分到田让家仆种了,庶子可就没这么好了,他们可能也有仆人,却是每家只有一两个,根本不能种田,他们把分到的田佃了出去。

    有的佃给了本地人,有的佃给了流民,总之都做上了小地主。小地主?怕是没这么容易做吧!

    这一天,麻敏儿和麻大郎两人再次去军营送菜,见到了十多天未见的章年美。

    “章大哥,好久不见啊!”

    章年美一身风尘仆仆,双眼疲惫,对麻敏儿的问候也显得无精打彩,“嗯。”军事上的事他也不好讲。

    “章大哥是不是累了,赶紧回去休息吧。”

    章年美点点头,仰头打了个哈欠,“管事没为难你吧。”

    “没有,没有……”麻敏儿笑眯眯的说道:“我有章大哥罩着,他们对我们客气着呢。”

    “那就好。”章年美再次打了个哈欠,“老妹啊!”

    “哥,啥事?”

    “这几天哥劳累过度,没什么胃口,能做点吃食给我哥吃么。”章年美可怜巴巴的说道。

    麻敏儿问:“章大哥想吃啥样的呢?”

    “我也不知道。”章年美皱皱眉。

    麻敏儿看了看天,这段时间,太气是热,但早晚已经分了,还是很凉爽的,想了想说道:“要不,我试着做两个,看你喜欢吃那种?”

    “行,要快,哥累得不行了。”章年美边说边带着准备要出营地的麻敏儿回到厨房,跟大厨说了两句,趴到小桌上就要睡,“做好了,叫哥。”

    “好咧,章大哥。”

    劳累过度,没食欲,麻敏儿见马上就要中午了,想了想,索性给他们备了一顿午饭用的菜,又做了两道开味的小吃食。

    “大哥——”

    “大妹,啥事?”麻大郎问。

    麻敏儿回道:“你到医馆买些沙参、红参,山药、黄精、枸杞,要是有冬草夏草更好。”

    “哦!”麻大郎知道妹妹喜欢在汤里放些参、枸杞,也不问什么,连忙出去了。

    “小娘子,你买这些做什么?”雷大厨不解的问。

    麻敏儿回道:“章大哥说他比较除疲,没什么味口,我用些中药熬汤,帮他们用食膳调理一下。”

    “就是贵人们吃的那种食膳?”

    “呃……差不多吧。”

    雷大厨感兴趣极了,连忙入下身段给小娘子打下手。

    麻敏儿做了两道带酸味的菜,红烧醋汁鸡翅,糖醋排骨,浓油赤酱,开味十足,又怕过于重味,又灼了大白菜,清炒白合虾仁,凉拌了油麦菜。

    拿了被厨师丢带的大鱼头,麻敏儿说道:“雷大叔,帮我处理干净,还有这鱼肉能帮片一下吗?”

    “你要这干嘛?”雷大厨心想,这些都是收泔水的穷人要的东西。

    “等一下,大叔就知道了。”

    雷九虽不情愿,但知道这个小娘子来自京城,菜式上有两把刷子,点点头同意了,在雷大厨片鱼、处理鱼头时,麻敏儿去看了看放在清水里炖的鸡和鸭,正想问问哥哥什么时候回来,麻大郎回来了。

    麻敏儿赶紧清洗中药材,然后分别放到鸡汤里,做了一道冬虫夏草鸡汤、一道双参鸭(沙参、红参,还有一些少量的配材)

    汤已经全部调配好,余下的就交给时间,麻敏儿又开始做另一道吃食——凉皮,没味口时,这东西最能解口了,又凉又滑,不要太好哟。

    舀面粉,将面粉以及一小撮盐混合搅拌均匀,加清水调成粉浆,然后不停的揉搓粉浆,形成沉淀,准备一小碟油,在锅内刷上一层油倒一大勺粉浆,让粉浆晃动铺平后到差不多厚,太薄没嚼劲,太厚又没口感,要厚薄差不多。

    锅里提前烧一锅开水,把摊好的面糊放入热水锅里开始蒸凉皮。盖上锅盖,全程大火,约1-2分钟,表面冒大泡就,盖上锅盖在闷半分钟到1分钟就好了。

    出锅后在表面再刷一层油,提前准备好一盆凉水,把蒸好的面皮罗罗放入凉水中冷却。一张一张地做凉皮,直到粉浆全部用完将晾凉的凉皮叠起来切成条即可凉皮制作完成。

    配上调制好的烧头调料,一碗清凉爽口的凉皮就做好了。

    雷大厨偿后,赞不绝口,“清爽,有劲道,好吃。”

    麻二娘笑笑。

    雷大厨也跟着笑笑,“小娘子,你……我可都学会了,我……”

    “大叔,美食就要跟大家分亨才有意思。”麻敏儿毫不介意。

    “小娘子,你不怕我抢了你手艺?”雷大厨问出心中疑问。

    麻敏儿回道:“同一样东西,不同的人做,口味千差万差,我可不怕抢手艺。”

    “哈哈……”雷大厨大笑,“对,小娘子说得对!”

    最后两道菜,一个是酸菜片鱼汤,一个鱼头豆腐汤,整个厨房内弥漫着香气,酸酸甜甜,让人不知觉的流口水。

    章年美根本没要人叫,就闻着酸爽鲜味醒过来了,“妹子,妹子,赶紧给老哥来个最好吃的。”

    麻敏儿怕其他菜烫到猴急的他,给他来了碗凉皮,“给,章大哥。”

    章年美果然猴急,连忙刨到嘴里,“好吃,好吃,爽口。”三两下,一碗凉皮就倒下肚了,“再来一碗。”

    “章大年,还有好多好吃的哟!”

    “啊……”章年美朝条案上看过去,长长的条案摆了一溜排,乐得眉毛直动,“赶紧给小将军和先生端过去。”

    “是,章将军!”雷大厨马上吆喝小厮给将军上菜。

    章年美端着碗走到条案前,“妹子,那些菜是留给我吃的。”

    麻敏儿道:“章大哥,每份菜都有几份,你挑一份呗。”

    “好的,好的!”章年美食指大动,疲惫被美食一扫而光,边吃边说,“去武关剿寇,几天几夜未睡好、未吃好,老子差点挂了。”边说边塞了酸菜中的鱼片到嘴里,“没刺,又嫩又滑,好吃。”

    原来是去剿寇了,怪不得胡子拉茬一副逃难的样子,麻敏儿微笑倾听而不多话。

    几块鱼片下肚,章年美又道:“奶奶个熊,这次终于杀上二樵山,抓了不少行凶作恶的小头目。”

    “章大哥好厉害。”

    “那当然。”章年美得意的挑眉,伸手抓起鸡翅就啃,大概嫌油腻,连忙夹了几筷子凉拌油麦菜,“好吃。”

    “章大哥,留点肚子喝些我熬的解乏汤。”

    “在那里?”

    小厨子听到章年美找烫,连忙揭开汤锅,舀了一碗端到他面前。

    “这么烫,等会。”章年美看着冒热气的汤,刚想嫌弃,“咦,里面红红的是什么?”

    “苟杞子。”

    “这不是下火温补的药嘛。”

    “是啊,你身体疲惫,用它们补补正好。”

    “哈哈……”章年美大笑,“还是有个妹子好,有个妹子好。”

    厨房这边吃得不亦乐呼,将军营账内,军医正在给夏臻抹药膏,抹好后,也不用布裹:“小将军,皮上油层被盔甲磨得厉害,要想好得快,还是让他们透透气,不要包扎。”

    “嗯!”夏臻看向自己的磨皮伤口,眉都不皱一下,淡然回道。

    田先生心疼的叹了口气,这孩子,为了乘胜打击流寇,大热天,战袍近十天没有脱,皮就差烂了,抬起眼,英勇当然要,可是……不说了,连想都不知道怎么想。

    田先生再次叹了口气,也许在时间中,小将军的棱角会被磨圆吧!

    贴身小厮晓文进来,“先生,厨房要开饭,你看……”

    田先生看向夏臻。

    “没胃口。”夏臻想也不想就说道。

    晓文挤出笑容,“厨房的人说,这次菜是那个京里来的小娘子做的。”

    田先生两眼一亮,“传饭。”

    晓文悄悄看了眼自家将军,发现将军没吭声,那就是默认了,连忙高兴的往外吩咐传饭上菜。

    不一会儿,圆圆的红木桌上摆了七八道菜,还有两道汤,有红肉绿菜,食物的香气瞬间飘满了整个小厅。

    “将军,先生,厨子说先吃一小碗凉皮开开味,然后再吃菜喝汤。”上菜的晓文提醒道。

    田先生点点头,“嗯!”

    晓文把凉皮碗从放置井水的小罐中拿出,“在井水里镇过,将军,先生请用——”

    “下去吧。”

    “是,先生!”晓文退了出去,小厅内只有先生和小将军。

    “子安,过来吃吧。”没人时,田先生叫了夏臻的字。

    夏臻会到餐桌前,端碗拿筷,皱了一下眉,低头吃了一口,顿了一下后,头再没抬起,一直到吃完一小碗。

    田先生见小将军吃进东西了,紧着的心松了下头,抬头看看瘦得都有点脱相的小将军,这孩子……唉……

    悄悄收回目光的同时,田先生又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每道菜都偿了偿,“果然是京里来的小娘子,这菜式就是比翼州吃的精细,清淡中不失鲜美,浓酱中不失滋味。”

    夏臻面无表情,每样菜也夹了一筷子,偿过后,停了筷子。

    “子安,是不是胃不舒服?”

    “嗯!”

    “唉!”田先生放下筷子,站起来帮他盛了碗鸭汤,“我看这里有参,喝点缓和一下胃。”

    夏臻又喝了些田先生给盛的温补鸭汤。

    见他喝了小半碗,田先生微笑道:“小将军,这次剿了武关的流寇、强匪,那边应当清静了。”

    夏臻小口的喝汤,两眼眯眯不知想什么。

    田先生继续说道:“姚大人那边向皇上调粮调种,我们这边剿匪寇,翼州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太平了。”

    夏臻突然抬头,“赏——”

    田先生愣了一下,怔眼看看夏臻,突然转头叫道,“晓文,赏小娘子。”

    “是,先生。”

    田先生转回头,又抬了眼,笑眯眯的低下头,伸手拿筷子吃饭。

    跟上次一样,麻敏儿在厨房沾光吃了一顿午饭,门口,推板车来的牛大宝夫妇当然也跟着吃了一顿大餐,施春月低语道:“宝哥,这是俺吃过的最好吃的菜。”

    牛大宝悄悄朝厨房内看了看,“没看到嘛,这是给将军们吃的东西,我们跟着小东家沾光了。”

    “对,对,跟着小东家沾光了。”施春月道,“没想到,小东家的手艺这么好,烧得跟仙人似的。”

    “那是当然,人家可是京里贵族的后代。”

    “那倒是。”

    晓文亲自到了厨房,雷大厨连忙迎上来,“晓将军,你咋来了。”他可是小将军的贴身小厮,可不一般。

    晓文朝厨房内看过去,“那个小娘子呢?”

    “你说麻二娘啊!”雷大厨现在算是服了,亲切的笑道。

    “嗯,将军说要赏。”

    “哦。”听到打赏,雷大厨不免酸了一下,不过马上调节过来,我已经偷师了,下次做的好,说不定就赏我了,转身叫道:“麻二娘,小将军找你。”

    麻敏儿正在墙角看活物,正想问雷大厨那里有卖鸡的,她准备买些家禽回家养,一方面有得吃,又一方她想到了堆肥,这次种菜、种稻第一次,地里肥力可能被用了,她得用牲口、禽物的粪便发酵做肥,这样下一季才能有好收成。

    听到叫声,她起身,“雷叔——”

    “小将军找你。”

    “哦!”不知为何,麻敏儿本能的有些抗拒,不想去见,倒不是被他吓到了,而是觉得对方的气场跟自己并不在一个频道上,不想有过多接触,不过现在可不是自己不想接触就能不接触的,不仅军营是他的地盘,就算整个翼州,那也是人家的地盘,自己算那颗葱。

    章年美吃饱喝足,“走,哥带你去见小将军。”

    “多谢章大哥。”

    “跟哥客气啥。”

    小娘子离开后,雷大厨见麻二娘蹲过的地方,想了想,逮了几只鸡鸭鹅,还有两只小灰兔,对小伙计说道:“让那两个推板车的带给麻二娘。”

    “是,大厨。”小伙计连忙办事去了。

    再次见到夏臻,麻敏儿没想到他瘦得这么厉害,面上颊骨都看出来了,胡子大概刚刮过,还有青茬印,不知为何,来之前升起的厌恶之心有些淡了,他是吓到妹妹了,可是……刚才在厨房里听到章年美说过几句剿匪的事,也许,他也不易吧。

    “将军——”麻敏儿规规矩矩的给他行了一礼。

    “嗯,菜做的还可以,晓文,赏银。”夏臻的话说得一字一板,根本不像一个十七岁的少年。

    “是,将军!”

    “多谢将军!”

    田先生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刚才我喝了你做的药膳汤,滋味真不错。”

    麻敏儿笑道:“今天的火候不够,要是从早上炖到晚上,那汤会更有营养,更滋补。”

    “喔,竟是这样?”

    “是,先生。”麻敏儿说道:“我已经跟雷叔说了,告诉他怎么炖汤,怎么放药材。”

    “好好好!”田先生连连点头,都知道自己想什么了,好一个玲珑透剔的小娘子。

    “将军,先生,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麻敏儿面上笑意盈盈。

    “嗯!”

    章年美笑道,“我去送送小娘子。”

    田先生挥了一下手,意思随意,余光中,发现小将军跟往常没区别,可又有些区别,区别是什么,感觉到他身上的刺不知不觉顺了下来。

    原本颓丧疲惫的章年美吃饱喝足后瞬间有了精神,“老妹,明天来不来送菜?”

    麻敏儿回道:“不来。”

    “那什么时候来?”

    “两天后吧。”

    “哦。”章年美有些失望,“我还想吃你做的凉皮呢,真好吃。”

    麻敏儿笑笑:“雷叔也会做了,你要想吃,让他做。”

    “他刚学会,做得肯定没你好吃。”章年美哼道。

    “雷叔可是专业厨师,只会做得比我好。”

    “得了吧,我不想听。”章年美不满的瞅了眼,“门口送到了,我不送了,你路上小心点,要是有人找你麻烦,你报我的名号。”

    “章条子?”

    正想打哈欠的章年美双眼瞪得圆溜溜,“你敢叫我绰号?”

    “哈哈……”麻敏儿笑着跑开了。

    “给我站住……站住……”章年美声大脚未动,“臭丫头,胆儿肥了!”嘴上却是忍不住的笑意,为啥小丫头叫我的绰号这么有意思呢!

    军营外不远处,牛大宝夫妇正等在那里,“咦,怎么有活禽?”

    “小东家,是那个雷大厨给的。”

    麻敏儿挠了一下鼻子,这么热情好客?想了想,肯定是因为几道新菜谱的原因,那就收下吧。

    “牛叔,牛婶,我们回去吧。”

    “是,小东家。”

    怀里揣着银两,看着板车上的活禽,麻敏儿又去街上铺子里买了家里要用的东西,乐滋滋的回家了,走在路上,她想,又半个月过去了,该给相帮人发工钱了,银子有进有出,还真不错。

    早上出门时,女儿就提醒了,麻齐风做绣活前,跟大郎把工钱算好了,放在箩筐里,就等女儿回来发了。

    麻敏儿回来时,路过每一家门口都通知他们到她家小木院领工钱。

    听到领工钱,谁人不喜,个个欢天喜地的跟着板车过来了。

    “东家,给这么多,莫不是算错了?”施老爹手里的铜钱足足有一贯。

    麻敏儿笑道:“施老爹,你要嫌多,那你还回来一些。”

    “哦!”施老爹伸手就要扯了串铜钱的线头。

    “哎哟喂,老爹,你当真呀。”麻敏儿笑得乐不可支。

    麻齐风瞪了一眼调皮的女儿,连忙制止施老多,“老爹,别听二娘瞎说,这些都是你们家该得的。”

    “我们家?”

    “嗯!”麻齐风道,“你家来人做工,二娘都记了工时,我按工时结了钱,大郎你把老爹家谁谁该得多少报一下给老爹。”

    “是,老爹!”

    麻大郎把老爹家的工钱报了下,然后把清单给了施老爹的大孙子施大鹏,“大鹏你跟学了记数,你回去报给你爷爷听吧。”

    “好。”施大鹏害羞的接过清单。

    施老爹高兴极了了,有钱拿,大孙子还学到学问,就差掉眼泪。

    “施老爹,天要下雨了,赶紧带你大孙子回去吧。”

    “多谢东家,多谢东家。”

    “别谢了,赶紧回吧。”

    施老爹高高兴兴的转身走人,发现小女儿小女婿没动,“你们咋不走?”

    “老爹,他们工钱还没结,当然不能走。”

    施老爹惊讶的问:“啊,你不是说我们家人都在我这里吗?”

    “那是你施家的,并不是牛家人的。”麻敏儿笑道。

    “啊……”施老爹蒙的可爱极了。

    “赶紧回家吧。”

    “哦。”

    第二家结的是付老爹,祖孙二人也结了近五百钱。

    付老爹也说,“东家,我家是不是也结多了?”

    “付老爹,没有,没错。”

    “可我家就一个劳力啊,我咋能拿这么多呢?”付老爹不好意思的说道。

    麻敏儿回道:“老爹,小有人虽然小,可是事做的不少啊。”

    “啊,小有也算一个劳力啊?”

    “那是当然。”

    付小有听说自己算一个劳力,高兴的挺起小肚子,“那是……”

    “哈哈……”众人被付小有逗笑了。

    付老爹低头抹了抹老眼,没想到穷图末路竟有这等境遇,竟把日子过下来了,而且越过越好,祖孙二人手拉手回去了。

    第三家郭李氏家,算了二个半劳力,算了近六百个铜钱,也是客气了一番,好不容易才肯收下铜钱。

    最后算得是牛大宝妇夫,他们两口子既下田,又在棚子里看地,又帮推板车,啥活都肯干,两口子也得了二个半工钱。

    “东家,不成不成,我们两人平时就得了东家不少吃食,不能再多拿半个人的工钱。”

    “这是对你们辛苦的奖励。”麻敏儿说道。

    牛大宝连忙拒绝:“那也不成,我们跟着小东家去军营,时常能得吃一口好食,这半个劳力钱就不要给了。”这一段时间,牛大宝夫妇的面色、身量以肉眼的速度滋润起来,不再干枯瘦瘪,终于有了成年人该有的气色。

    ……

    不管麻敏儿父子怎么劝,牛家夫妇就是不多要。

    “那这样吧,爹,先给大宝叔存着,等过年时再一次给。”麻敏儿只好先帮他存着。

    麻齐风点点头:“嗯,那就先帮存着。”

    “可以先存在东家这里?”牛大宝眨了下眼。

    “嗯。”麻敏儿点点头,“你放心,我不会贪了你们的辛苦钱。”

    牛大宝连忙道,“我不是怕东家贪了我们的钱,而是……”他转头看向婆娘,“月娘,要不我们就先拿点吃食铜子,其余存在东家这里?”

    施春月想也不想,连忙道:“那敢好,就放在东家这里。”

    “你们不拿回去添些衣服什么的?”麻敏儿有些不解。

    “不用不用……”牛大宝夫妇齐齐摇手。

    麻敏儿觉得有些怪异,不过既然钱要放在自家,这怪异也算不上不好,“好吧,大哥,给牛叔记账。”

    “好的。”

    “你们存多少?”

    “存五百钱。”

    “好。”麻敏儿拿出一百五个给他们夫妻二人,余下的帮他们存好。

    牛大宝夫妇拿到钱千恩万谢的走了。

    “我怎么觉得他们这铜钱拿得沉甸甸的呢,好像并没有多少喜悦,怎么回事?”麻敏儿小眉头直皱。

    麻齐风摇摇头,“你呀,别乱猜,或许他们夫妇老实不会表达。”

    “也许吧。”麻敏儿伸了个懒腰,“终于发完了,我家口袋的银子也空了。”

    “没呀,大妹,我们还有十几两银呢?”

    麻敏儿瘪了一下嘴,“这里可有爹的绣活银子,还有别人的打赏,田里的出产,居然只能一进一出,这可不好呀。”

    麻齐风宽慰女儿道:“家里柴米油盐酱醋,衣服鞋饰都有,吃了上顿不愁下顿,已经很好了。”

    麻大郎说道:“大妹你忘了,你还买了农书、笔墨纸砚,这些可费不少银子呢。”

    “好像也是!”麻敏儿笑道,“菘菜还要卖一段时间,估计还有进项,还有蔓菁(萝卜)到时腌制起来,也能卖不少钱,其余胡荽、莴苣等也能卖一段时间。”

    “就是,所以你别担心了。”

    麻敏儿说道:“不担心,就是我明天准备去市集买家禽,怕是要费不少钱。”

    “我们都不会养,要不就先不买?”麻齐风想了想说道。

    麻大郎跟大妹看了农书,摇头道:“爹,要买的,要不我们的田需要堆肥时,无肥可堆。”

    “不是有青草嘛?”

    “冬天可不好堆青草。”

    “哦。”

    “爹,你别担心,家禽,我会让付老爹和郭婶他们帮着养,他们都懂的。”

    麻齐风笑笑:“爹倒真像个娘子了,只会绣活,不懂田里之事。”

    “爹,可不要小看你的绣活,也是养活一大家子的。”麻敏儿连忙安慰爹。

    “哈哈……”麻齐风被女儿一本正径的话逗乐了,心酸的心总能被女儿在不经意间治愈了。

    麻敏儿说道:“爹,既然雷大厨给了鸡鸭鹅,我们也不吃了,继续养着,用来堆肥养田。”

    “好,爹随你们两个。”

    麻敏儿说:“爹,我想明天继续去买些回来,听说小的不好养,我们就买大的。”

    “行,都听你的。”

    “嘻嘻,爹,那明天我跟大哥把付老爹和施老爹带上,让他们给我们参谋。”

    “嗯,这最妥当了。”

    “就是我们家的银子又要少了?”麻敏儿瘪起小嘴。

    “不怕,用了,咱们再挣。”麻齐风突然豪情说道。

    “爹说得对。”麻敏儿高兴的赞同道,她发现他爹没有之前那么消极低沉了,真好!

    第二日,麻敏儿和麻大郎带着付、施两位老爹去县城买家禽又是一通忙碌,意外的是,他们居然买了一头小毛驴,这可不在计划之内,但她觉得有必要。

    施老爹看着九岁的娃就决定买了近五两的毛驴,叹得回来跟老伴唠叨了半夜。

    “你说,那有孩子这样花钱的,五两啊,可是咱们一年的收成。”

    施大娘说道:“你别叹了,东家跟我们这些泥腿子可不一样。”

    “再不一样,那也是五两啊!我的亲娘咧,我得不吃不活存几年……”

    施大娘翻了个身,说道:“怕是现在不要几年就能存上了。”

    施老爹先是一愣,马上高兴的咧嘴,“对,对,不错不错,跟着东家干,咱们家以后一年怕是也不止五两。”

    “这不就结了。”施大娘嗔道。

    “哈哈……想不到村里来了个贵人,真好,真好啊!”施老爹做美梦去了。

    几样家禽分给了三户人家帮忙养,都是农人,看到这些家禽高兴的不得了,“大旱灾,不要说家禽了,就连人都……”郭李氏又高兴又感叹。

    “郭婶……”麻敏儿知道逃亡路上,她遇到过流寇吃人。

    施老爹岔开话:“小东家,这些家禽怕不是翼州的吧?”

    “老爹说得没错,我听人说,是南方过来的。”麻敏儿回道。

    施老爹说道:“我就说嘛,翼州干这么久,连草根都被拔吃了,那来东西养它们。”

    “老爹,那现在……”

    “粮食是没有,不过草已经长出来,小东家放心,养得活。”

    “多谢老爹。”

    “小东家客气啥,拿你家铜钱,替你家做事,天经天义。”

    麻敏儿笑笑,这话她爱听,“我听说鹅是看家好手,这几只鹅每家两只,让他们帮你们看护田地,让你们省点力气。”

    “二娘,我真想跟你说呢,没想到你都想到了,你咋啥事都懂啊?”付小有一副你是京里大小姐不应该懂农事的样子。

    “哈哈……”麻敏儿大乐,“当然是多看书,多向农人学习啦。”

    “书本上真有怎么种田?”

    “嗯。”

    “可那些人不是最看不起种地的泥腿子嘛。”付小有瘪嘴说道。

    麻敏儿轻轻摇摇头,天朝上下五千年,直到进入工业社会,农业依然是国计民生中最重的第一产业,看不起农人?那是自欺欺人。

    麻敏儿笑道:“我去镇上找申叔,让他帮我的小毛驴做个简易车厢,大家都去忙吧。”

    “我陪你去。”付小有欢脱的笑道。

    “好呀!”麻敏儿高兴回道。

    郭大平也想陪二娘去,但他性格闷,说出付小有说的话,见小有随随便便说了,二娘又简简单单答应了,心头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转身去打理家禽。

    郭李氏看了眼跟去的小有,又看看自家两个儿子,咋两个还抵不上一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