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大唐皇子 > 第六十三章 再战法海
    李恪的神通果然强大,法海驱动法力,居然没能把脸上的痰清除掉。

    这黏痰拉着扯丝,擦着摊面儿,法海念咒施法,衣袖擦抹都没有去除。

    法海怒火焚烧心头,双眼中的火焰犹如实质,他口诵真经消弭心火:“须菩提!忍辱波罗蜜,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是名忍辱波罗蜜。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佛经从法海口中念诵出来,小青却觉得四周充满火气。

    另外一边,李恪欲破除紫金钵封印,放出白素贞,他的施法受阻。这封印神秘莫测,有种伟力让李恪无法打破。他的所做作为,反而没有白素贞在里面冲击有效。

    李恪打开乾坤百宝囊,把紫金钵扔进去,催动法力,用乾坤百宝囊的炼化宝物的能力压制紫金钵,辅佐白素贞冲破禁锢。

    “魔头,找死”。法海原本并不担心李恪能破除封印,此宝非凡,非寻常人所能碰触。

    但法宝突然失联,让他惊恐,他抬头却见李恪手上没了紫金钵,他也感应不到紫金钵的去向,顿时惊慌失色。

    这紫金钵乃是佛门重宝,是佛祖赐下的无上法器。

    法海运转佛门神通,他头顶生光,慧彩冲天,脚踩金莲,横空而来,他的拳上佛光无限,带着死亡的威胁。

    李恪把紫金钵投入百宝囊,隔离开与法海的联系,三方合力,白素贞终于破开法宝,李恪一抖百宝囊,白素贞从百宝囊中滚落出来。

    面对迎面横击的法海,李恪祭出百宝囊,金元宝蓦然出现,横在李恪与法海之间。

    当

    法海避无可避,一拳砸在金元宝上,恐怖的拳浪袭来,李恪被拳浪重袭,倒飞八仗。

    法海更惨,倒飞出去,他努力压制胸口逆血,只是终究难以忍受。

    噗

    法海吐血,这金元宝特殊,非寻常法宝可比,人心之中,对财富的认知越深,对金钱的见解越重,这金元宝就越重。

    人之一生,全在一心。法海心中的金钱见解很深,他是佛门大能,又是金山寺的重要高层,对应佛寺的经营有非常深的了解,他的心中,对金钱的认知大于他的力量,所以这金元宝他无法撼动分毫。

    他这一拳有多重,反弹之力就有这么多重,就像当初李恪面对青蛇大王。

    法海翻身腾空,欲从空中袭击,李恪手指金元宝,横向拦截,他心思沉稳,时刻留意法海,金元宝始终把他与法海隔开。

    法海仰天狂怒,这种感觉太蛋疼了,明明李恪实力不强,他全力出手,一击而亡,却因为这一件法宝让他无法近身。

    “阿弥陀佛,魔障你不过是仗着法宝逞威,何不出来与我一决胜负”。法海口宣佛号,心中思索破这法宝的办法。

    这话怎么感觉好熟悉?旋即李恪并不多想,他看着法海大笑道:“法海你这话说的呱噪,也不嫌害臊,我有这法宝,如何不能用。

    要我说,你不过仗着头脑比我多几年经验,有本事你把头砍下来,本王马上收起法宝和你一决雌雄”。

    法海语结,无话可说,作为修士能活到今天的,谁也不是傻子,李恪也不是冲动之人,言语诓骗,绝无可能。

    “多谢仙君相救”。白素贞走到李恪身边行礼。

    “白姑娘不要客气,是本王的分身连累白姑娘了,本王给白姑娘赔罪”。李恪眼睛时刻注意法海,分神一缕和白素贞交流。

    “凤凰山的事,是我自愿,千心宴太过残忍,我也不忍见之不救”。白素贞解释,他对李恪充满好奇。

    法海愤怒的看着李恪和白素贞聊天,他无法突破这金元宝,心中对这金元宝的贪欲更盛,如此法宝必须掌握在他手中。

    法海虚空盘坐,他决定跟李恪耗上了。常言道: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前日防贼。他就要看看李恪有多大精力跟他耗下去。

    “白姑娘伤势如何?”李恪询问白素贞。

    法海一个举动,李恪大概就明白他想做什么。法海是要和他比耐性。

    而且还是只有法海能坐,而李恪只能干瞪眼。

    人常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法海就是惦记上李恪,他可以随意休息,随时偷袭,李恪却要时时刻刻提防。

    “我等妖族体魄强大,身体的伤势已经无碍,就是法力有所损耗,需要恢复”。白素贞检视自身,他被法海偷袭的内伤,已经靠强大的妖族身体恢复大概。

    “请白姑娘恢复法力,本王为你护法”。李恪看着法海,他不可能坐以待毙,这并不是他的世界,人在剧情中,处处充满危险。

    白素贞点头,盘膝在虚空中恢复法力。

    法海盘坐虚空,闭目养神。

    李恪眼睛一转,心中一动,猿仁从体内钻出来。

    “去骚扰他”。李恪指着大海。

    “嘻嘻”。猿仁踩着火云飞到法海高空。

    “秃驴,你已经被俺包围了,不要负隅顽抗,一切的反抗都是没有意义的”。猿仁趴在火云上,露着小猴脑袋看着下方的法海。

    法海抬头打量了猿仁两眼,继续闭目养神。

    猿仁回头看李恪,见李恪没有反应。

    “秃驴,看俺神通”。猿仁从火云上爬起来,屁股一扭,裆下猴毛分开,小鸟探出头来放水。

    法海理都没理会,因为他没有感到任何法力波动。

    “下雨了,哈哈哈”。猿仁大笑欢呼。

    吼

    法海感到不对,仰天一个狮吼功,将猴尿吹散。

    “孽畜”。法海豁然起身欲先擒下猿仁。

    猿仁直接跳到金元宝上,让法海无奈。

    僵持半天时间,白素贞睁开眼睛:“仙君,我的法力已经恢复,仙君有什么计划?”

    “本王与他决战,希望白姑娘从旁策应”。李恪认真的看着白素贞。

    李恪与法海实力有巨大差距。他有信心通过神通拉平实力的缺口。

    出其不意,说不定还能沾到便宜,若有白素贞在旁策应,对法海也是一种威胁。

    “仙君放心,我会伺机而动”。白素贞把雄黄宝剑提在手中。

    李恪点头,收起金元宝。

    “南无阿弥陀佛,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皈依我佛,跟老衲回去诵经念佛,洗清罪孽”。法海看到李恪收起法宝,笑容挂在他的脸上。

    “秃驴,想要本王皈依,打过我再说吧”。李恪声音低沉,他心中的怒火在此刻爆发。

    “执迷不悟,老衲便度化了你”。法海手挥禅杖,体内放射金光,褶皱的老脸变得平坦,双目如狼似虎。

    “神通,法天象地,变”。李恪口中喊到。他身体瞬间拔高六丈,他还可以变得更大,不过那会无法和法海战斗。

    白素贞侧目,这是传说中的斗战神通。她的师门神秘,有许多上古记载,其中这门法天象地乃是三清的秘传神通,与盘古一脉相承。

    “金身法相”。法海大惊,他只道是佛门有这种神通,若要修炼非常困难。

    非大毅力,大福缘者无法修成,这凡间野修,如何得到这门佛法神通。

    “法海”。李恪的雷音如九天神雷,他抬起脚,像山岳一般,凌空踩向法海。

    法海浑身发毛,这一脚被踩中,不死也残。他脚踩金莲,飞上天空。

    轰

    李恪一脚跺在湖中,原本的岛屿彻底消失,湖水掀起无边巨浪向岸边涌去。

    湘湖像是发了天灾一般,商铺林立的两岸,瞬间被湖水打碎。

    李恪拳法神威,一拳挥出,狂风嘶吼,他庞大的拳头似个星辰坠落,带着狂暴的气息砸向法海。

    法海脚下金莲浮现,被李恪拳法追着打。他心口狂怒,道:“魔头,你莫不是以为老衲破不了你这神通,看我佛门神功”。

    李恪不语,张开吞天大口,喷水神通施展。

    法天象地之下,他这大嘴真如大海倒悬,天河决口,无量巨水,汹涌而下。

    法海神通尚未来的急施展,就被大水冲走。他如同滚地冬瓜,在水中浮沉。水火无情,何况是人为施展的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