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大唐皇子 > 第九十三章 夜袭敌营
    薛仁贵趴在枯草中,他双目审视这远处的敌营。

    哨卡懈怠,军纪涣散,营帐散乱,这处营帐要么是个陷阱,要么就是敌军主帅没长脑子。

    从薛仁贵的观察来看,这高句丽的主帅应该是没长脑子的蠢货。

    微风中传来肉香,高句丽的士兵在煮肉,连普通士兵都能大块吃肉,这并不是说敌军待遇好,而是他们进行了抢掠,只有抢掠来的肉食放不住,才会让普通士兵也能分享。

    敌军应该和先前遇上的那伙抢掠者一样,不知道大唐已经出兵,所以军营才会如此懈怠。

    薛仁贵带着护卫,小心绕高句丽的军营查探,绘测出一个简易的地形图。

    留下哨马监视,薛仁贵带卫兵回到五里外的一个矮坡下。

    “将军,军粮”。薛仁贵刚下马,有人递上饭食。一个铁盆,里面用凉水泡着面饼。

    因为是潜伏行军,军队禁止烟火,所以就连薛仁贵也喝不少热乎水。

    薛仁贵喝了口凉水,直接下手捞起飘在铁盆锅里的面饼,塞到嘴里大口咀嚼。

    薛仁贵皱眉,从出征到现在,一直都吃这种面饼。刚才探查时闻到肉味,现在在吃这面饼,异常难咽。

    薛仁贵一手拿着简易地图,一边硬往嘴里塞面饼。

    敌营北高南底,西边陡峭,东面两面平坦,不过有条大河,选营者应该是只考虑到夜晚的北风。

    薛仁贵仔细研究地图,我若选在此处扎营,应该如何设防,薛仁贵饭吃到一半,手拿石块要在地上画起来。

    北面坡缓,骑兵从此处袭营,冲击起来必定势若雷霆。

    “报,将军”。有哨兵来报。

    “何事”。薛仁贵抬头,他脸色微寒,被打扰思路让他很不高兴。

    “禀报将军,裴将军奉苏将军命令,前来增援”。哨兵说道。

    “快请”。薛仁贵说道。他放下手中的石块,快步迎接裴行俭。

    裴行俭骑马过来,看到薛仁贵后跳下马背,远远的拱手说道:“恭喜薛将军立下第一功”。

    “裴兄弟不要笑话我,区区千余杂兵,岂能算是军功”。薛仁贵拱手回礼。

    尔后说道:“若说军功,我这里倒有一个消息,若办成了,必定是大功一件”。

    “哦,薛大哥快给我说说”。裴行俭眼睛一亮,他年龄最小,正是爱炫耀较劲的时候,听到有军功心中顿时活泛起来。

    “来来来,裴兄弟你看”。薛仁贵拿出简易地图,指给裴行俭。

    “这是我亲自探查后绘制的地图,离此地五里路”。薛仁贵将探查到的消息讲给裴行俭。

    两人根据信息进行讨论。

    许久后,做出决断,薛仁贵道:“好,裴兄弟回去调兵布置,寅时三刻袭营,我在此处埋伏”。

    “薛将军留步,小弟这就回去准备,此战不容有失”。裴行俭上马离开。

    寅时三刻,裴行俭心情激动,他强制让自己冷静,军队悄无声息的潜行,越晚被发现,袭营的成功率越高,他小心前行。

    他太小心了,或者是高句丽太大意了,当裴行俭接近到离军营还有八百米的时候,他们居然还没有发现。

    裴行俭止住兵马,八百米不近不远,刚好让骑兵跑开。

    杀!

    裴行俭命令士兵上马,举起长槊,指着敌营大吼。

    杀杀杀

    骑兵开始发力,越奔越快,直到势如奔雷。

    “怎么回事?”高句丽的士卒茫然。

    “袭营,唐军袭营了”。有突然绝望呐喊。

    高句丽的军营瞬间乱做一团,士兵四处逃窜。

    “杀,一个不留”。裴行俭狂吼。

    “杀光他们”。裴行俭一边冲击放火,一边大吼,大吼即使壮胆也是骇敌,扰乱地方这心志。

    “不好了,将军,唐军杀来了”。士卒闯进帅帐,哪知高句丽的将军醉的跟死猪一样,搂着一个女人昏睡。那女人到是醒了,但已经被外面的惨叫惊呆。

    那士卒摇晃两下将军,不见将军醒来,再听外面,杀生震耳,他一咬牙,那还管什么将军,翻出几件将军的藏宝,窜出帅帐逃跑。

    “快跑啊,唐人杀过来了,快逃命啊”。高句丽的士卒炸营,被裴行俭驱赶,向东面逃跑。

    “降者不杀”。裴行俭喊到。

    “来人,抓个舌头问问帅帐是否有假”。裴行俭一早就盯上地方帅帐,命一个神射手盯着,见人出来就射杀。

    刚才射杀一个士卒,却迟迟不见地方将领出来,裴行俭疑惑。他心中想,难不成地方设了疑帐。

    “报将军,这家伙说,没有疑帐,不过他们将军昨晚吃醉了酒”。卫兵回报给裴行俭。

    “有这等事”。裴行俭惊讶。

    “你们几个,用长枪划开帅帐看看,注意安全”。

    “喏!”

    裴行俭的几个卫兵,从几个方向划开营帐,里面确实没埋伏,一个男人睡在毯子上,鼾声如雷。旁边一个吓傻得女人,张着大嘴却发不出声音。

    裴行俭走进营帐,看了看这敌方的将军,说道:“多抓几个人,过来认认,我还是觉得这不能让人相信,还有刚才跑出去射死的那个人,拉另一边,也让他们认认”。

    袭营成功,裴行俭安排一部分人看押俘虏,收拾尸体,轻点物质。他带着另一部分人追杀逃兵。

    高句丽的士卒往东逃,三里外有条河,河上的木桥已经被破坏,他们只能沿河往下逃。

    “放箭”

    薛仁贵下游等候,他在一处地形狭小处埋伏,一侧是峭壁一面是大河。

    早已经张弓等待的士卒听到命令,箭矢瞬间放出,落雨一样的箭矢致命,没穿甲胄就跑出来的士兵顿时死去大片。

    “啊!救命”。有人中箭,顿时哀嚎。

    “有埋伏,救命,救命”。有人茫然哭喊。

    “逃啊,快逃啊”。

    “不要杀我,我投降,不要杀我”。有人跪在地上哭喊。

    一边是峭壁,一面是大河,有人选着跳河逃跑。河水湍急,水中传出几声惨叫,再无声息,吓得后面的人不敢跳河。

    “降者不杀,降者不杀”。埋伏的士兵大喊。

    “我们投降,不要杀我们”。越来越多的人跪地投降。只到无人站立,薛仁贵派人下来收编战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