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网游小说 > 吾乃游戏神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围猎场之变
    兰凯斯特城郊,贵族围猎场。

    作为特地为贵族们所搭建的围猎场,除了种类丰富的猎物之外,自然还有相当精巧别致,而且十分牢固的小木屋作为歇脚的地方。

    因为环境不错,风景优美,加上有巡弋队常年巡逻保证猎场中没有魔物,所以即便是在狩猎季以外的日子里,依然会有一些贵族带着家眷来这种地方游玩踏青。

    木屋只有一个门,平常卫兵们把守和望风起来非常方便,但现在却显然是另外的一种情况。

    “妈妈,我怕……”

    小女孩缩在自己母亲的怀里瑟瑟发抖。

    “格温多琳,别害怕,你爷爷肯定会派人来救你的。”温婉的贵妇轻轻抚摸着自己女儿的头,一遍又一遍地安慰着她。

    在木屋原本是门的地方,此时却塞进了一个硕大的脑袋。

    ——那是一张同时兼具着鱼类和人脸特征的可怕头颅。

    贵妇自小接受贵族教育,也熟读过兰凯斯特民俗学者撰写的魔物图鉴,对于兰凯斯特附近出没的魔物都了解一二。但她却从不知道这附近还有着这样的怪物。

    人脸鱼头颅上那两颗像灯泡一样微微凸起,且能够三百六十度自由转动的眼睛此时正死死地盯着屋内仅剩的几人。

    之前有士兵看到它被卡在了门框上,还以为失去了行动能力,想要借这几个机会戳瞎怪物的眼睛,然后将脑袋切下来反杀对方,结果却被这种怪物吐出一道水流,直接卷进了口中。

    那坚韧到可以轻易防御利刃劈砍的重甲,在这种长着类似人类牙齿的怪物口中,却和糖豆没什么区别,那个可怜的士兵只惨叫了一声,便被咀嚼地咔咔作响,变成了一滩夹杂着铁块的肉糜,没一会儿就被它给整个吃了下去。

    有几个士兵忍耐不住被怪鱼注视着所带来的巨大压力,整个人都崩溃了,他们觉得自己必死无疑,甚至想要在临死前尝尝贵妇和她怀里那个兰凯斯特城正统继承人的滋味,结果却被贵妇身边两位剑术高超的女仆护卫给杀死,成了怪鱼的食物。

    在这之后,整个小木屋的气氛就变得越加绝望了。

    虽然它确实非常牢固而且十分精美,但因为没人会在这里过夜,所以小木屋里食物和水的储备并不充足。

    更加麻烦的是,周围并不是只有一条人面怪鱼。

    在她们逃进小木屋的时候,周围至少还有六七条这样巨大可怕的怪鱼!

    贵妇并不清楚这些怪鱼的攻击方式,但是从它们的牙口来看,应该是以杂食为主,贵妇觉得自己甚至能够听到外面有鱼在啃食木墙的声音。

    老实说,光凭所谓‘结实的木墙’并不能让人放心。

    再加上木屋最后的出口被怪物堵住,这几乎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同时贵妇很清楚,现在兰凯斯特的城主考林夫也陷入了人手极度短缺的情况,如果不是这样,考林夫也不至于冒着得罪人的风险,去找那些大教会,强行让对方派遣圣教军帮忙清理掉周边的沼泽鱼人。

    就算我死在这里,至少也要让格温多琳逃走……

    想到这里的时候,贵妇再一次对于小木屋连个逃生密道都不留的设计感到深恶痛绝。

    “你们把剩下的水和食物都分了吧。”贵妇看哭累了的格温多琳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的样子,这才对自己的两位女仆护卫说道:“吃完之后好好休息一下回复体力。待会儿直接打破墙壁,选择一个没有鱼怪的方向逃跑!”

    “那您呢?”其中一个女仆发现对方并没有提到自己,不由担心地问道。

    “我跑的太慢了,跟着也只是拖累你们……还不如由我来引开它们的注意,你们只要能把格温多琳救出去就行了!”贵妇已经下定了决心。

    格温多琳的父亲、也就是考林夫的儿子因为纵欲而猝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但有着无数夜风流的他显然在某方面有着些许缺陷,以至于除了格温多琳之外,连一个子嗣都没有。

    而老考林夫一辈子都只娶了一个女人,同样只有他儿子一个孩子,并没有其他血缘。

    因此如果连格温多琳都死在这里,那兰凯斯特城最后就会完全落入瓦尔拉帝国皇室的手中。

    “可是……”那位女仆显然不想抛下自己的主人。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鱼怪的嘶鸣声。

    贵妇脸色一变,她对这种声音印象深刻,这是鱼怪们找到猎物后发出代表着兴奋的声音。

    莫非是兰凯斯特的救援真的到了吗?

    不,这边根本没有发过求救信号,兰凯斯特那头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

    另外因为这边是有驻军的贵族围猎场,所以兰凯斯特扫荡沼泽鱼人的军队,以及那些乱七八糟的圣教军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被鱼怪发现的,大概是因为不认识路而无意中闯入这里的普通人吧。贵妇立刻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抱歉,我们都已经自身难保,没办法救你们了。她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妈妈?”被惊醒的格温多琳看了眼自己的母亲。

    “不要怕,格温多琳。”贵妇只能努力安慰道:“不要怕,很快就会结束的。”

    然而鱼怪的嘶鸣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那样平静下来,反而越发高亢起来。

    随后战斗的声音也逐渐从外面传了进来,似乎是有什么人从远处一路打了过来。

    有刀刃劈砍在鱼怪身上发出的那种金铁相交的刺耳声响,也有神术或魔法造成的剧烈爆炸,鱼怪愤怒的嘶鸣和人声喝骂夹在其中,使得战斗的感觉异常激烈。

    两个女仆护卫拿着剑也想出去参与战斗,但却被堵着门的鱼头死死盯住。

    同时外面的情况也十分不明朗,她们就怕自己一旦破墙而出,那边已经解决敌人的鱼怪过来将贵妇和格温多琳也吃掉。

    又过了好一会儿,外面终于再次安静了下来。

    “是哪边赢了?”女仆护卫向自己的同伴问道。

    “应该是鱼怪。”另一个女仆护卫神情阴沉:“你也知道这些鱼怪多么可怕……猎场近五百人的驻军连求救信号都来不及发就全军覆没,跟随主人的那些城卫兵精锐同样也没有反抗的机会就被全部杀死……”

    鱼怪不仅力大无穷,而且身上的鳞片就和铁甲一样,普通的攻击甚至都没办法破防。

    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能够和鱼怪缠斗那么久的,绝对是超过两百人的精英军团。”

    “不能是超凡者团队吗?”刚才提问的女仆护卫忍不住问道。

    “你肯定没有接触过超凡者吧?那些非人的怪物们组成的团队是非常可怕的,应该能够更快地解决掉这些怪物,不会纠缠那么久。”被问的女仆摇了摇头,叹息道:“而如果是精英军团获得了胜利,应该会有欢呼声才对……可现在外面却一片安静,所以肯定是鱼怪们赢了。”

    她的话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就连贵妇都忍不住点了点头,觉得她的猜测并没有错,并且觉得要脱困的话,只能靠自己。

    忽然,堵着门的鱼头张开了嘴巴,发出刺耳的嘶鸣声。

    这个变故令屋内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就在她们以为这头鱼怪想要强行挤进小木屋内来的时候,它的眼睛和嘴巴里却迸溅出了大量的汁液,那宛如灯泡般看起来有些可怕的眼睛逐渐浑浊了起来,脑袋在摇摆了一阵将木屋的门框给挤压破碎成一地木屑后,终于像是精疲力尽那样垂到了地面上,没了生息。

    两位女仆护卫对视了一眼,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可没等她们走上前去试验一下这头鱼怪到底是在装死还是真的发生了什么怪事的时候,鱼怪的身体却逐渐变得透明起来,接着整个脑袋连带着外面的身体都消失不见,只余下了由鱼鳍进化而来,有些类似脚爪的四个漆黑器官还留在原地……

    “这是怎么回事?”不仅是女仆们,就连还算是见多识广的贵妇也没有见到过这种情况,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一个比起格温多琳稍微大一些的男孩子从门外跑了进来,在看到她们四人之后愣了一下,又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喊:“穆法沙大叔!屋子里面有人!”

    接着一个沉稳浑厚的男声问道:“什么人?猎场驻军吗?”

    “不知道,是女的!”那个男孩回答道。

    “那个是啥颜色?”

    “黄的!”

    屋内的四人面面相觑。

    她们不由得相互打量着其他人,心里都充斥着同样的疑问:自己什么玩意是黄的?

    不过并没有留给她们太多思考的时间,外面那个成年男子就走了进来。

    贵妇在见到对方的那一刻,身体就紧绷了起来。

    她曾经给考林夫城主收拾书桌的时候,在一份调查报告上见到过这张脸!

    那是经过城尉官们千辛万苦地调查,查到有可能杀死了尼格拉尼亚男爵的那个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