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神豪 > 第四十五章 留下(求推荐)
    从程越喊来店长,到马文迪满头大汗,其实只有短短几分钟时间。

    刚才还意气风发的马文迪,此刻已经失魂落魄。

    潘毛毛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竟一反常态的温柔。

    关心的问道:“文迪,发生什么事了?”

    马文迪低下头,看着正一脸疑惑望向自己的潘毛毛。

    呼吸越来越急促。

    突然目光坚定下来。

    猛地转身,撒腿就往店外跑去。

    潘毛毛傻了眼。

    其她几个女生也都看懵了。

    店长正在查看服务生的手机信息,发现马文迪想要逃走,连忙指向门口方向,对侍应生们喝道:“拦住他。”

    可哪还来得及?

    几秒钟的功夫,马文迪已经冲出了店外。

    不过跑了一个还有一个。

    陈扬帆想跑已经来不及了,被两个侍应生连同中年服务生三人按在地上。

    “别,别抓我,不关我事啊,我就是个来蹭饭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人家什么都没问,自己先招出来一半。

    就这么点胆量,也敢来诈骗?

    店长跟程越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拨打报警电话。

    他希望程越能等等警察,到时候帮忙作证。

    程越义不容辞。

    重新在座位上坐下。

    李美娜立即贴上来:“程越,到底怎么回事?你们特么的刚才都说了什么?”

    看了这么长时间哑巴戏,几个女生早就心急死了。

    就连童幼昕也一脸期待的样子。

    程越干咳两声:“其实吧,这两家伙是骗子。”

    “骗子?”

    “不可能吧?”

    “带绿水鬼,穿阿玛尼,还会说法语的骗子?”

    “这也太高端了吧?”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他怎么骗咱们的?”

    潘毛毛不愿相信。

    马文迪是她真心看好的男人。

    帅气,优雅。

    爸妈在法国做生意,是个有品位的富二代。

    潘毛毛家虽然有点小钱,但她爸是做小额贷款,在很多地方上不了台面。

    她特别希望能找个马文迪这样的有气质的男朋友。

    所以哪怕人都已经跑了,她还是希望能帮他平反。

    程越本来觉得潘毛毛应该是个特随便的女生,他不太喜欢跟这种脏兮兮的女生交流,可是看她那期待的样子,竟怀疑是自己错怪她了。

    其她人都没有说话。

    虽然她们都知道马文迪既然逃跑,肯定是因为犯了事儿。

    但潘毛毛的疑问也是她们的。

    程越轻叹一口气。

    解释道:

    “其实,那绿水鬼是假的。阿玛尼虽然是真的,但Collection是成熟休闲系列。”

    “在法国,欧洲,意大利,等其他国家,几乎看不到年轻人穿这个系列,大部分都是穿Emporio Armani或者EA7,因为这两个系列在国外都很便宜,而且是专门为年轻人所设计。”

    “如果他真的经常去法国,不应该会买到假表,更不该连基本的穿搭都搞错。”

    “所以我当时就认定,他们九成是假装的富二代。”

    “故意接近你们这种有钱人家的千金,再串通店里的服务生,带你们过来吃饭的时候,用顶级珍藏红酒的价格,卖给咱们几杯垃圾。”

    “如果今天你们付了账,过会儿自然会有人退给他们多余的钱。”

    “至于以后。”

    “如果毛毛你真的跟他交往,他肯定还会找各种借口问你要钱。”

    “例如:他为了拒绝家族联姻,被家里限制了消费。”

    “没钱生活,日子过得很可怜。”

    “而且人家的认识是富二代,不可能去外边打工。”

    “所以问你借钱也就合情合理了对吧?”

    程越一口气把自己的分析全都说出来。

    听的众女生一愣一愣。

    长这么大,她们还第一次碰到这种事。

    潘毛毛这暴脾气,当场就骂开了。

    “妈个蛋,敢骗老娘,瞎了你们的狗眼。”

    上前就是一顿乱踹。

    陈扬帆被人按在地上,想躲也躲不开,嗷嗷惨叫:“不管我的事啊,是马文迪干的,我就是来蹭顿饭吃,啊啊~别踹了,唔~。”

    一颗红牙从嘴里崩出来。

    这潘毛毛下脚也忒狠了。

    ……

    十五分钟后。

    警察来了。

    询问了一下情况,把陈扬帆和那名中年服务生一起带走。

    店长对程越表示感谢。

    既然是发生在他店里的事,无论如何他都逃不开责任。

    他让人推来一件红酒。

    亲手捧起其中,递到程越手中。

    “程先生,这是我从家乡带来的红酒,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你是我在大国最交心的朋友,希望以后能经常看到你的光临。”

    双手递上,以示尊重。

    程越没有装逼的说算了。

    笑纳道:“就算你不邀请,我也会经常过来的。”

    酒标以黄色为底,上方可见一块灰色图案,

    图案下面隐约可见两三行字。

    (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拉菲古堡正牌】

    虽然不是一些收藏年份,但也起码值个五位数。

    ……

    周围还有正在用餐的食客,看到这边发生骚乱,一个个全都好奇的看过来。

    店长跟程越告辞。

    然后去吩咐侍应生,让他们将店里发生的事情解释给客人们。

    程越一手提着红酒,对几位女生问道:“各位姐姐,已经九点多了,咱们回吧?”

    本来还想去玩游戏机的,这么晚肯定不能去了。

    潘毛毛今天经历了人生中最短的一次恋爱。

    心情十分不爽。

    也不管法餐馆里不能大声喧哗,吆喝道:“走,回去继续喝,妈个蛋的,明明我是受害者,凭什么那黄毛店长要把酒送给你?”

    潘毛毛指着程越问道。

    都失恋了还不忘红酒。

    程越只好把酒给她:“给给,给你行了吧?”

    “算你有眼力。”

    潘毛毛自己开车。

    程越叫了个代驾。

    两辆车在宿舍门口停下。

    程越本来要继续回宾馆住,可是潘毛毛死活不让他走。

    这里没人懂红酒,只有他会喝。

    想走也可以,先把酒陪好了。

    虽然今天是潘毛毛这一生中最短的一段爱情,但是对她的打击却比以前的许多感情都要沉重,好不容易碰到一个以为是真命天子的男生,结果特喵的是个骗子。

    这么大的打击,必须得喝酒。

    还得喝醉了才行。

    程越被她缠的没办法,童幼昕这傻妞也不帮他。

    没办法,他只好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