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世子在线求生 > 第287章 本是草包
    陆封安第二日一早,又早早上朝去了。

    如今朝堂形势不稳,皇帝急的嘴角上火,这段时日又病了一回。

    二皇子不知道从哪里请了个天师回来,说是已经两百多岁,精通炼丹。

    谁都知道是二皇子哄骗陛下的,可陛下偏偏就是信了。

    他如今这个身子只能寄希望于神明。

    陆封安一大早又在御书房前候着了。

    内侍搀扶着季大人进了宫,宋大人裴大人,还有京中一些德高望重的老臣都在御书房外。

    “陆世子。”众人瞧见陆封安都点了点头,陆世子能文能武,说起来也是朝中一大幸事啊。

    如今不是陆世子制约十王,只怕朝中局势越发不稳。

    “季大人身子可好些了?陛下昨夜又遣了几个太医到季家,如今陛下可是重视季大人一家,季大人好命啊。得圣上看重……”说话的大人笑着道,谁能想到,都发落这么多年的季家还能回京呢?

    季大人身子比起同龄人老了不止十岁,流放这些年更是受了诸多磋磨,脸上更是还有一道刀伤。

    季大人朝着陆封安看完,明明什么表情,但陆封安看出了几分不喜。

    陆封安猜,估计是因着季南霜的事儿。

    “季大人女儿可还好?那朱家公子就是个酒囊饭袋,若不是仗着宫中有贵妃娘娘撑腰,也不敢如此行事。倒是让季姑娘受委屈了,说起来,季姑娘竟是比起季大人还先一步回京,难道是早知陛下会召见?”裴大人随口问道。

    昨儿季南霜跑到了宫门口,身后还有朱家人追赶,不少人可都瞧见了。

    季大人神色微敛,垂着眸:“裴大人说笑了,未得传召,小女怎敢入宫。不过是被一妇人蒙蔽拐回了京城,若不是得陆家老太太相救,只怕早已没了这条命。如今哪里还能清清白白活着呢?”

    说道那句清清白白,几位大人都抬头看了他一眼。

    呵,这脸皮倒是挺厚。那朱家大公子什么人,京城谁不知晓啊。季南霜跟着他还有清白在,真是笑话。

    要知道那会陆家给季姑娘安排好了住处,又送了仆人伺候着。

    若不是她自己找上朱公子,那朱公子本就是个酒囊饭袋欺软怕硬的,哪里敢找上有陆家做后盾的季南霜啊。

    “还未谢过陆世子呢。小女前段时日被人拐卖至京城,若不是老太太相救,只怕便要受磨难了。”季大人对着陆世子拱了拱身子,陆封安摇着头将人扶起来了。

    既然季大人不提当初季姑娘冒认之事,他也权当忘记了。

    “各位大人,请进吧。陛下已经服了丹药,这会精神正好。”徐公公笑着道,众位大人对视一眼,纷纷皱紧了眉头。

    徐公公朝着陆世子点了点头,陆世子这才跟着走进去。

    “父皇,您一定能长命百岁。儿臣瞧着父皇容光焕发,看着有劲多了。”二皇子还在谄媚的讨赏,皇帝笑得爽朗,赏了不少东西。

    众位大人越发失望,这二皇子哪有半点储君的才能。

    “二皇子好孝心。陛下有福了。这也是社稷之福啊。”季大人行了礼,皇帝脸上笑意更深了。

    二皇子退下去后,几个大人脸色都不大好。

    社稷之福,他一看就是个草包。

    “陛下,臣有异议。二皇子如今二十有二,尚未……尚未有治国之能,将来只怕……”裴大人稍微委婉了一点。

    季大人却是笑着回头道:“说起来,咱们这帮大臣难道是只享福不做事的吗?二皇子虽说并无治国之能,但一片孝心感动天地,这是谁也说不过去的。只要他诞下子嗣,将来在子嗣上好好培养不就成了?在这之前,朝上如此多的能臣,还护不住这江山吗?”季大人朝着陛下拱了拱手。

    “那为何不直接立小皇子为储君呢?”陆封安挑了挑眉,小皇子看着至少还机灵点儿。虽说才两岁。

    才刚断奶的年纪。

    季大人没看陆世子:“二皇子太小,还未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便是朝臣商议出来,他也做不了决定。反倒是二皇子虽说性情中庸,但是非曲直却能分辨。咱们朝臣打理好一切,只需二皇子做个决断便可。这不是省事许多?还是说,陆世子觉得,二皇子如此大的人了,连个两岁小儿都比不上?”季大人挑着眉问道,眼神中有几分凌厉。

    宋太傅沉着脸,他已经一把年纪了,当初二皇子他也是教导过的。

    朽木不可雕也!

    这也就罢了。

    他至今记得当时自己出了个题,问他,若是王朝发生水患,某地死亡无数。

    甚至有流民进京闹事,此事该和解?

    陆世子想的是安抚灾民,解决温饱,再重建家园,恩威并施。

    而二皇子呢,直接来一句,全杀了。杀一儆百,看谁敢闹事!

    气得他当场罚了二皇子,若是他为储君,绝对是万民之灾!

    如今居然要立这个草包为储君,他宁愿一头撞死,也不肯见到王朝覆灭。

    这会陆封安却轻轻嗤笑一声:“陆某是这么觉得的。”说完便撇开了脸。那本来就是个草包,还不让说了。

    季大人脸瞬间一黑。

    皇帝却是抚着额头:“陆爱卿,不可人身攻击!”两个都是他儿子,说谁傻他都亏。

    季大人见皇帝竟是不曾斥责陆封安半句,不由微皱了眉头。

    曾经的小儿,如今已经长成参天大树,着实让人吃惊啊。

    几位大臣又开始在御书房吵了起来,有人主张宁立小皇子为储君,有人主张二皇子为储君,吵得一发不可收拾。

    “若是皇后娘娘有两子便好了……”不知谁感叹了一句,突的,所有人看向季大人。

    季大人神色微僵,当年他爹撞死金銮殿逼死一母同胞的另一个皇子,他如何不知?

    季大人神色冷漠一语不发。

    皇后针对季家这么多年,他又如何不知。

    幸好上天开眼,让她生的子嗣一个都活不成。

    季大人低垂着眉,无人知晓他心中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