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阴阳异闻录 > 第819章 番外:推心置腹
        “文化局姓曹的,我让人去打听打听他的路数!”梓童等我关掉了视频,随后拿出电话说道。

        “喂,汪处啊,跟您打听个人呗?您单位下属文化局里,有没有一个姓曹的先生啊?”梓童当着我的面把电话给打了出去。

        “您也不清楚啊?那麻烦您帮我打听一下咯,等你回信啊!嗯,很急!您别问什么事儿!”梓童挂了电话不到一刻钟,对方就回拨了过来。

        “有两个曹先生啊,哎呀我就是不知道他的名字叫什么嘛,不然哪会这么麻烦。哦,一个是文化局副局曹元先生,一个是办事员曹兵先生。好的我记下了,明天我亲自跑一趟吧。改天请你吃饭咯,记得带上夫人一起去!”梓童的声音听起来很娇憨,可是脸上却始终冷冷的。这一次我似乎又发现了一个可以成为知名声优的人才。

        “曹元!”梓童将电话挂掉,坐到我的对面说。

        “不是还有个曹兵么?你怎么这么肯定就是曹元在背后搞鬼?”我问梓童。

        “一个是副局,一个是办事员,两人接触到的层面都不一样。说句不好听的,曹兵找人坑您,对他有什么好处。曹元就不一样了,他还想再往上爬一爬。富贵险中求嘛,冒着被你踩死的风险去为自己拼一份前程,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一次机会。”梓童分析得不无道理。

        “稳妥起见,明天让人去查一查曹元和曹兵的背景!”我抬手揉了揉眉心对梓童说道。见我疲累的样子,梓童轻轻跟晓筠打过招呼,然后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你也别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世上贱人那么多,你每天为这些事烦恼,那还做不做正事了?”晓筠等梓童走后,来到我身后替我按摩着太阳穴。

        “明天去局子里看看那个孩子,不要跟那个女人有任何接触,省得人家说我威胁她。”我闭着双眼对身后的晓筠说。

        “我知道!”晓筠将手移到我的肩头,继续给我拿捏起来。

        “幸亏听你的话去做了个调查,我想错了,那个曹兵的后台可比曹元要硬多了。曹兵的舅舅,现在在部里工作。这一次之后,我估计他会被取代曹元的位置。”第二天我没有去公司,就在家想着这件事怎么处理。梓童中途兴冲冲赶回来,端起我的茶杯喝了几口对我说。

        “他没机会取代任何人的位置了!”我接过梓童手里的茶杯,去续了一杯水说。

        “你打算怎么对付他?”梓童走到我的面前问我。

        “一只臭虫,掐死它脏了我的手。要动,就直接动他的倚仗。然后看着他沉到水底,这样才痛快。我想曹元的心里,也一定不太痛快吧?好不容易爬到了现在的位置,结果却很有可能被一个下属给取代了。”我点了一支烟,将手里的茶杯递到梓童面前对她说。

        “想要我倒下的人不止曹家,还有别人。我没有那么精力和时间去跟他们周旋,既然他们没完没了,那我这次就给他们一个结果。”我伸了个懒腰,走到围栏跟前趴伏在上头说道。

        “你想把他们一锅给端了?那样做的是话,会不会影响太大了?”梓童跟着走出来,站在我的身边问我。

        “上世纪70年代,港岛贪腐一度达到了十人九贪的地步。后来逼得当时的英政府成立了ICAC廉政公署,当时整个港岛的公务员,几乎来了一次大换血。我们虽然做不到大换血,但是在一定范围以内换一换血应该问题不大!”我看着起了波澜的湖水说道。

        “你这么做,太冒险了。而且楚白羊那边,也未必说得过去。”梓童考虑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种伤筋动骨的事情,确实很冒风险。

        “我去找他说说,看看他是什么意思吧!回头请人把湖里的淤泥清理一下,然后我想栽种一些莲藕。等莲花开时,再弄一条木船,到时候咱们去湖上泛舟啊?”我看着眼前的人工湖,转身对梓童说。

        “你怎么忽然想到这个上头去了?”梓童笑着问我。

        “就是觉得湖面空荡荡的,不是太好看!”我叼着烟,背手朝外走去。

        “拜托,你又要搞什么?不要把范围搞那么大好不好?谁搞你,你回头搞回去我都没意见。但是你也要为我想想,大刀阔斧是很爽,可是爽完了呢?烂摊子谁收拾?还得我来收拾!”楚白羊不同意我的提议,这也是在我的意料之中。

        “我累了,整天被这些臭虫围着咬。”我耸耸肩对楚白羊说。

        “我也累,但是没办法,我们得撑着往前走!这个时候,就是考验我们的时候。”楚白羊对我说。

        “你可拉倒吧,少用这种话来套我。我一个川菜厨子,生被你这丫的给压成了粤菜甜点厨子。我就是太顾及你的感受,有些事才放不开手脚。”我对他摆摆手说。

        “谁让咱们是朋友呢?”楚白羊笑着对我说。

        “炒几个菜,咱俩喝一杯!”我轻叹一口气接着对他说。

        “成,咱俩喝一杯!”楚白羊知道我心里那口气这是暂时被压下去了。

        “其实有些事呢,我比你更炸。依着我以前的性子,我都能拎着砖头去砸他们个满脸开花。可是我现在不是小孩子了,很多事情就必须要多加考虑才行。很多勾当,我知不知道?我当然知道。可是知道归知道,处理归处理。在暂时没办法处理的时候,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装作不知道。饭要一口口吃,把嘴塞满了,会噎死人的。”在酒桌上,楚白羊端着杯子对我说。

        “就跟这瓶酒一样,在把最后一杯酒倒出来之前,这个瓶我还得留着用。等我喝完了,第二瓶酒开开,才是扔了它的时候!”楚白羊提起酒瓶,为我斟满了酒杯说。

        “那我们加快点进度,把这瓶酒先干了赶紧再开一瓶!”我一口将酒喝干说道。

        “好,我们加快进度!但是在我拿出第二瓶酒之前,你要答应我,别把这瓶子给我碎了!”楚白羊陪我干了一杯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