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当医生开了外挂 > 第十五章:陈沧,沧海一粟的沧(大章,一定要看到最好)
    房东阿姨继续说道:“咱俩合作一下,你要是能把我姑娘留下,不出国啊,我免费租给你一套房子!”

    说到这儿,房东阿姨有些失落:“我女儿啊,不想回国,可是我身体也不好,他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得我照顾,我们五个人就是五个空巢老人。”

    “这姑娘出去以后,心野了,看不上咱们AY市,非要去外面大有作为,作为个屁啊,这一次啊,我就想把我姑娘留下来,到时候可以给我养养老,找个好女婿,也算是安安稳稳的一辈子。”

    “咱也不是一个贪图富贵的人,本来就是村里老百姓,没啥本事,时代好,政策好,让我这老女人能挣这么多钱,我已经知足了。”

    其实房东阿姨人很不错,经常照顾这些租户,房租也不是那么经常催,你有了补上就行。

    逢年过节的,还送点月饼饺子粽子,人情味十足。

    可是姑娘从高中毕业以后就出国上学去了,毕竟没有考上好大学,家里有钱就给送出去了。

    也是一个可怜人啊!

    想到这里,陈沧猛然一愣!

    陈沧,你膨胀了!

    你都敢可怜亿万富翁了?

    房东阿姨和陈沧聊了聊心事儿就走了。

    而陈沧也没当回事儿,毕竟房东阿姨经常来找他唠嗑,聊聊家长里短什么的,陈沧性格好,也不嫌烦,所以挺惯的。

    不过,这一次,陈沧得好好考虑了租房的事儿了。

    城中村拆迁,自己需要重新找房子了。

    租哪儿?

    哪儿都贵啊!

    下载了一个58同城,发现医院附近的一居室都在1500以上,还得交物业水电,下来一个月没有两千下不来啊!

    陈沧叹了口气。

    虽然现在得到了系统,每日都有一些收入,但是……陈沧生怕万一哪一天消失了怎么办?

    人要是穷惯了,就会有危机意识,生怕被打回原形怎么办。

    晚上不忙的时候,陈沧看着外面逐渐黑沉下来的夜,叹了口气,诺大的一个城市,就连自己的安生地方都没有。

    自建房房顶有一个巨大的阳台,陈沧走了出来,看着周围的城中村内散发的热闹和烟火,看着几百米外的灯红酒绿高楼大厦,这似乎成为了两个世界。

    那里似乎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和动力,无数人拼搏一辈子,可能就是为了在省会城市落下跟脚。

    陈沧也想这样。

    不,陈沧甚至以前根本不敢想,因为梦太遥远了。

    呵呵……难道是他悲观吗?

    当然不是,甚至大多数时候,他很乐观。

    乐观?

    那是因为悲伤藏在肚里,自卑压在深处。

    人,总是这样。

    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你才知道,你是什么模样。

    只有一个人守在角落的时候,你才敢看看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自己。

    陈沧看着夜色,心里默默的给人生做了一个小小的规划。

    陈沧是农村人,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而且陈沧还有个弟弟今年上大学,两个男孩儿,父母压力很大。

    陈沧不是考不上研究生,而说实话,是读不起!

    先不说每年8000的学费,加上住宿什么的,下来一万多。

    这还不带吃喝。

    学医读研一年国家就给补助6000块钱,的确,国家奖学金是有,可是真的以为那么好拿吗?

    想过回当地医院,可是即便是要回去,也得找关系,还得花钱。

    学医五年,啃老五年。

    说实话,陈沧怕了!

    他不是怕苦怕累,真要是怕苦怕累,就不会来急诊了。

    私立医院大把大把的钱拿着,昧着良心干活就行。

    可是陈沧还是心软,老实巴交的父亲一辈子教给陈沧两个字的人生哲理:老实,厚道!

    陈沧去私立呆了半年,然后辞职,恰逢省二院急诊科招聘临时工,这才来了这里。

    这一干,就是两年多!

    两年多来,虽然苦点累点穷点,但是这对陈沧来说,很有奔头,毕竟急诊能学到很多东西,更是遇见一个好老师:陈炳生。

    陈沧这两年的性格,多少被陈炳生影响。

    按照他以前的构想,无非是在这里好好学习五六年,最好能混个主治医,然后回到老家,可以直接进科室,当个中坚力量。

    陈沧从来不会高估自己,因为生活会让你清清楚楚的明白你只是一个普通人,沧海一粟,他很渺小,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市民,或许这个市民还有待于商榷。

    一个普通的小大夫!

    他只是一个医生,他又不是神?

    什么天使?

    难道医生不用吃饭?

    医生结婚不用彩礼?

    医生结婚不用买房?

    还是你不用还房贷?

    都是扯淡。

    医生的本职是治病救人,可是医生终归也是人,人就有七情六欲,就有柴米油盐,就有各种各样的烦恼。

    陈沧是真的穷怕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挣钱的途径,他珍惜的要死,说句实话,这和给了陈沧第二次希望没有任何区别。

    现在陈沧多了一个奔头,那就是可以在这个地方安定下来。

    他也有自己的梦想。

    但是,梦想这个东西,只有你有钱才能谈梦想,没钱,你只能谈生活。

    有时候,说白了,梦想很重,生活让你不敢去追求。

    这很讽刺,却很真实。

    的确,抛开一切你去追求梦想,你可以的!可是陈沧做不到,甚至大多数人做不到。

    陈沧是老大,责任心比较重,陈父陈母都是老农民,闲暇时间,在村里有婚丧嫁娶的时候,做做厨师,能挣点小钱。

    但单凭这个想要供两个大学生,根本不太现实。

    东阳省农村都种玉米,陈家五亩三分地,一年到头,收成好有一万块,收成不好,也就七八千,毕竟是看老天爷颜色吃饭。

    当厨师也是陈家爷爷辈儿就在村里做,后来老陈也接了班,一年到头也有个万儿八千的,一年到头打打零工也能勉强凑够三万块。

    可是如今这个时代,你三万块钱够干啥?

    陈沧要是继续读研,这家子窟窿就大了,给父母舔负担,给弟弟加压力,这样的事情,陈沧做不出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同时每个人都要对生活做出选择。

    陈沧没有选择放弃,在这个省会城市做临时工,就是他最后的挣扎。

    所以,这一次的转正的机会,他必须要抓住和把握住。

    毕竟,这是他唯一一个留在这个省会城市的机会了。

    陈沧很节省,两年总共挣了不到五万块,就省出来两万多,这一般人做不到。

    有时候,穷真的不是一句玩笑话。

    而是压倒成年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个成年人的崩溃,大多数时候是从借钱开始的。

    当陈沧上学的时候,贫穷对他来说,无非是晚上吃馒头还是加个鸡腿的区别,无损他的快乐,可是当他爱上一个姑娘的时候,才深深地感觉到什么是贫穷带来的自卑和无奈。

    枕头里藏满了发霉的梦,梦里住着无法拥有的人。

    那个时候,陈沧猛然间意识到。

    人生真的是眼前有很多苟且,而不是枸杞……

    至于诗和远方,是那些没有牵挂的人的。

    一夜无话。

    次日,早早的起床之后,陈沧来到了医院。

    急诊还是一如既往的忙忙碌碌,值班的老陈,看见陈沧过来,连忙摆了摆手:“走,赶紧的,别换衣服了,直接走,跟我跑一趟院外!”

    陈沧看老陈面色不对,连忙跟了上去:“老大,怎么了?”

    老陈面色有些严肃,边走边说:“工地有人触电,现在昏迷,刚刚打了120。”

    陈沧听完,脸色也是一变!

    触电之后昏迷……

    这可不是小事儿啊。

    因为现在正是周一上班高峰期,路上车很堵,陈炳生着急的心里发慌,甚至有些焦虑!

    “杨师傅,您快点,这不行啊,过去病人就没了!”

    “红灯!先闯过去!病人没多久时间耽搁!”

    “没有患者不能闯红灯啊?哎呀,我靠!什么破规定!”

    “快快!来不及了啊!”

    花了七八分钟时间,急救车到了南沙河的工地,车子还没停稳,陈炳生提着急救箱就直接一个大步跨了下去,陈沧紧随其后。

    病人此时已经昏迷,一个身穿迷彩灰头土脸的五十岁汉子看见急救车到了,连忙嚷嚷道:“快让开,快让开,大夫来了!”

    随着人群让开,男子急急忙忙的说到:“大夫,刚才还有呼吸和心跳的,虽然很微弱,但是……但是还有,现在……现在好像没了?您快看看,这……这怎么办?”

    陈炳生一听这话,脸一下子黑了下来,赶紧上前查看。

    只见患者面色苍白无色,他直接趴在地上,右手触摸颈动脉,耳朵听着呼吸,眼睛看着胸部,几秒钟过去,陈炳生拿来听诊器,在心脏几个听诊区听了一遍,顿时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起身问道:“当时怎么触电的,有人看见没?”

    迷彩服男的灰头土脸说道:“我看见,当时电线断了,他关了电闸之后就开始整修,他两手拽着电线,要拽到一起,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感觉身体一颤,我看情况不对,直接用棍子把他放到了。”

    这时候,身后一个年轻人已经吓哭了:“我不知道他在修电路,我们组停电了,我就来看看,发现是关了电闸,我看周围也没有人,没有标识,我就给开了……因为工地经常因为短路自己跳闸……我……我不知道。”

    陈炳生没有管这些事儿,他只想知道是怎么触电的,触电的方式是怎样的!

    但是,听到迷彩服男子的话,陈炳生忍不住心凉半截。

    穿胸电流……

    有点难办!

    什么是穿胸电流?就是从手走到手的通路,这种电流在传播过程中流经心脏,很容易引起冠脉痉挛,导致心肌损伤!

    这件事,严重了!

    陈炳生反应很快,立马开始心肺复苏。

    可是……两组下来,一点反应没有!

    陈炳生起身:“小陈,做心肺复苏和分工呼吸,别停下来!”

    抢救时间很危急!

    陈炳生从急救车上拉下来转运床:“来,先把他送上车!拉上心电图,看看什么情况。”

    众人都是老爷们,力气很大,没费劲儿就把人送到车上来了。

    剪刀剪开衣服,直接上心电监护!

    陈炳生和陈沧对视一眼:“室颤了……”

    陈炳生当机立断,对着杨师傅说道:“杨师傅,赶紧去医院!”

    转身看着众人:“你们谁是家属?有没有负责人,一起去医院。”

    几人面面相觑,唯唯诺诺也不吭声。

    这种事没有人愿意往自己身上揽!

    这时候,那迷彩服的五十多岁的大汉起身:“我跟着去。”

    刚刚关闸的年轻小伙儿也跟着赶紧说道:“我也去。”

    急救车上,有除颤仪,有心电监护,有吸氧,这些都很方便。

    一次除颤!

    不行!

    第二次!

    还是不行!

    室颤还在继续。

    室颤不停止,根本没有生存的可能性。

    如果继续这样,病人的生命就会走到尽头!

    ps:这一本书,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故事,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归属。这本书里,写的是我看到的那些医生,他们的生活,他们只是普通人。

    陈沧很皮,可是陈沧也有自己的苦,生活本就不易,何不去笑着面对,陈沧的沧,是沧海一粟的沧,也是沧海桑田的沧,这本书,讲的是沧海横流的社会,道的是人世间的沧桑岁月。

    我希望看到本章的朋友们,可以陪着老手把这个故事讲完,谢谢!

    (看到最后没,咳咳,老手点名啊,本章说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