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当医生开了外挂 > 第二十一章:一次修复,长期保修
    肌腱缝合并不需要到手术室内,仅仅在处置室就可以完成。

    但是这对医生的要求极高!

    陈沧没有找护士帮忙,而是想要去让秦悦帮忙。

    作为外科医生,秦悦的水平和技术还是比较过关的。

    秦悦此时正在写病历,看见陈沧朝她走来,忍不住瞅了一眼陈沧的下身……

    陈沧忍不住一哆嗦。

    都是十个萌妹九个腐,看来一点也不假!

    “刚刚急诊来了个警员,手臂肌腱损伤有点严重,我准备缝合,你帮我去打个下手?”

    秦悦直接起身:“肌腱?警员?有点严重?”

    没错,当三个词语连续到一起的时候,自然就是一个故事。

    陈沧点头:“嗯,不轻,安主任去手术了,下不来,李主任出去开会了,咱俩做!”

    秦悦点了点头,普通的肌腱缝合也没有那么难,所以她并没有想太多!

    但是……

    他实在是低估了陈沧的胆量。

    秦悦走到吴刚身边,掀开纱布的一瞬间。

    两只本来就大的眼睛,一下子跟鱼眼一样!

    这他么的是有“点”严重?

    你这个“点”是不是有点大了?

    整个手臂内侧肌腱损伤那么大,你跟我说是有点!

    而且,同时缝合这么多,想要不粘连的概率,基本为0!

    一旦发生粘连,后果不堪设想。

    什么意思呢?

    假如这些缝合的肌腱彼此粘连,以及和周围组织发展粘连,别说开枪了,吃饭拿筷子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毕竟每一根肌腱控制的都不一样。

    而且,缝合肌腱和缝合皮肤最大的区别,或者说缝合肌腱最大的难度就在于肌腱的材质和皮肤不一样。

    举个例子,比如皮肤的材质和鲜豆腐一样,那么肌腱就是鱼豆腐。

    嗯,例子举不太准确!

    但是一个道理,肌腱的弹性和紧张性决定了你的针要快准稳狠的进入,不能犹豫,每一次犹豫就加大了粘连的可能性。

    后期恢复期间粘连的可能性就会跟高!

    所以……秦悦对于陈沧敢缝合这样一个肌腱,实在是猜不透到底想啥。

    吴刚看见秦悦的表情,不由的苦笑一阵:“大夫,我这是不是没救了?”

    秦悦连忙摇头:“没有,陈大夫对于肌腱的缝合还是很厉害的!”

    说到这里,秦悦拉着陈沧出了抢救室。

    “你疯了?这样子了你还能缝合?”秦悦瞪大眼睛看着陈沧。

    “人家是警察,做不好你这责任得多大!”

    “我告诉你,陈沧,你这次要是做不好,摊上大麻烦了,你知道吗?别说转正了,你就是被开了都有可能!”

    秦悦有些着急:“你也不看看都成了什么情况了,说句不好听的,整个东阳省AY市能做好的,也不过三个?!你懂什么意思吗?就是安彦军安主任也不能保证。”

    “送走吧!送到省人民去,让省人民的刘院长试试,不行只能去北京了。”

    陈沧摇头:“不行了,你没有看他的血色吗?血管损伤明显,手上如果不及时供血,那些神经肯定会有损伤,而且肌腱的恢复也拖不了多久了,即便是现在送到了北京了,你就觉得能恢复的有多好?”

    秦悦有些恼了:“那也不管你的事儿啊?你只是一个小大夫!实习期的小大夫,临时工,大哥!你以为你是主任啊。这不是你逞能的时候。”

    陈沧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见死不救。”

    秦悦:“你这是救了也白忙活,这么难你能做了?”

    陈沧:“我能!”

    秦悦冷笑:“沏!你……你这叫冥顽不灵!你咋就跟你老师一样,你要是能做好,不对这不是做不做的问题!”

    陈沧:“走,处置室!别浪费时间了。”

    …………

    …………

    肌腱缝合必须要在无痛情况下进行,而且肌腱的材质并不是和肉一样简单,这就无形之中加大了医生的缝合难度。

    麻醉方法是臂丛麻醉,陈沧没有找麻醉师,因为臂丛麻醉他和刘健学了不少,这种麻醉也并不是难度十分大,加入如果是下肢的麻醉,陈沧肯定自己不敢做。

    得让人家麻醉师来亲自操刀!

    毕竟麻醉的危险性还是很高的。

    麻醉之后,陈沧深呼吸一口,还是有些小紧张,虽然带着手套,但是还是习惯性地搓了搓手心,开工开工!

    相比陈沧,秦悦更是担心的要死,毕竟这种工作就是她老师石娜都不敢保证能做好,更别说他这样未曾转职的小喽喽了。

    看着慢慢自信的陈沧,秦悦脑海里浮现出两个字:虎逼!

    拿起冲洗管,用生理盐水开始冲洗!

    冲洗之后,陈沧信念一动,眼睛发生了变化。

    映入眼帘的全是红色的名字。

    【拇长伸肌腱】

    【指浅屈肌腱】

    【屈腕肌腱】

    ……

    这些全都是红色的,陈沧用手捏着一根【拇长伸肌腱】,顿时一阵信息出现。

    【断裂的拇长伸肌腱:lv17,断裂较为严重的拇长伸肌腱怪,稀有怪!被铁砂强烈的冲击力猛然击断并破坏,肌腱断裂的同时,肌腱本身收到了重创。建议清创修理缝合。】

    拇长伸肌腱是最严重的,在手腕后背,两根明显断开的肌腱空荡荡的。

    难度有些高。

    此时吴刚忍不住说道:“小大夫,你不用紧张,我跟你差不多大的时候,第一次执行任务,看见杀人犯心里就怂的不行,其实有啥了,谁不是一步一步走出去的,我们这些村里面走出去的,更得拼,拼一拼还有机会,不拼就啥也没有了。”

    “你放心,我这手今天就交给你了,我自己心里有数,就是交给专家什么的,也就那样,我们队原来有一个老哥,刀子划过肌腱,现在都没办法开枪,更何况我这样了,当时那还是省里面的专家给做的。”

    “做成啥样我都不介意!咱俩毕竟都是为人民服务,对吧,哈哈……”

    虽然说这洒脱,但是吴刚对于自己这情况已经心中有数了。

    做他们这一行业的,本来就是充满了风险性。

    他见过肌腱受损的人太多了,可怕的不是现在,而是这种损伤会不断加重,毕竟肌腱修复后的粘连这是一个大问题!

    这也算是他们这个行业的职业病了。

    陈沧笑了笑:“我能给你缝好,放心吧,你这职业生涯长着呢,而且,一次修复,长期保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