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诸天万界典当系统 > 第4章:魔童哪吒篇:东海【求收藏】
    “申公豹师弟,你在宫室里面吗?”当日傍晚,日暮西山,就在苏瑾修行昆仑玉清诀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道有些耳熟的声音。

    苏瑾眉头微蹙,心中陡然间升起了一股厌烦,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克制住了,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嘭!”

    然而令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外面的那人居然行事肆无忌惮,直接一脚踢开了自己宫室大门,带着一帮羽衣仙人踏步而入。

    “咦,申师弟你没事啊!我还以为你练功练到了走火入魔,听不到外面的呼喊声音呢。”与苏瑾结怨的那名羽衣男子带头来到他面前,微笑着说道:“因为怕你出什么事情,所以我们进来的方式稍微有些粗鲁,还请你多多见谅。”

    “说完了吗?说完就离开吧,我这里并不欢迎你们。”苏瑾冷漠说道。

    羽衣男子脸上的怒容一闪而过,道:“师弟当时说的对,我觉得我们之间或许真的存在什么误会。所以这次专门是为了化解恩怨而来,顺便,指导一下师弟你的修行。”

    苏瑾深深望了他们一眼,突然间笑了出来,伸手召唤出了雷霆长剑:“指导修行?要不,你们,一起上吧!”

    话音刚落,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和狂暴煞气自他身躯内蜂蛹而出,横贯天地,宛若魔神降临,令一众羽衣修士们尽皆变了脸色。

    “妖就是妖,哪怕化形成人,亦是凶性不改,杀气滔天。”羽衣男子高声喊道:“诸位师兄弟,我们一起动手,镇压了这不服管教,以下克上的妖孽!”

    “斩妖除魔,斩妖除魔……”在他身后,十一名羽衣修士同时召唤出飞剑法宝,向着苏瑾扑了过去。

    苏瑾手中的雷霆长剑噼里啪啦冒出恐怖电弧,挥舞间宛若雷神鼓锤,在阵阵轰鸣声中将一柄柄宝剑击落。

    人群中,三四名羽衣修士勃然变色,飞速后退。剩余的修士则是努力召唤掉落在地上的飞剑法宝,却发现怎么努力都无法将其重新掌控。

    苏瑾身躯化作电光,以虎入羊群之势,将剑背抽在了一名名羽衣修士的脸上,剧痛和恐惧令他们不停地哇哇大叫,声音顺着山头,传出了很远很远。

    “就你们这点本事,也想要过来找我麻烦?”掐着羽衣男子的脖子,将他狠狠推在了墙壁上面,苏瑾消瘦的脑袋突然变成了一个黄毛豹子头,锋利的獠牙上面闪烁着骇人光芒。

    “申公豹……你若是杀了我的话,你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羽衣男子脸色涨成了猪肝色,无比艰难地说道。

    苏瑾一巴掌抽在了他脸上,打出了五根深红近紫色的手印:“看你模样,心性,衣着,言行,应该是从小就出生于钟鸣鼎食之家,天赋异禀,依靠着各方运作拜进了玉虚宫,所以你看起来洒脱,自由,大气,羽衣飘飘,宛若浊世贵公子。可我不一样,我生于泥泞,长于荒野,宛若一团杂草,野蛮生长,从尸山血海之中趟过了一遭,虐杀了十万同胞,一步步由深渊迈到了殿堂。你们穿着鞋,我还光着脚呢,最后一次警告你们,别再招惹我,否则的话,我们就一起从殿堂坠落深渊吧!”

    羽衣男子呆住了,傻傻望着这只黄头豹子的血腥瞳孔,心底突然间涌现出了阵阵寒意……

    “都滚吧。”苏瑾松开了他的脖子,转过身,一步步来到桌子边,跪坐了下来,继续观看着昆仑玉清诀。

    十二名鼻青脸肿的羽衣修士相互搀扶着,离开了这座宫室。空荡的宫室因此再度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时不时响起的翻书声。

    三日后,苏瑾看完了整本昆仑玉清诀。

    尽管明知道这是一部低劣功法,却还是依旧选择了修行。

    因为他心里清楚,当命运操控于别人之手时,那么就应该低下头颅,投其所好,努力争取对方信任。而不是如同一个中二少年一般,觉得天老大,地老二,不靠任何人就能登临仙道之巅。

    在黑暗中默默磨砺爪牙,在恶劣的环境下野蛮生长,最终将压迫在自己身上的大山一举击溃,才算得上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于宫室中静修了足足两月有余,苏瑾的昆仑玉清诀已经彻底修炼到了大成境界,旋即动身出宫,向着玉虚金钟的方向御风飞去。

    “拜见广成子师兄。”来到挂着金钟的凉亭外,苏瑾拱手说道。

    “何事?”广成子坐在金钟前面,面无表情,声音淡漠疏离。

    “昆仑玉清诀我已经修炼完毕了,接下来应该修行什么仙经,还请师兄示下。”苏瑾道。

    “在昆仑山,人和妖是不同的。”广成子将目光从他的身上收回,淡淡说道:“如果你是人类,那么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进境功法。可你不是人类,是妖族,为了公平,我不能直接给你,需要你自己去争取,让所有人都说不出其余的话来。”

    听着广成子这一本正经的话,苏瑾险些没有笑出声来。

    偏见就是偏见,歧视就是歧视,居然还能如此信誓旦旦,言之凿凿的说为了公平……这真的是……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敢问师兄,我应该怎么争取。”苏瑾绷住了不该有的嘲讽之意,面容平静地询问开口。

    “东海有绝世大妖作祟,祸害东海水族和河岸百姓,你去把那些妖怪都杀了吧,功成归来之时,我会将进境功法给你,届时,也没人能够说出任何闲话。”广成子道。

    苏瑾拱手说:“是,师兄。”

    告别广成子,转身离开此间,半途中依旧有很多人对着他指指点点,而但凡是他走上的路,前方的人都会下意识避开,好像他是令人恶心的脏污一般。

    苏瑾对这一切都视而不见,径直离开了玉虚宫,御风飞往东海。

    十四天后,他来到了波涛汹涌的东海之上,挑目远望,前方即是陈塘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