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八十年代的小媳妇 > 第三百三十章 众叛亲离
院长看着张晓琴魂不守舍的样子,她说什么,张晓琴也不吱声,于是提高嗓门喊到,“张晓琴女士?张晓琴女士?”
“啊?”张晓琴恍恍惚惚的应着,用她那憔悴的眼神看着院长。
“那……你们现在还要领养吗?”
张晓琴愣了片刻,恍恍惚惚的回应院长,“院子,我们不领了,今天麻烦你们了。”
她说完,朝着福利院门口跌跌撞撞的走去。
牛娃尴尬的冲着院子和助理笑了笑,屁颠屁颠跟在张晓琴身后。
在生命最后的时间里,她还是想厚着脸皮去看看自己的两个儿子,看看那个曾经对自己百般包容的蒋福。
牛娃就漫无目的的跟在她后面,像无主孤魂一样在这个城市游荡。
“我说晓琴啊!你这到底想去哪里?我们都走了两个小时了,我这两条腿都周细了。我知道孩子被领走,你心里很难过,但这也未必是件坏事呀!院长不是说了吗?那家人很有钱,女儿过去是去享福的。”
“你给我闭嘴,没让你跟着,不想跟就滚。你还配叫娇蓉女儿,若不是你把她放在福利院里四年都不领回去,她会回不到她的故土吗?”
“我不配,难道你配呀?想当初,是你不愿意非得让我把她送去福利院的,是你一走了之,不管她的死活的。”
“闭嘴,闭嘴!”
张晓琴再次大声咆哮到,牛娃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不再发出任何声响。
他一脸无辜,有气无力的跟在张晓琴身后。
她们来到了蒋福的新家,张晓琴敲开了那扇陌生的门。
前来开门的,是蒋福的新妻子。她虽然没有张晓琴长得漂亮,但一看就是个脾气很好的女人。
一见到张晓琴,她就露出惊讶的表情来,可以看出她是认识张晓琴的。
她微张着嘴,“张……”或许她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蒋福的前妻吧,顿了顿继续问:“你怎么来了?”
“看来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这是蒋福家就绝对没有错了。”
“是,这是蒋福家,你找他有事吗?”
“蒋福和两个孩子在家吗?”
“他们都不在。”
两个人很生硬的对着话,脸上的表情都特别奇怪。
“那……能让我进去等他们吗?”
蒋福的妻子迟疑了片刻,还是把他们让进了屋里。
“你们都进来吧,随便坐,要喝点什么吗?”
“随便什么都行。”
张晓琴应着,和牛娃两人往蒋福妻子手指的沙发上坐。
蒋妈妈听到客厅里的声音,从厨房里走出来,“是谁来啦?”
她话音刚落,就看到了张晓琴那张让她一辈子也忘不了的脸,脸色一下就变了。
张晓琴这屁.股都还没坐热呢,被蒋妈妈的出现惊得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阿娘……”
张晓琴毕竟叫了蒋妈妈这么多年的阿娘,这情急之下,她忍不住叫出了口。
“别这么叫,我可承受不起。”
蒋妈妈将湿漉漉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将围裙卸下来,重重的扔到桌上,用充满敌意的眼神瞪着张晓琴。
两人就这么虎视眈眈的看着对方,周围的空气好像都凝固了似的。
这时,蒋福妻子端着两杯水过来。
蒋妈妈给拦了下来,把蒋福妻子手中的两杯水端过来,一口气仰头咕噜咕噜全部喝下肚去。
三双眼睛,都齐刷刷地看着她,蒋福妻子露出疑惑的眼神。
“我说你,还真把她当做座上宾了,端茶送水的,她配吗?你心可真够大的,好了,家里的盐没有了,你下去买些上来吧!”
蒋妈妈将两个空杯子重重的往桌上一拍,对现任儿媳妇阴阳怪气的说到。
蒋福妻子弱弱的回了一句,她察觉到了浓浓的**味,不想掺乎到其中去。拿上门后挂着的包,开门离去。
蒋妈妈见媳妇出去,这才往椅子上一坐,摆出一副皇太后似的架势。
她是讨厌极了这个张晓琴,她们好不容易过了几年安生日子,可不想被这张晓琴给破坏。
所以,她要硬气一些,绝不能给张晓琴好脸色看,让张晓琴有任何可乘之机。
“你跑来做什么?”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来看看孩子。”
“现在想起孩子来了,当初你是怎么狠心对他们,怎么狠心对我们家玲玲的,难道你是忘了吗?你是我们蒋家的仇人,别自找没趣了行吗?”
“阿娘……不,婶子,我就看一眼孩子就走,绝不会打扰你们的生活。”
“你会有这么好心?张晓琴呀张晓琴,这话恐怕连你自己都不信吧?”
“婶子,实话告诉你吧!我生病了,时日无多,我只想在我死之前,看看我的两个孩子,这样我死也瞑目了。”
蒋妈妈听张晓琴一口一个“死死死”的,心里就窝火。
“呸呸呸!别在我家一口一个死死死的,你爱上哪去传播晦气就上哪去,反正我们家是不欢迎你。”
张晓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有耐心过,若是换作以前,蒋妈妈敢这样阴阳怪气的给自己说话,她肯定早就发飙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针锋相对的聊着,谁也不肯退让一步,都想坚持自己的想法。
……
蒋福媳妇买盐回来,在楼下碰到外出回来的蒋福父子三人。
“阿福,你们回来啦!”
“是啊!你干嘛呢?”
“家里的盐没了,我下来买一包。”蒋福媳妇说着,把嘴凑到蒋福耳边,悄悄告诉他,“你前妻来了,这会儿在家里。”
蒋福有些惊讶,看了看站在旁边的两个儿子,“她还有脸来?”
“她说来看看孩子。”
“哼!走,上去会会她,我倒要看看,她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在上楼的途中,蒋福先给两个孩子通了通气。
“老大,老二,爸爸有个消息要告诉你们,你们的妈妈来了,现在就在楼上。”
两个孩子听后,没有吭声,继续跟着蒋福两人往楼上去。
“怎么不说话呢?你们妈妈来了,难道你们都没什么想说的吗?”
蒋福见两个孩子不吭声,继续问。
“有什么好说的,我没有这样的妈妈,爸,你都不知道上次我们回去给外公上坟,村里那些人都是怎么说的,她居然还闹出了人命。从那之后,我都没脸再回老家去。”大儿子气急败坏的说着。
“你呢?”蒋福看向小儿子。
“我需要妈妈的时候,她在哪里?我和哥哥一样,不会原谅她的。”
从两个孩子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是真的狠张晓琴,不怎么喜欢这亲妈。
蒋福似乎对两个孩子的回答非常满意,他自己辛苦抚养长大的儿子,他可不希望最后的功劳却被张晓琴抢夺了。
在他眼里,张晓琴就是个罪人,对这个家唯一的付出应该就输为他们蒋家留下这两个儿子。再加上蒋玲那件事,蒋福更是对张晓琴恨之入骨,早就将十多年的夫妻情谊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蒋福媳妇却好像不怎么赞同两个孩子的说法,她还含蓄的说:“哪个做母亲的不爱自己的儿女,不管父母有多大的错,这生育之恩还是不能忘的,怀胎十月,一朝分娩,这就是天大的恩情……”
“别说了,你知道什么,瞎发什么善心。孩子们都长大了,有自己正确的主观判断。”
被蒋福这么一说,他媳妇自动闭了嘴,不安的跟着往楼上走。
一家人刚刚开门进去,就听到了蒋妈妈歇斯底里的咆哮声。
“张晓琴,我拜托你发发善心,放过我们一家子行不行?我……”
蒋福他们进来,打断了蒋妈妈的话,屋里再次变得死一般的寂静,但这样的寂静只维持了短短十几秒。
“张晓琴,你到底要不要脸?还敢找上门来?你给我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
蒋福还算很客气的说到,指着自家的大门,示意张晓琴滚出去,但那语气里明显能出气愤来,脸色也出奇的难看。
张晓琴好像并没有把蒋福的话放在心上,她站起身来,把目光投向两个儿子。
牛娃见她起身,也不敢再坐着,尴尬的站起身来,有些手足无措。
张晓琴眼里含着泪花,是看到几年未见的儿子而激动的泪花。她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到两个儿子跟前,哭笑不得的上下打量着两个儿子。
“真好,都长大了,而且都这么高大标致,一定能水上漂亮的媳妇。老大,老二,这么多年没见,妈妈可想苦你们了,你们有没有想妈妈呀?”
她说着,就想用手去摸两个儿子的脸,两个儿子不约而同往后倒退一步,躲开了她的手。
“你现在想起我们来了?你现在知道你还有两个儿子了?你抛下我们,和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鬼混的得时候,有没有想起过我们,有没有考虑到你做的那些丑事,会让我们挺不直腰杆做人?抬不起头?”大儿子歇斯底里的说了一通。
张晓琴拼命的摇头,“不……不不是这样的,我……我从来没有想过抛下你们,我跟……”
她想解释,可事到如今,她才发现,自己以前真的是错了,连一个合理的借口也找不到。她哭着,吱吱呜呜了半天,却一句整话也没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