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绝代凶蟾 > 第一百三十三节?恶狗岭
    一行九人一路前行,来不过半个小时的工夫,便已来到了一座大山之下,道路正蜿蜒向山上而去,谢必安一指那山道:“这就是恶狗岭了。”

    众人点了点头,正要迈步上山,忽然觉出有些不对,只见周围不知从哪里忽然冒出了许多人类鬼魂,足足有三四十个,向着他们的方向缓缓涌了过来。

    云翔一皱眉,道:“他们要做什么?”

    谢必安笑道:“不必担心,这些都是想上山却又不敢的鬼魂,每次有鬼差路过,他们便想着跟在后面过去,有些鬼差心善,便也不介意护送他们前往枉死城,可有些鬼差嫌碍眼,便会将他们赶开。兄弟你是什么意思?”

    云翔叹道:“无妨,就让他们跟着吧。”

    谢必安笑道:“云兄弟倒是个善心人。”说着,他与范无咎各自取出了哭丧棒,道:“这山里的恶犬不少,我们兄弟来开路,大家跟紧了。”

    没想到,此时吕方却猛然向前一窜,挡在了二人的面前,笑道:“老谢,老范,这开路的活计,还是让给我吧。”

    谢必安顿时一愣,忙道:“吕兄弟,你们之前在奈何桥上耗费功力不少,又何必如此客气?”

    吕方嘿嘿一笑,从怀中取出一个乾坤袋,伸手就从里面抓出了一大把黄符,道:“老子画了整整四个月的御鬼符,至今却一张也没用出去呢,这些土鸡瓦狗,正好给老子练手。”

    谢必安恍然大悟,凑上前看了看,啧啧叹道道:“果然是茅山的御鬼符,这符纸和朱砂,都是上上之选,不简单,不简单啊。”

    吕方心中得意,递给他一张符纸,道:“那你再仔细看看,这符画得如何?”

    谢必安接过符纸看了半天,眼角的肌肉抽动了两下,方才强笑道:“茅山符箓之术名扬三界,我也是一知半解罢了,看不懂,看不懂啊,不过想来定然是精妙无比。”

    吕方哈哈一笑,道:“瞧出来精妙便好,看我为大家开路。先说好,你们谁也不许出手啊,否则便是不给我吕某人面子了。”

    说着,他抄着那一大把黄符,便率先迈开大步向着野狗岭上走了过去。众人对视了一眼,也只能无奈跟在了他的身后,倒是黑白无常将手中的哭丧棒握得更紧了。

    这野狗岭上并无草木,净是些黑漆漆的枯树,阴森森的果然有些地府的景象。众人方才沿路走了不远,便见到一棵树后面闪出来七条恶狗的魂魄,看上去甚是凶煞,呜呜低吼地看着众人。

    吕方一见这些狗魂,顿时大喜过望,抄起七张黄符,口中念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疾!”话音未落,那七张黄符便已飞射而出,朝着那七条恶狗飞了过去。

    嗷,七条恶狗厉叫一声,便齐齐飞身蹿起,朝着吕方猛扑而上。可那区区犬魂的速度又怎能比得上吕方苦练多年的甩符工夫?只听啪,啪,啪,七声轻响,七道黄符便正正地贴在了七条犬魂的身上,一条都没有漏下,而符纸上的力道也是十足,将七条恶犬全都打落在了地上。

    “吕兄,好身手!”云翔自讨也没本事将那些轻飘飘的符纸甩得如此又快又准又强,忍不住出声赞了一句。

    吕方得意一笑,手捏法诀道:“瞧好了啊,好戏还在后头,给我定!”

    话音一落,那七条恶犬顿时凝立不动了,吕方心中更是得意,正打算开口再炫耀上两句,却不想其中的两只犬魂忽然动了一下,紧接着便猛然再次扑起,向着他咬了上来。

    吕方笑容一僵,手中法诀连捏,道:“奇怪,怎么这两条不肯听?定,给我定住!”

    不想,那两条恶犬却是浑然不知,一条狠狠地咬在了吕方的胳膊上,一条却咬在了吕方的大腿上。

    吕方顿时惨叫一声,怒喝道:“该死的家伙,既然不肯定,就给老子去死。”说着,他双手泛起了金光,猛然两掌击出,便将那两条犬魂打得消散而去。

    区区两条犬魂的噬咬,自然不可能真的伤到他,却也让他丢了不小的面子,回头看了看一脸戏谑神色的众人,他忍不住对身后的谢必安抱怨道:“老谢,你看着那恶犬咬我,怎的也不用棒子帮我赶走?”

    不等谢必安说话,便听得胡宁笑道:“吕叔叔,你都说了,谁敢出手就是不给你面子,我看两位无常大叔定是不敢不给你面子。”

    吕方这才想起刚才的豪言壮语,只得认了这个哑巴亏,不再多说废话。

    他又转头看向了被定住那五只恶犬,口中念念有词,手上的法诀也接连变化,没过多时,那五道黄符自行燃烧了起来,待得符纸燃尽,那五条犬魂竟然不再凶恶,而是乖乖地走上前来,跪坐在了他的面前。

    这一手倒当真是有些看头了,众人齐声叫好,连云翔也叹道:“这才真是好手段。”

    吕方顿时又得意了起来,趾高气扬地指挥着五条犬魂在前面开路,自己则悠然地跟在了后面。

    前行了没几步,树后又窜出来二十余条犬魂。

    吕方一面指挥着犬魂抵挡,一面继续射出黄符控制,结果不出所料,五条犬魂很快就被撕成了碎片,而他的黄符也就六七成的成功率,再次被咬了五六口之后,他才勉强打发了这些犬魂,身前倒是多出来十来条犬魂守护。

    接下来的路程里,犬魂是越来越密集,有时动辄就会出现上百条,不过吕方已经学乖了,只要黄符失效,就会立马补上一道,被咬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只是那黄符消耗的速度,让黑白无常都不由得有些心疼了。

    这样的符纸和朱砂,普通茅山弟子能画上个几张,便会当做宝贝藏起来了,可吕方却如同丢垃圾般满不在乎,果然不愧是来自上八洞的仙兽啊,光是富庶程度就已经让人甘拜下风了。

    等过了恶狗岭之后,吕方身前已经有上千条犬魂跟随了,浩浩荡荡地当真煞是壮观。

    按理说来,他这御鬼符其实是有时效性的,时间一过,犬魂就会恢复凶性,可此时看着这上千条陪他一路浴血奋战过来的犬魂,他心中忽然生出了些不舍的心思。

    最终,在精挑细选之下,他选出了其中最强壮的二十来条犬魂,又取出了二十来张精心制作的收魂咒,将其收了起来,打算带回去好好炼制一番。也不是他不想多收一些,只是这收魂符比较难画,他一共就画了近百道,而且收魂咒施展起来也比较耗费法力,所以只能收取这么多了。

    按理说来,私自收取地府的阴魂,肯定也违反了地府的法令,不过这种时候,黑白无常当然不肯为了这些小事得罪吕方,便也任由他去了。

    最终,吕方惋惜地挥手告别了其余的犬魂,带领众人一路继续向前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