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悠着点 > 第2206章 给她时间
楚寒年对凌熙原本就有意见,何况,就连冷蒹葭都愿意和凌熙合作。

以后,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你就不觉得,这个男人挺奇怪的?”楚寒年看待凌熙,横竖都不顺眼。

“也许你是意外修七七真的和凌熙结婚了吧,如果你不高兴,直接去找修七七,我想,她也许还是愿意为了你回头。”冷蒹葭并不是吃醋的成分,而是实话实说。

“我看真正吃醋的是你。”楚寒年无比意外的看向冷蒹葭。

“我去忙了。”冷蒹葭按住眉心,只觉一阵头疼。

却意外,楚寒年一路跟随。

包间内,凌熙和修七七也到了。

对楚寒年不请自来,凌熙并没有意外。

“你是故意的?”修七七看向凌熙的侧脸,很是愤怒。

“我以为看到你的心上人,你会很高兴,没想到,你倒是一副质问我的态度……怎么,你高兴坏了,就故意露出这么一副吃惊的样子?”凌熙刚落座,便讽刺的开口,却只是压低声音,只让修七七听见,而不想被凌熙看热闹。

“只是工作上的应酬,何必扯到楚寒年……我觉得你真是疯了。”修七七本就对凌熙不满,此刻更甚。

“别着急生气,我既然和冷蒹葭合作,以后,总归会有碰头的场合,至于楚少,是他自己不放心冷蒹葭,自己跟过来的。”凌熙不紧不慢的解释。

“合约方便给我看一眼吗?”楚寒年对凌熙充斥莫名的敌意。

在他的思想中,凌熙这次合作,就是不怀好意。

“不好意思,这是我和冷氏的合约,你恐怕没这个权利。”凌熙淡然的摇头,是笑着拒绝的。

楚寒年却听出一份挑衅的意思,他抬起下颚,“我不管你抱着什么心思,总之,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我还以为你是来用餐的,看来并不是……冷小姐,这位先生是你请来的吗?”凌熙无辜的双手抱臂,“毕竟,请客的人是我。”

“抱歉了,是他自己非要进来的,你可以打电话,让服务员请他出去。”冷蒹葭话音刚落,楚寒年却一声冷笑,“要不这样,这顿饭,我来请。”

“不必了,我也不稀罕跟你一起吃饭。”冷蒹葭是丝毫不给楚寒年面子。

不过,楚寒年也不生气,甚至就是纠缠,非要坐在冷蒹葭身侧。

另一侧。

修七七隐忍的捏紧手指。

“对比出来了吗,哪怕冷小姐瞧不上楚少,但是楚少,心里还是有她,这就是被爱的总是有恃无恐,即便你做的再好,甚至不惜身份去讨好他的母亲,最后的结果,还不是被一脚踹开?”凌熙暗中提醒。

“我不需要你的可怜,更不想被你看笑话。”修七七刚要起身站起来,却被凌熙伸手按住了。

“别着急走,毕竟你和楚少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你就不想多待一阵子?”凌熙好笑的问。

“不觉得你太变态了吗?再说了,我的私事,你好像也没资格管着吧?你只是我名义上的丈夫,在结婚的时候,我就跟你说的很清楚了,而且,你也是自愿当我的挡箭牌……怎么,你现在后悔了?直接离婚就好,但是你没必要,故意把人叫过来,让他难堪吧?”修七七只是见不得楚寒年丢面子。

“他自己都不觉得丢了面子,你倒是喊得惊天动地,你同情他,还是,心里还有他?”凌熙的眼眸,不自觉的发冷。

“你知道对一个女人来说,爱了十几年的男人意味着什么?从我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心里就全部都是楚寒年。”修七七这话,简直就是在刺激凌熙。

“楚少,不知道你和冷小姐是不是……准备重新在一起,如果是的话,我在这里恭喜。”凌熙陡然端起酒杯,送上了最真沉的祝福。

“是吗,你们要重新复合?我怎么都不知道呢?”修七七终于忍不住的质问出口。

“说笑呢吧,我和楚少,只是普通的关系。”冷蒹葭根本不会给楚寒年机会。

“我觉得是早晚的事。”楚寒年很有自信。

修七七的脸色,立马垮了下去。

然而,就一墙之隔,隔壁包间。

“光是看着这些东西你就能吃饱了?”冷灏心甘情愿的帮夏唯安布菜。

“你今天为什么,约我到这里来?”夏唯安满头问号,根本看不懂冷灏。

“公司没什么琐事我就提前下班,再说陪你吃饭不也是很正常的吗?你现在是个孕妇,正需要营养和关心,你不要多心了,我只是关心……你肚子里的孩子。”冷灏觉得这么说,夏唯安多少才会接受他的好意。

“对这个孩子,我当然不会亏待了,而且我定期都会去医院,这点你不需要担心。”夏唯安咬住嘴角,这才继续道,“孩子有任何事,我都会联系你,但是你以后不要再主动带我来这么贵的地方吃饭。”

“对我来说,只要你或者孩子需要,我就会给。”冷灏慢条斯理的咀嚼着食物,“而你,要习惯我对你的好。”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有这个孩子,但既然,孩子已经有了,我也不想继续和你吵架,但是你必须要意识到一点,哪怕有了这个孩子,我也不是你的所有物,明白吗?”夏唯安仔细的解释道,“我不会因为孩子就对你投降。”

“我只是觉得孩子需要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现在,你不同意,我能够理解,但是……你是一个母亲,总要对孩子考虑。”冷灏压低声音道,“我承认自己的做法,并不好看,但是……事情已经到这一步,我们的关系是斩不断的,因为孩子。”

“开始的时候,我甚至想到了报警,但是……我没有。”夏唯安深呼吸,这才好笑的道,“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了,你这么一个伤害了我的人,凭什么让我对你和颜悦色?”

冷灏这一刻眼瞳剧烈的伸缩,其实夏唯安只要一个冷冷的眼神就足够伤人,何况是这番伤人的话,他苦涩一笑,“我不着急,会给你时间适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