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仙医狂婿 > 第850章 他就是,我主人
 毕竟撬人坟墓这种事,对逝者是大不敬。

    不管这是何人的墓地,已经故去了才会修建一座坟墓。

    陆薇很不解,陈潇此举的用意。

    “没事。”

    他记起来了,这图案曾经见过,还不是从别人那里见过,而是从师父身上。

    既然师父身上有和这墓碑上同样的图案,那为何这墓又会选择用这图案刻墓碑之中呢。

    此刻的陈潇变得很紧张,准确的说是一种害怕,害怕他心中的猜测。

    坟墓被撬开了,躺在那里的是一个古铜色的棺椁,与坟墓外边不同,这棺椁上面,四周都刻满了咒文。

    陈潇屏住呼吸,闭上了双眼。

    过了许久,陈潇才道,“打开这棺椁。”

    通天大圣唤出巨剑,撬在了棺盖之上,刹那间,那棺椁上的咒文就开始绽放起了光芒。

    嗡……嗡……轰!    几轮轻微的波动之后,随着一声闷响,通天大圣被震飞了很远。

    棺椁还是棺椁,纹丝不动,那光芒也随之消失了。

    “老公。”

    陆薇紧张兮兮的抓住了陈潇的胳膊,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很害怕这种事,“要不……要不我们走吧。”

    “不,我一定要知道。”

    陈潇挣脱了陆薇的手,走上前去,跪在棺椁面前拜了三拜,“前辈,晚辈无意冒犯,也是偶然来到你的栖息之地,但对我来说太重要了,还请前辈原谅。”

    起身之后,陈潇走到了棺椁面前。

    “老公……”    “别怕,有我在。”

    安慰了陆薇,陈潇围着棺椁转了三圈,仔细的观看着这刻下的咒文。

    虽然很多地方看不懂,但陈潇却有种感觉,这些咒文的作用是用有着镇压作用的。

    那么……    陈潇真的不敢想下去。

    “嗯?”

    没有错过细节,重新看了一遍,陈潇总算找到了一些规律。

    这咒文中隐藏着一个法阵,准确的说是一个隐阵。

    幸好对阵法熟悉,如果对阵法一窍不通,很难发现其中的端倪。

    看了远处的通天大圣,陈潇心里颇为胆颤,连大圆满境实力都被震飞了,要是他判断错了,可不是被震飞那么简单。

    “薇薇,你退远一点。”

    “老公,你别去。”

    可是陆薇的制止已经晚了,陈潇将大拇指按在了某个位置,然后就看看到从那个位置有一丝光在蔓延,他跟随着那蔓延的光丝,一共在七个地方按了一下。

    当陈潇按下之后,快速的闪开,棺椁上的咒文在光丝的作用下,再一次的涌动了力量。

    不过和刚才震飞通天大圣有所不同的是,咒文没有发出冲击力,而是化为了符号,快速的在棺椁上游动。

    直到整个棺椁上的咒文化为了符号,围着棺椁转了几圈,最后慢慢的脱落,古铜色已经不是了,而是一个白玉内棺。

    没有了咒文,禁制也消失了。

    这一刻,陈潇反倒是更加忐忑了。

    但是,他一定要一个答案,他心中害怕的答案。

    亲手打开了玉棺的盖子,里边躺着一个人,戴着一个面具。

    陈潇屏住了呼吸,伸出了手。

    “老公!”

    陆薇叫住了他,冲他使劲摇头,双手紧紧的抓住了衣角。

    陈潇深呼吸了两口,一凝神,将面具给摘了下来。

    然而,当他看到了那张脸,脸色瞬间就变了,腾腾腾的往后退去,一屁股坐在地上,冷汗瞬间冒了出来。

    为什么会是这样。

    想什么就来什么,他心中最害怕的变成了事实。

    “你究竟怎么了?”

陆薇上前,将陈潇搀扶住。

    陈潇用力揉了两下脸颊,点上一支烟,猛烈的吸了两口,他夹着烟的手在颤抖。

    陆薇着急不已,“你说话啊,到底怎么了,里边是什么?”

    陈潇脸上的害怕不是装出来的,而且陆薇也不相信他会搞这种恶作剧。

    偶然来到了这里,艰难的登上了山顶,发现了这座黑色的坟墓,陈潇跟着了魔一样的将坟墓给挖开,可挖开之后又是这幅样子。

    烟抽完了,陈潇感觉头皮和脸上还阵阵发麻。

    “里边躺了一个人。”

    “你认识?”

    陈潇点头,长吐了一口浊气,“认识,是我师父。”

    “你师父?”

    回想陈潇刚才的一切不对的反应,陆薇这才释然。

    “对,他是我师父,应该也不是我师父,他们长得一样,却不是同一个人。”

陈潇道。

    这才是最可怕的!    这里躺着的人不是他师父,而他师父却用了这人的身份,成了他师父。

    那么,躺着的这个人是谁,他师父又是谁?

    他的一些本事是师父传授,也是师父带他走上了修行这条路,照理说他不该质疑自己的师父才对。

    可是,陈潇想不明白。

    师父为什么要顶替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也就是说,这个人不是你师父,他和你师父长得一样,并且很多特征都是一样的,墓碑上这图案就是其中之一。”

    陈潇点头,“对。”

    “这个人是谁?”

    “不知。”

    “那你师父又有什么身份?”

    陈潇捂住头,“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别问了,行吗?”

    为什么,一切都是为什么。

    他也想知道身份的真实身份,他不相信师父会无聊到这个地步,顶替某个人,用别人的一生来伪装自己。

    哪里是头绪,什么是答案。

    这一刻,陈潇满脑子都是一片混乱。

    他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又是假的。

    过了很久,陆薇才开口,“你打算怎么办?”

    陈潇没有回答,起身将棺盖合上,将坟墓垒上,绕到前面,又跪地三拜。

    曾经有人说过的,知道得越多未必就是好事。

    就如现在,陈潇发现了这个墓地,还打开了墓,看到了一个人,牵扯到了师父。

    如果可能,他宁愿没有来过这里,什么也不知道。

    偏偏,他知道了,也给他带来了忐忑和茫然。

    “走吧。”

    可临走时花仙子却醒了,从陈潇身上跳了下来,到了墓地前面。

    “它是……”陆薇很惊讶。

    陈潇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轻轻摇头,目光注视在花仙子身上。

    这小不点,不对劲。

    花仙子那拳头大小的身板,就那么站在墓地面前,然后也跪在了地上,磕头行礼。

    起身之后,花仙子回过头,“他就是,我的主人。”

    听到这六个字,陈潇浑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