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隶唐 > 第四章:要了命的风寒
    “听口音,老伯不像是长安本地人呀!”

    坐在马车上,祝慈询问道。

    “又来了!又来了!”听到祝慈的询问,想起前天李必的询问,秦业心里暗叹一声,随即开口道:“先生好耳力,小老儿来自颍州,一路逃难过来的。”

    “颍州?”闻言,祝慈一愣。

    身为户部抄录吏员,祝慈自然知道今年颍州发大水的事情。

    说了一阵颍州的灾情,又询问了一遍秦业家里的情况,陪着虚情假意的秦业感慨一顿,祝慈又问道:“不知老伯现在居住何地?”

    “居无定所,走到哪儿住在哪儿!”秦业面不改色道。

    听到这话,祝慈看秦业的眼神愈发怜悯,“要不以后老伯就在平民街住下吧!”

    “平民街?”秦业一愣,“平民街是哪儿?”

    “老伯不是本地人,不知道也是正常!”祝慈一笑,解释道,“就是刚才老伯所在的那条街道,因为那里居住的都是平康坊最底层的百姓,所以我们都叫它平民街。

    不过老伯放心,那里的人虽然日子清苦,但都很心善,而且也很热情。

    等会儿去我家换完衣服,我就把老伯送过来安顿。”

    “不用这么麻烦!”一听这话,秦业哪里愿意?连连摆手道,“一会儿小老儿自己回来就行!”

    “也行!”祝慈刚一点头,随即就愣住了。

    心里,祝慈想着,没有自己的引领,平民街哪户人家会收留这么一个老乞丐?

    毕竟那里的人家,还要靠自己和同僚们的接济呢!

    祝慈张了张口,刚想开口,不想秦业看了出来,连忙开口说道:“你也不用再劝,咱么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见秦业说的这么果断,祝慈果然不再劝说。

    说话间,马车已经到达祝慈家门口。

    “看我!”

    看了一眼秦业,祝慈懊恼不已的拍了下自己的额头,“我应该先带老伯去澡堂子洗个澡才是!”

    “不用这么麻烦!”秦业摇头道,“如果先生实在过意不去,一会儿赏小老儿两枚铜钱,小老儿自己过去就是了!”

    “那也行!”祝慈点了点头,扶着秦业下了马车。

    祝慈口中的旧衣,其实是一件半新不旧的冬衣,秦业套在身上有些偏大。

    让自家娘子稍微改了一下,祝慈陪着秦业在屋子里说了会儿话,眼看已经到了傍晚时分。

    少不得,祝慈又留了秦业吃了晚食,还欲挽留秦业一晚。

    秦业是说什么都不愿再多待。

    待的时间长了会出事儿的!

    谢绝了祝慈的好意,拿着祝慈娘子改好的冬衣并五枚铜钱,转身出了祝慈家门。

    五枚铜钱,其中的三枚是祝慈多送的。

    “阿爷,粮食!”

    刚刚送秦业出家门,祝慈听到身后儿子的声音,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秦业走的时候,并没有带上之前自己送出去的干粮。

    拿起干粮,祝慈跑出门追赶,只是又哪儿还有秦业的身影?

    “真是个怪老头!”摇头感叹一声,祝慈转身回了家中。

    长安城里的怪人很多,就如同前几个月前,被圣人赐金还乡的李太白一般,好好的供奉翰林不做,偏偏要得罪圣人的亲信郭利仕,让郭利仕给他脱靴,你说着不是故意惹人恨吗。

    这样的情形,祝慈碰到过很多,早就见怪不怪,所以对于秦业的种种反应并不感觉到奇怪。

    那边,出了祝慈家门,秦业一路小跑,直到跑了好几条巷子,这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同时,秦业心中苦笑,自己怎么就碰到这么一个让人恨的牙痒痒的好心人呢,今天可是耽搁了自己好长一段时间。

    不过既然找到了平民街,接下来秦业也不再纠结这点小事。

    再次回到平民街,天色已经完全黑透。

    在附近随便寻了一个破庙,换上祝慈送的冬衣,又将原来的破衣服套在外面。

    还别说,刚好合适,而且还很暖和。

    “如果有棉花就好了!”

    躺在干草上的秦业喃喃自语着,沉沉睡下。

    棉花这种植物,产自中亚地区,等到了南北朝时期才被引入西北边塞。

    不过直到宋末元初的时候,棉花的真正价值才被人发现,然后在中原地区大规模种植。

    天宝年间的时候,棉花还是作为一种观赏性植物,并不被人重视。

    所以即便如今距离长安城不是很远的陇右地区已经有人种植棉花,可如今大唐百姓的冬衣,材料主要还是以木棉为主。

    当然,木棉主要产地在亚热带和热带地区,穷苦百姓根本穿不起,所以他们会在春天的时候收集柳絮、杨絮等物制作冬衣。

    很显而易见的是,无论是柳絮还是杨絮,即便他们收集一个春天,依旧无法制作出来一件完成的冬衣。

    甚至连半件的用量都无法收集。

    所以很多时候,冬天对于穷苦人家来说,与死亡降临没什么区别。

    特别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而与穷苦人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些富贵人家。

    即便没有柳絮、杨絮,甚至没有木棉的存在,他们依旧有大量的动物皮毛制作冬衣。

    再加上,这些富贵人家,在家的时候家里有炭火;出门的时候,车上有炭炉,自然不会出现穷苦人家这样的事情。

    当然也不会在意。

    所以甭管他们是否发现了棉花的真正价值,反正从南北朝到南宋灭亡的这上千年时间里,他们并没有推广棉花这种植物。

    如果秦业了解了真正的原因,只怕最多也只是感慨一声“肉食者鄙”吧!

    秦业身上之前穿着的那件冬衣,是秦业的前身当年收集了四五年的柳絮、杨絮才赶制出来的。

    只是秦业本人并不知道而已。

    要不然,这寒冬腊月的,秦业早就被冻死了。

    第二天天不亮,秦业被冻醒了。

    “阿嚏!”

    打了一声喷嚏,秦业只感觉浑身发软,身上没有丝毫力气,甚至连呼吸都显得困难。

    秦业知道,自己这是得了风寒。

    说来也是,以前在昌明坊的时候,虽然日子是朝不保夕,可晚上的时候,身上好歹有一层衾被盖着。

    虽然被窝里也没有什么温度,但也不至于让人得了风寒。

    反倒是现在,即便穿上了祝慈送来的冬衣,又套上了以前的那件旧衣服。

    可这个破庙里四处漏风,甚至连一个门板都没有,天寒地冻的,不得风寒才算怪事。

    “不能这么下去!”

    脑袋虽然昏昏沉沉的,可秦业明白,如果自己干躺着不动,迟早是一个死,所以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脚步仓踉的走出破庙。

    凭着脑海中的记忆,秦业朝着最近的一家药铺走去。

    只是走着走着,脑袋愈发的昏沉,且额头上已经冒起了细汗。

    “祝先生……”

    直到看见眼前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秦业喃喃自语一声,直接昏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