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隶唐 > 第五章:隆盛药铺
    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的无常,让人捉摸不定。

    就好比现在的秦业。

    他一直想避开祝慈这个好人,可因为一场风寒,还是落到了祝慈手中。

    秦业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家名叫隆盛药铺的药铺里面。

    药铺掌柜姓张,是祝慈的至交好友。

    张掌柜亲自熬了一碗汤药,秦业服下后不到一个时辰便醒了过来。

    炭盆里的炭火正在熊熊燃烧,房间里温暖如春。

    睁开眼睛,拖着酸软的身子从床上爬起来,看到窗台旁的案几上放着一把铜镜。

    秦业走过去细看,嘴角不由泛起一丝苦笑。

    此时,秦业的脸庞已经被人清洗的干干净净,原本的面容毫无掩饰的露了出来。

    “也不知是祸是福!”

    秦业心里感叹。

    不过感叹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是好心人祝慈和这家药铺的张掌柜以及给自己诊脉的郎中。

    甚至是药铺跑腿的伙计。

    因为秦业谋划的事情一旦成功,为了彻底掩饰自己的身份,这些人,只怕都活不成了!

    倒不是秦业心思恶毒,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被逼到了一定的程度,秦业不得不做。

    否则死的就是他了!

    或许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自己不去顶替李隆基。

    可这样的话,再过十多年时间,整个大唐的百姓必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而且在此后的上百年时间里,整个天下没有一天的太平日子。

    而且,顶着这张脸,秦业不敢保证什么时候自己会死于非命,也有可能被人胁迫,做些对天下百姓不利的事情。

    所以,即便是为了活命,即便是为了自己的自由,有些事情,秦业不得不去做。

    有些人,秦业不得不去牺牲。

    即便这些人可能是再好不过的好心人,秦业也得牺牲。

    “老伯醒了!”

    祝慈端着一碗汤羹进入房间,看到站在窗台前发呆的秦业,急忙上前询问。

    “麻烦祝先生了!”秦业点了点头,眼睛躲躲闪闪,有些不敢去看祝慈。

    “刚好,我带来一碗肉羹过来,老伯趁热喝了,也好补补身子!”没有意识到秦业眼神里的躲躲闪闪,祝慈如以往一般面带和煦的笑容,将手里捧着的汤羹放到窗台前的案几上。

    “谢谢!”

    秦业道了一声谢,随即问道:“小老儿昏迷了多长时间?”

    “大概有两个时辰吧!”

    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端起案几上的肉羹细细品尝。

    肉羹的味道很鲜美,可秦业却食之无味。

    “老伯放心,我已经和隆盛药铺的张掌柜打好了招呼,待老伯养好了病,再离开也不迟。”

    俗话上,上面张张嘴,下面跑断腿。

    祝慈就是如此。

    身为户部抄录吏员的他,本来就公务繁忙。

    此刻过来,只是来看一下秦业的病情如何。

    如今见秦业醒来,放下心思,告罪一声,转身出了屋子。

    “不行,我必须要想办法离开!”

    见祝慈离开,秦业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是离开隆盛药铺比较安全。

    无论是对自己,还是祝慈和张掌柜两人,都比较安全!

    只是时间却不是现在。

    别说张掌柜不会放自己走,就是自己现在这个情况,只怕也走不了多远。

    自己身上只有八十多枚铜钱。

    看上去很多,也够寻医问药的,可这些钱一旦花出去,那接下来这段时间,自己又该如何生活?

    总不能继续沿街乞讨吧?

    秦业现在可没有什么乞讨的心情!

    “且再等等,等到了明天一大早,我就离开!”

    这样想着,秦业定下心在隆盛药铺好好养起病来。

    傍晚的时候,祝慈又来了一次,见秦业的脸色明显比之前好了很多,亲眼看着秦业服下汤药,这才安心回家。

    送祝慈离开,秦业早早睡下。

    第二天一大早,张掌柜起来喊秦业起床吃饭。

    只是门怎么敲都未见有任何反应。

    “难不成昨晚老伯的病情突然加重,昏迷过去了?”

    心感不妙,张掌柜急忙推门进去。

    一看,却见房间里空荡荡的,床上的被子也被叠的整整齐齐。

    “看来老伯不告而辞了!”松了口气的同时,张掌柜眼角泛起一丝古怪,“这老伯的脾气还真是……”

    天不亮的时候,秦业便从床上爬起,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隆盛药铺。

    此时大街上还没有什么行人,甚至连坊间的坊门也紧紧的关着。

    不过秦业并没有打算出平康坊,而是寻了一家早食铺吃了点东西垫吧一下肚子,直接赶回距离平民街不远的那间破庙猫着去了。

    这段时间,秦业不打算白天出门了,他害怕万一再碰到祝慈这个老好人,自己会忍不住掐死他。

    回到破庙,再次将自己的脸庞弄得脏兮兮的,秦业开始了晚出早归的生活。

    一连数日,秦业不仅摸清了那户养猪人家所在,还偷偷下了密道几次。

    这是为了以防万一!

    很快,春节过完,气候转暖,长安城内的气氛开始变得风波诡异起来。

    长安城一百零八坊,望楼上的鼓声每天都会响起。

    靖安司的武侯,万年、长安两县的不良人不时在各个坊间出没。

    秦业明白,这是《长安十二时辰》剧情即将展开的节奏。

    心情激荡的同时,秦业也不免忐忑。

    虽说筹划了这么长时间,可秦业还是担心中间会出现什么波折。

    毕竟《长安十二时辰》只是一部影视剧而已,现实当中会不会出现其他的情况?这些情况又会不会影响剧情的推展?

    这些都是一个未知数。

    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蝴蝶效应下,自己这个小蝴蝶会不会影响剧情?

    即便如今的秦业对于长安城来说,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

    可究竟会不会对剧情有所影响?

    又有谁说得准呢?

    怀着忐忑又兴奋的心情,接下来好几天秦业都没有休息好。

    不过秦业也没有干等着。

    这段时间,秦业不仅将长安城下的密道摸了一个底朝天,而且还将长安一百零八坊中的坊里基本转了个遍。

    主要去的,是剧情里出现过的地方。

    甚至,秦业还通过密道,进入过花萼相辉楼外的那盏太上玄元灯里面一次,险些被正在那里忙碌的工匠发现。

    好在秦业见机快,第一时间躲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