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隶唐 > 第八章:一场意外的见面(求收藏,求推荐)
    “哎呀呀!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龙波等人离开靖安司已经过去将近一刻钟,李静忠才带着东宫人马‘姗姗来迟’。看着此刻李必和靖安司上下一脸会败的眼神,眼角泛起一丝得意的笑容,李静忠急忙上前‘关切’的询问。

    “李将军!”见是李静忠过来,李必没有多想。

    李必心里清楚,李静忠不是什么易于之辈,不过究竟是太子李玙的心腹,而且一向都太子忠心耿耿,所以也没有隐瞒,将刚才发生之事一一道出。

    听了李必的话,李静忠‘感慨’一声,‘惋惜’道:“太子正是担心贼人对靖安司上下不利,所以才命老奴带人过来,不想老奴竟然来迟,这可如何对太子交代?”

    “李将军不必过于担心,到时候李必自会向太子解释!”李必强打起精神,询问道:“可是太子有话要交代李必?”

    “不错!”李静忠点头道,“太子并未将之前李司丞所言之事告知圣人!”

    “为何?”闻言,李必神色明显一愣。

    “理由是太过荒谬!”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群,李静忠走上前去压低声音道,“太子的意思是,此事就此打住,且不可过度宣扬!”

    “太子的意思是……”李必一开始疑惑的眼神逐渐明亮起来。

    “此事只能暗中调查!”给了李必一个肯定的眼神,李静忠不疾不徐的说道,“太子怀疑,靖安司里有林九郎布下的暗探,为了防止消息走漏,此事必须派遣心腹暗中调查。

    现在靖安司首先要做的,应该是追查龙波的下落和目的。”

    “李必明白了!”李必不觉得李静忠会假传太子的口谕,不过想到方才龙波带人大闹靖安司,头开始痛了起来。

    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只怕这个靖安司司丞的位置,自己是保不住了。

    不过也好,右相林九郎一旦得知这个消息,肯定会第一时间上奏给圣人,并且派遣他的心腹接手靖安司。

    到时候,自己就有机会全力排查那个老乞丐的下落了。

    只是,李必不知道的是,就在刚才靖安司大乱之际,案牍库已经被徐宾趁机偷偷焚毁。

    没有案牍可查,在上百万人口的长安城里追查一个老乞丐的下落,无异于大海捞针。

    李必这会儿也只是空欢喜一场罢了!

    ……

    靖安司大乱后的第一时间,右相林九郎就收到了暗探传来的消息。

    大喜之余,林九郎急忙上书圣人,并派遣小狗腿子吉温前去接手靖安司。

    见吉温带着右骁卫的人马过来,李必很干脆的交出靖安司令牌,然后扬长而去。

    看得吉温心惊肉跳。

    之所以心惊肉跳,是吉温觉得,李必如此干脆利落的交出令牌,背后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今晚的靖安司,极有可能会成为一块烫手的山芋。

    出了靖安司的大门,李必迷茫了好一阵子。

    如今案牍库被焚,徐宾也不知所踪,李必不知道该如何追查秦业的下落了。

    “也许,应该去昌明坊碰碰运气了!”

    作为长安一百零八坊中最荒凉落败的一个坊,李必第一时间想到了昌明坊。

    因为那里的穷人最多。

    快马赶到昌明坊,直接找到昌明坊府官,李必询问道:“这段时间,有多少颍州来的难民在昌明坊居住?”

    “且容下官查看!”府官进屋打开户籍册翻阅了一遍,才回说:“去年从颍州过来昌明坊这边的难民一共有三十二人。”

    “年纪约六旬左右的有几人?”

    再次翻阅了一遍户籍册,府官回道:“只有一人,名叫秦业,居住在积水巷那边,以讨饭为生。”

    “可否待我去见见这个秦业?”一听府官的回话,李必登时大喜过望。

    “且随下官前去!”

    在府官的引领下,一刻钟后李必出现在秦业曾经住过的那间茅草屋前。

    府官上前敲门。

    只是敲了好久,依旧不见回应。

    疑惑之下,府官直接将房门推开,见房间里空荡荡的。

    后面的李必眉头皱了起来。

    二话不说,李必直接转身!

    去了隔壁询问。

    “你说秦老头呀!”隔壁住着的一个满身补丁的中年人看到李必身后的府官,不敢造次,一五一十的回答:“我已经有一个多月没看到过秦老头了,想来是死在哪个犄角旮旯了吧!”

    “秦业具体什么时间始终的,你可还记得?”

    “不记得了!”邻居摇了摇头,随即又说道:“对了,是在冬月的那场大雪之后才不见踪迹的,只怕冻死在外面了吧!”

    出了邻居家,李必神色不展,想了想,又让府官带自己去见其他从颍州过来的难民。

    “你说秦老头啊,确实是跟着俺们一块儿从颍州逃难过来的!”

    “什么?秦老头死了?”

    “可惜秦老头无儿无女,连个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

    “……”

    听了这些从颍州逃难至长安的难民的话,李必的眉头再次皱起。

    因为从这些人的口中,李必不难发现,目前生死不明,连踪迹都查不到的秦业,确实是从颍州过来的难民。

    “难道,这只是巧合而已?”李必开始怀疑起之前的判断。

    “也许,真是我想多了吧!”苦笑一声,告别府官,李必出昌明坊,骑马向花萼相辉楼方向赶去。

    此时,花萼相辉楼那边的上元之宴已经快要开始了。

    距离花萼相辉楼还有四、五个坊的距离,眼看着四周的人群越来越多,李必只能下马。

    只是只是牵着马走着走着,李必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就在刚刚,黑暗中自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再回头一看,李必目光不由一凝。

    前面不远处正有一道人影,不紧不慢的向东而去。

    这身影,不正是自己正在苦苦寻找的秦业吗?

    “站住!”李必大喝一声,扔掉手里的缰绳,转身朝秦业追赶去了。

    正唉声叹气着往平康坊方向走去的秦业忽然听到身后一声大喝,下意识回头去看,却见是李必那个小娃娃。

    “真他妈倒霉!”秦业哪还不知道,李必这是认出了自己。

    哪还有什么犹豫,秦业直接一路小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