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隶唐 > 第十章:郭利仕的提醒
    “小李必现在在哪儿?”

    被成功从右骁卫官署营救出来的张小敬看了身边的檀棋一眼,询问道。

    “公子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不方便泄露行踪!”眼神挣扎了下,檀棋还是没有泄露李必的行踪。

    “你说什么?”定定的看着檀棋,张小敬感觉心里憋着一把火,“这么大的案子,甚至牵扯到长安城数万百姓的性命,你说让我自己去办?

    李必不管了吗?

    靖安司不管了吗?”

    “现在靖安司已经由长安县丞吉温接手!”

    听到这话,张小敬又是一愣,他想不明白,为何好端端的,靖安司就这么突然被吉温接手了呢?

    “半个时辰之前,龙波带人大闹靖安司,右相林九郎以此为借口攻讦公子!”

    “龙波带人大闹靖安司?”听到这个消息,张小敬有些难以置信,心中更是苦涩不已。

    自己这一整天,经历了九死一生,没想到竟然最后是这个结局。

    不过张小敬也是一根筋的人,他认定的事儿,谁也阻止不了他。

    看着檀棋,张小敬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龙波的事情,李必不管,我张小敬去管。

    长安城的百姓,李必不救,我张小敬一个人去救!”

    说完,根本不管檀棋的反应,张小敬直接转身走人。

    一直跟在张小敬和檀棋身后默默无语的姚汝能走到檀棋身边,“李必到底干什么去了?”

    “公子所做之事甚大,檀棋不敢泄露!”

    “难道我也不能?”

    “你说呢?”檀棋直接回了姚汝能一个白眼。

    姚汝能苦笑一声,追赶张小敬去了。

    他今天的职责,就是看住张小敬。

    话题再转回咱们的主人翁秦业身上。

    摆脱了李必的纠缠,秦业不敢耽搁,快步回到平康坊的平民街躲了起来。

    不过时间没过去多久,秦业还是觉得这么躲着不大安全,直接潜入到那户养猪的人家,潜入猪圈下面的密道里,心里这才大定。

    只是这么一来,秦业无法判定时间,也无法知晓剧情究竟发展到了何钟程度了。

    不过有一点秦业清楚,在李必发现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剧情肯定不会在沿着原来的故事线推展了。

    “希望龙波办事多给力些!”秦业心里只能暗暗祈祷。

    焦急的等待中,秦业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却不知道,因为他,外面已经闹翻了天。

    太子李玙的人,右相林九郎的人,以及大太监郭利仕的人,都在寻他,几乎快要将整个长安城翻了个底朝天,只是依旧一无所获。

    不过这个时候,李必也被带到了郭利仕面前。

    看着李必,郭利仕的眼神没有如同以往那般和蔼,反倒有几分冰冷:“小李必,你今天陛下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郭叔叔想要什么解释?”李必泰然自若,似根本不在意郭利仕的态度一般。

    “我问你,之前你追的那个老乞丐究竟是谁?”

    “以郭叔叔的手段,只怕早就知道那人的来历了,何必又来问我?”

    “我是调查了那人的来历!可有时候,记录在案牍上的东西不一定就是对的,要不然你也不会对那人穷追不舍了!”

    “郭叔叔说的没错!”李必点了点头,“我怀疑那人和龙波有所牵连,所以才会穷追不舍。”

    “只是这些?”

    “就这些!”

    “李必,你是不是觉得我好糊弄?”深深看了李必一眼,郭利仕眼神中满是失望。

    “郭叔叔不信?”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也是!”李必默认道,“换做我,我也不会相信。”

    “算你还有点小聪明!”郭利仕冷哼一声,“为了那人,你连靖安司都可以放弃,你说谁会相信?

    林九郎会相信吗?”

    “林九郎也知道了此事?”闻言,李必一愣。

    “现在右骁卫差不多已经把长安城翻了个底朝天,你说呢?”

    又看了李必一眼,郭利仕问道:“那人的事,太子知道吗?”

    犹豫了一下,李必还是如实回答:“正是太子让李必暗中调查的。”

    “那就行!”见太子也知道此事,而且命李必亲自调查,所以也不再追究。

    “你今晚就好好呆着我身边,哪里也不要乱跑,明白吗?”叮嘱了一句,郭利仕转身欲赶回皇宫。

    “可是郭叔叔……”

    “没有可是!”国利仕直接打断李必的话,“你知不知道,现在林九郎的人正在暗中跟着你,我敢断定,只要你离开这里不到半刻钟,林九郎的人就会对你动手!”

    “可是太子那边……”

    “太子那边有的是人,哪个不比你这个小娃娃会办事!”

    说到底,郭利仕还是想保护李必。

    “好了,也别纠结了!”见李必眉头紧锁,郭利仕开解一声,“随我入宫吧!你已经有段日子没有入宫了,圣人方才还询问你的行踪呢!”

    “放心,你入宫的事儿,我会让冯神威告知太子的!”最后,郭利仕说了一句,直接带着李必朝皇宫方向而去……

    “你说什么?郭利仕把李必带入宫了?”听到这个消息,林九郎稍微惊讶了一下。

    虽然早就知道郭利仕偏向太子,可做的如此明显,这还是头一次。

    关键是,现在林九郎还不知道李必要追查那人究竟是谁。

    如果那人牵扯甚大,李必告知了圣人,会不会对自己不利?

    这些,林九郎不得不去考虑。

    “现在圣人的銮驾可去了花萼楼?”林九郎又问道。

    “宫里传出的消息,半刻钟后圣人的銮驾才会出宫!”

    “那行!”想了想,林九郎说道:“你赶快下去备车,老夫马上入宫去见圣人!”

    “喏!”

    “另外,通知吉温和右骁卫那边,务必要赶在太子之前找到那个人的行踪!”管家退下的时候,林九郎又叮嘱了一句,这才起身更衣……

    太子李玙这边,送走冯神威之后,李玙有些愁眉不展。

    偷偷看了李玙一眼,李静忠开口说道:“太子,您说李必会不会向圣人透露那人的行踪?”

    “李必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对于李必,李玙还是很信任的。

    “那郭爷爷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为何?”李静忠再次询问。

    “只怕圣人已经对孤的小动作了如指掌,并有所不满,所以郭利仕才会趁机借此提醒孤一下!”

    “那还要寻找那人吗?”

    “自然!”李玙毫不犹豫的说道,“林九郎的人找不到也就罢了,如果林九郎的人发现那人的行踪,孤要你第一时间将那人铲除,你能做到吗?”

    “老奴一定不负太子所托!”李静忠等的就是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