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隶唐 > 第十一章:元载的精明
    话说,长安城里有这么一号人物。

    此人贪生怕死、贪财如命、贪得无厌,同时又是个官迷,一心想娶个豪门贵女,好助自己青云直上。

    说的就是大理寺八品评事:元载!

    元载明显不是什么好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不过这个人身上却有一个优点,那就是政治嗅觉敏锐,同时脸皮够厚,能屈能伸!

    在今天的阙勒霍多案中,元载可以说是除了张小敬之外的第二号人物。

    即便这人捣乱的成分居多!

    元载这人的政治嗅觉果然不是盖的,除了右相林九郎以及大太监郭利仕之外,他是第三个意识到李必寻找那人身份非同小可之人。

    即便是林九郎的小狗腿子吉温,也是在得了林九郎的命令之后,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一点。

    不过和元载不同。

    吉温也算是林九郎的嫡系人马,即便意识到了李必追查那人的身份可能很重要,可如今圣人的旨意是:靖安司全力追查阙勒霍多案。

    所以即便得了林九郎的命令,靖安司如今的首要追查目标,依旧是龙波等人的行踪。

    吉温能做的,也只是分出一部分人马,协助右骁卫追查那人的下落而已。

    反倒是元载,虽然林九郎给他下的命令,也是追查龙波等人的行踪。

    但不同的是,元载有很大的自主权。

    他不需要亲自坐镇靖安司,他也不是靖安司的人马,更没有到圣人亲自给他下旨的程度。

    即便林九郎的意思很明显。

    可现在龙波的行踪查无可查,主要是以元载的能力也查不到什么,他现在要做的,只是借口追查龙波的下落,去追查李必追查那人就行。

    反正他只需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林九郎又能拿他怎么样呢?

    他现在可是靠上了王韫秀这个大靠山。

    之前之所以听从林九郎的命令,不过是为了更上一层楼而已。

    现如今有更大的奇功等着自己,阙勒霍多案,还是让张小敬和靖安司去破吧!

    “你就不怕林九郎怪罪于你?”看着元载,王韫秀有些不解。

    “怕他作甚?”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元载自然不能显露出心中的胆怯。

    同时,还不忘调笑一下王韫秀,“你说以后咱们俩成亲了,我元载算是太子的人呢?还是右相的人呢?”

    元载这话的目的很明确。

    王韫秀之父,左武卫大将军、朔方节度使兼灵州都督王宗汜可是太子李玙的结拜兄弟。

    算起来,只要和王韫秀成亲,元载自然而然便被算做是太子一系人马。

    而且还是嫡系的那种。

    这也是后来林九郎倒台之后,元载还能够青云直上,并且最终坐到宰相位置的关键所在。

    不仅如此,因为王宗汜的原因,一般人还很难对其进行攻讦。

    不仅仅是因为王宗汜战功赫赫,更主要的是其实王宗汜自小被圣人收养,可以说是圣人的养子,更是被圣人看作霍光一般的人物。

    即便是太子倒台,只怕王宗汜也不会受到多少牵连。

    因此他的女婿,又岂是那么好被人攻讦的?

    正是看到了这一点,元载才会在王韫秀面前毫不知羞耻的大献殷勤,这才俘获了王韫秀的芳心。

    当然,元载献殷勤的方法有些别致,可能跟王韫秀的性格有关,在这里就不再一一赘言!

    不过元载有心计,有手段,也有一定的能力,这一点还是要肯定的。

    “你说当时李必追丢那人是在哪个地方?”

    “好像是在兴庆宫和道政坊之间。”

    “当时那人朝哪儿逃跑的?”

    “向西!”

    “西面?”

    闻言,元载低头细细思索起来。

    没有长安舆图,对于长安城一百零八坊所处位置,元载还是清楚的,要不然这么多年的八品评事也就白干了。

    “从道政坊向西,便是东市,东市虽人多眼杂,但正是因为人多眼杂,所以如果那人逃进东市,不会没有人察觉。

    所以我觉得,那人最终逃到的地方,不是东市西面的平康坊,就是宣阳坊,肯定是二者之一!”

    “你怎么怎么肯定?”王韫秀是典型的没什么脑子,见元载说的这么笃定,立刻提出质疑。

    “很简单!”元载自信满满道,“根据咱们能得到的情报显示,那人已经年近六旬,而且还是一个乞丐。

    你想,一个年近六旬的老人,每天过着不朝不保夕的日子,大晚上的能跑多快?又能跑多远?他能有多少体力?”

    “那咱们?”

    “先去宣阳坊!”元载直接道,“平康坊内势力太过复杂,不到必要时候咱们不仅进去展开全面搜查,还是先去宣阳坊的好。”

    元载这么做,未尝没有他的道理。

    作为长安城最大的娱乐区,平康坊内鱼龙混杂,三教九流,达官贵人充斥其间,利益牵扯甚大。

    如果不到必要时候,元载也不愿意在平康坊进行全坊大搜捕!

    那样会得罪很多人的!

    最多,元载也只能搜一下平民百姓家的院子。

    可如果那人真有什么天大的图谋,又岂会躲在百姓之家?

    “那也许,那人正是利用这一点,故意躲藏在平康坊呢?”王韫秀再次提出质疑。

    “大不了到时候咱们直接回禀右相,让右相自己派人在平康坊搜查就是!”元载很是光棍的说道,“反正他自己的府邸就在平康坊里面!”

    “你可真聪明!”王韫秀这话,听不出到底是夸奖,还是讽刺。

    不过元载却是脸皮厚惯了,不动声色道:“咱们还是赶紧去宣阳坊吧,如果迟了,功劳可成别人的了!”

    听到这话,王韫秀这才不情不愿的跟着元载赶往宣阳坊。

    元载现在带着的人马,都是右骁卫麾下。

    自然而然,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元载的话一字不落的进了林九郎的耳中。

    “九郎,咱们要不要……”管家给了林九郎一个眼神。

    “不用!”林九郎明白管家的意识,摇头示意道,“元载虽然是个小人,但今晚于老夫还有大用,暂且不必动他。

    这么着,你现在就命吉温和右骁卫搜查平康坊。”

    “可平康坊内势力错综复杂!”管家有些担心,即便林九郎现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如果树敌太多的话,对他也不是什么好事。

    “无妨!”林九郎却不担心这些,“只要今晚能抓住那人,任谁都不能撼动老夫的位置。”

    “喏!”见林九郎这么自信,管家只能下去传达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