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隶唐 > 第十二章:杀李
    “怎么李隆基还没过来?”

    躲在密道里,迷迷糊糊醒过来的秦业,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自然是度日如年,内心慌的一匹。

    想要出去看看,可又怕被人堵个正着,心里的煎熬可想而知。

    “要不,顺着密道去太上玄元灯那边看看?”

    心里刚升起这个念头,秦业立马打消。

    不说秦业不知道现在外面具体什么时辰,就以密道内错综复杂的道路,说不定自己刚刚离开,李隆基就顺着密道过来了呢!

    所以,秦业只能继续等待起来。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直到秦业的肚子开始‘咕咕’的叫,这让秦业产生了一丝错觉,觉得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自己再没有取而代之的机会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响起‘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终于来了!”

    听到脚步声,秦业眼前一亮,肚子也不饿了,心也不慌了,脑子也清醒了,浑身也充满干劲了!

    躲藏在一个阴暗的角落。

    呸!

    密道里本就乌七八黑什么的伸手不见五指。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一道微弱的亮光出现在秦业眼前。

    秦业明白,那个拿着火把走过来的人肯定是当今圣人李隆基无疑。

    按照原来的剧情,除了他,又有谁会往这儿跑?

    结果果不其然。

    随着远处的光团越来越亮,秦业伸出脑袋偷偷打量了一眼,见一个一头白发苍苍的老人正举着火把,脚步匆匆的往自己这边过来,秦业眼神中满是杀意。

    秦业明白,只要杀了眼前这个老人,未来整个大唐江山就是自己碗里的肉了。

    悄无声息的将早就准备好的匕首拿在手中,秦业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等着那人的靠近。

    如果不搞偷袭,秦业没什么信心将李隆基一具拿下。

    即便如今的李隆基跟自己差不多的年岁,即便李隆基这些年来一直养尊处优。

    可不要忘了,大唐的圣人,哪一个年轻时候不会骑射?又有哪一个没有经受过武术训练?

    大唐又不是大宋!

    大唐可是文武并用,甚至可以说是重武轻文。

    特别是李隆基这人,虽然不能和英明神武的太宗皇帝李世民相比拟,可年轻时候也是经历过不少厮杀的。

    武则天晚年的时候,李隆基也是担任过亲卫府右卫郎将的武职,唐隆年间更是亲自带兵入宫诛杀韦皇后。

    这样的人物,身上不会没有一丁点的武力的。

    反倒是秦业,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的这具身体,都没有经历过厮杀。

    如果说秦业有什么优点的话,那只能说因为常年劳作的缘故,秦业的这具身体比李隆基更有力气。

    再加上本来就是想要搞一个突袭,所以秦业才有了那么几分信息。

    不过秦业依旧不敢掉以轻心。

    天知道李隆基这些年是不是一直没有荒废武力?

    别到时候来个弄巧成拙。

    所以,随着李隆基越来越近,秦业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握着匕首的右手有些轻微的颤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当然,这也跟秦业第一次杀人有关。

    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秦业,自然不可能杀过人,甚至连跟人打架斗殴的经历都没有过。

    此刻他的心情自然可想而知。

    “就当成杀只鸡算了!”

    秦业只能心里这样安抚自己。

    这样想着,秦业的心情逐渐稳定了下来。

    “来了!”

    躲在角落里,看着举着火把的李隆基距离自己只有十步之遥,秦业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的匕首。

    悄悄躬起身体,待李隆基走过去,秦业轻轻迈动脚步跟在李隆基后面,一步一步靠近过去。

    秦业的脚步很轻,但密道里面静悄悄的,一向敏感的李隆基还是听到了。

    急忙回头,见一个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站在自己身后,李隆基不由愣了一下。

    李隆基呆愣,秦业也没料到李隆基忽然转身,同样也愣了一下。

    可想到自己今晚的目的,秦业瞬间便恢复过来,抬起手中的匕首直朝李隆基的胸口刺去。

    千钧一发之际,李隆基想躲,可狭窄的密道里,李隆基又能躲到哪儿去?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业手中的匕首刺入自己的胸膛。

    “你……你……”看着刺入自己胸膛的匕首,李隆基感受不到疼痛,眼神里满是迷茫,无力的瘫软下去。

    李隆基并没有死!

    虽然已经到了元月,外面却依旧天寒地冻,所以李隆基的冬衣穿的很厚,以至于秦业的匕首,并没有刺穿李隆基的心脏。

    不过即便这样,李隆基依旧出气多,进气少。

    汩汩献血,不断的从胸膛流出。

    显然伤势不轻。

    “你就是那个秦业?”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李隆基咬牙看着秦业,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

    “怎么?圣人认得小老?”见李隆基一下子道破自己的名字,秦业愣了一下,原本握紧匕首,欲再刺一刀的手慢慢松了下来。

    “朕知道你!”看着眼前这副和自己相差无几的面容,李隆基眼神里满是懊恼,“之前小李必入宫的时候,还跟朕提起过你,朕当时还不信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不过如今看到你,朕不得不信了!”

    原来,李必和郭利仕一起入宫之后,在李隆基的逼问下,李必还是将秦业的身份说了出来。

    只是当时的李隆基自负不已,并不相信李必的话。

    他当时甚至认为,这只是太子的一个阴谋,目的就是转移自己的视线。

    毕竟当时李隆基还认为,阙勒霍多案的幕后主使就是太子!

    “李必查出了我的身份?”听到这个消息,秦业心里稍稍一惊。

    不过仔细一想,秦业又觉得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以长安城严苛的户籍管理制度,想要查出一个人的过往,其实并不难。

    只是秦业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具身体的名字竟然也叫秦业。

    这也难怪,自穿越过来,秦业没有和昌明坊的那些街坊邻居们打过交道,自然不知道自己这具身体的名字。

    当时秦业还以为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一个无名无姓的流民而已,如今看来,并不是那么回事。

    “说吧!你究竟是谁的人?林九郎还是太子?”李隆基感觉自己的体力越来越不支,知道自己只怕熬不了多长时间了,所以想要在临时之前做一个明白鬼。

    “那圣人觉得小老儿是谁的人呢?”秦业眼神中露出一丝讥笑。

    “朕猜不出来!”口上虽然这么说,不过李隆基心里却直觉秦业必是太子的人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