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隶唐 > 第十四章:众人态度
    按照原剧情,这个时候秦业从密道爬到猪圈,然后被平民街的街坊邻居们当成偷猪贼殴打,再然后被祝慈救下并收留。

    不过秦业不想,也不能看到祝慈。

    因为那样做的唯一后果,祝慈会死,他的家人同样也会死。

    祝慈是一个好人,秦业不想他去死。

    所以秦业并没有按照原剧情爬出猪圈。

    即便这样他可能会面临更大的风险。

    秦业依旧沿着密道向前走去。

    经过一个多月的摸索,秦业已经将密道里面摸了个通透。

    如今秦业要去的地点,是一个叫大吉酒肆的地方。

    没错,就是那个徐宾告知张小敬的落脚点。

    秦业打算在那里等着张小敬和龙波的到来。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其他的地方秦业不敢过去。

    天知道会不会再碰到李必这个小王八蛋。

    而且秦业现在可是顶着李隆基的身份。

    整个长安城,可是有很多人想整死自己呢!

    所以秦业更加不能抛头露面了。

    ……

    此时的长安城一片混乱,特别是花萼相辉楼那边更是如此。

    闻风而动的兵将,被冲散开的百姓,刚刚逃过一劫的文武百官等等。

    林九郎这边刚刚逃回自家府邸,还没稳定心神,不过太子李玙那边却不同了。

    在得知圣人被劫的第一时间,李静忠便劝说太子道:“太子,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

    “什么时机?”虽然和圣人多有矛盾,不过到底是父子天性,此时李玙心里还在记挂着圣人的安危,并没有细想李静忠的话。

    “如今圣人被劫,太子只要找到李必所说那人,到时候大唐便完全是太子的了!”

    “你是说……”

    “没错!”李静忠点头。

    “非得如此?”

    “非此不可!”李静忠认真道,“正所谓利高者疑,只怕现在林九郎巴不得将脏水泼到太子身上吧。

    而且圣人被劫之时,只有太子不在现场,文武百官会怎么想?天下百姓又会怎么想?圣人又会怎么想?

    圣人死在外面也就罢了,一旦圣人安全回宫,太子觉得自己会有好日子过吗?”

    “可是……”李玙心里十分矛盾,一方面,正如李静忠所言,进入圣人被劫之时,自己刚好离场,成为众人第一个怀疑目标。

    圣人一旦回宫,肯定不会给自己什么好果子吃。

    可另一方面,圣人毕竟是李玙的亲生父亲,弑父这个罪名,李玙不想承担,也不愿承担。

    所以李玙心里才会矛盾,才会挣扎。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请太子速做决定!”李静忠见李玙神色挣扎,哪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添了一把火,“太子还是想想先太子的结局吧。

    圣人有十几个皇子,即便没了太子您,还可以敕封其他皇子做太子!”

    这句话,彻底打断了李玙心里的那跟弦,李玙当机立断道:“李静忠,你即刻持孤的手令,调旅贲军全城搜捕!”

    “喏!”

    李静忠一听大喜过望,接过令牌,急匆匆离开。

    而此时花萼相辉楼里面,大火已被扑灭。只是不知怎么想的,郭利仕、陈元礼两个跟了圣人大半辈子的人,此时并未离开花萼楼寻找圣人的行踪,反而跪在那里,你一句我一句的顶句。

    反倒是李必这个今晚晚上跟了郭利仕好几个时辰的人,心里急不可耐。

    见郭利仕、陈元礼二人吵个没完没了,李必认不出开口打断:“两位将军,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寻找圣人,李必请命,调龙武军、右监卫出动,寻找圣人下落。”

    “不行!”想都没想,陈元礼直接拒绝道,“龙武军负责宫廷和圣人安危,没有圣人的手令,任何人不得调动。”

    “我说陈老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这么迂腐!”听闻陈元礼的话,郭利仕气不打一处来,“小李必说的没错,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出圣人。

    至于皇宫的安全问题,不是有金吾卫负责吗?”

    陈元礼自然知道寻找圣人下落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方才话一说出口其实已经后悔。

    如今郭利仕这么一劝,陈元礼借坡下驴,直接点头同意。

    不过花萼相辉楼这边,还得有人守着。

    三人商量了一下,郭利仕、陈元礼各带一队人马,直接出去寻找圣人的下落,李必则回靖安司夺回吉温手里的大权,然后带着旅贲军寻找。

    郭利仕、陈元礼、李必二人一前一后走出花萼相辉楼。

    不想刚走出大门,郭利仕放慢脚步,给李必使了一个眼色。

    李必会意,紧跟着放慢脚步。

    待陈元礼走远,郭利仕扭头看向李必,询问道:“小李必,都这个时候了,你该告诉我今晚你寻找那人究竟是谁了吧?”

    之前李必虽然将秦业的身份告诉了圣人李隆基,可那个时候李隆基身边的人都被打发出去了,所以郭利仕直到现在还不知情。

    “这个……”李必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道出实情,“李必今晚寻找那人,名叫秦业,是来自颍州的一个年近六旬的难民!”

    “来自颍州的难民?”郭利仕疑惑,“他和圣人被劫之事有牵扯?”

    “这个不好说!”李必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不过那人和圣人容貌长得极其相似,所以李必才想盘根问底,不想刚见一面就被那人逃了!”

    “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何不早说?”郭利仕心里十分震惊,“万一那人别有用心,我大唐可就完了!”

    在郭利仕看来,圣人被劫虽然也是大事,可相比寻找和圣人长相相似的秦业的下落,圣人被劫反倒成了小事。

    毕竟即便圣人被劫,死在了外头,还有太子。

    可一旦那个秦业真有什么不轨之心,大唐皇权旁落,这和改朝换代又有什么区别?

    “这么大的事情,李必自然不会轻易道出。如果不是因为今晚圣人被劫,李必只会暗中调查,那人之事,李必不会告之于你。”

    “此事都有谁知道?”

    “除却郭将军您之外,还有圣人、太子知道!”

    “这么说,圣人也知道此事?”

    “不错!”李必点头道,“入宫不久,李必便将此事告知了圣人。”

    “太子呢?”郭利仕追问,“你何时告知的太子?”

    “戍时三刻左右!”

    “太子就没什么反应?”

    “为了防止消息走漏,太子命李必暗中调查!”

    闻听此言,郭利仕一开始还怀疑太子的用心。

    不过仔细一想,圣人也知道了此事,而且也没做出其他反应,心里释然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