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隶唐 > 第十五章:大吉酒肆
    “来啦!”

    以借宿的名义到达大吉酒肆,秦业和大吉酒肆的老板聊了大概有一个时辰左右,当看到一前一后两个中年带刀男子闯了进来,秦业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这两个人,其中一个身披皮甲,嘴唇略厚,背上背着一个行囊,行囊里还放着两把刀。

    另外一个人脸上有一道明显的伤疤,手持一柄短刀,一身衣服破破烂烂。

    不用猜,秦业便知二人肯定是龙波、张小敬无疑。

    进来之后,龙波二话不说,直接将大吉酒肆的老板敲晕困起来扔到角落里,这才有功夫去看秦业。

    “你知道我们要来这里?”

    见秦业神色并不惊慌,相反还镇定自若的和自己打了一声招呼,龙波心里有些惊讶。

    反倒是张小敬,只是深深看了秦业一眼,直接坐到一旁不言不语起来。

    “没错,朕知道你们会来这里!”给两个各自倒了一杯热茶,秦业淡定自若道。

    “为何没有回宫?”这个时候,张小敬开口了。

    “朕倒是想回宫,可也得回得去才行!”秦业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秦业猜想,只怕外面现在正有无数人想要杀自己。

    当然,这个‘自己’指的是李隆基这个身份。

    “你可是大唐的圣人,长安城里谁又敢杀你?”闻听此言,龙波讥笑道。

    “你就敢!”瞥了龙波一眼,秦业若无其事道。

    秦业的话刚一落下,龙波的笑声立刻戛然而止。

    “不对!”

    “不对劲儿!”

    仔细看了一眼,龙波眼神中露出一丝疑惑。

    “不会是瞧出什么了吧?”秦业心里有些打鼓,不过还是强装镇定道:“哪里不对?”

    “以你的性格,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说完,随即看到秦业衣服上的血迹,这才恍然大悟过来,“我说怎么回事?原来是被人捅了一刀啊!”

    说完,龙波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龙波的话,引起了张小敬的注意。

    “我替你包扎一下伤口吧!”张小敬心里,其实对圣人并没有多少敬意,只是将圣人当做一个普通的老人,此时见秦业受了伤,自然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这也是秦业的目的之一,所以之前并未包扎自己的伤口。

    待张小敬替自己包扎完伤口,眼神炯炯的看着龙波说道:“说吧,你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我的目的?”龙波眼神里满是古怪之色,“我的目的不是很明显吗?就是杀了你!”

    “这并不是你的真正目的!”秦业摇头道,“如果你真的想杀朕,早在花萼楼的时候,你就已经动手了,不会等到这个时候。”

    “看来你还没有老糊涂!”

    秦业说的没错,龙波如果真的想杀了李隆基,只怕根本等不到秦业出现,龙波就已经动手了,不会等到现在!

    不过话说回来,龙波确实有杀李隆基之心,却被张小敬一直拦着,这才没有得手。

    “还是我说吧!”龙波刚想开口,不想被张小敬捷足先登,“龙波只是想让你看一看长安城外的百姓究竟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其实不用看,朕也已经猜到了!”秦业叹息一声说道。

    “你猜到了?”这让张小敬有些惊讶。

    “不错!”秦业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说出这样的话,想必长安城外的百姓,生活过的并不好,甚至是朝不保夕吧!”

    “既然你已经猜到,那……”说着的同时,张小敬看向龙波,目的再明显不过,他希望龙波能放了圣人。

    可龙波是什么人,他又岂是三言两语就被人打发的?

    所以龙波此时看向秦业的眼神里满是审视,“我怎么听着,你这话完全是在故意糊弄我呢?”

    “信不信由你!”秦业闭上眼睛,不欲搭理龙波。

    主要是这家伙十分狡猾,秦业怕自己说多错多。

    “嘿!你区区一个人质,还在老子面前摆起谱子了!”见秦业这副态度,龙波直觉得自己手痒痒,想要痛殴秦业一顿。

    不过有张小敬在,龙波还是没有动这个手。

    “砰!砰!砰!”

    就在这个时候,大吉酒肆外面响起一道急促的敲门声。

    “难不成,是那个剃头匠抱着他女儿来了?”听到外面的敲门声,李隆基心里想着。

    不过从龙波和张小敬的脸色,并没有看到什么明显的变化,李隆基心里又泛起了疑惑。

    张小敬不动声色的站起,直接过去将房门打开,却见一个有些异域风情的女子走了进来。

    女子生的极其美艳,虽不如严羽幻,却也差多少,秦业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看到进来的女子,秦业心里暗道:“怎么是檀棋?”

    没错!

    进来之人正是檀棋,冬月那场大雪,秦业在靖安司外乞讨的时候,见到过檀棋一次,自然一下子便认了出来。

    “圣人?”

    进屋的檀棋自然也注意到了坐在里面的秦业,心中有些惊讶。

    檀棋惊讶的是,圣人不是已经放跑了吗?

    怎么又出现在大吉酒肆?

    想到这里,檀棋直接问道:“圣人怎么在这儿?”

    张小敬回道:“我也很纳闷,不过圣人自己说,外面很多人都想杀他,所以他才躲到了这里。”

    “何人敢杀圣人?难不成是林九郎?”

    “还有朕的那个好儿子!”影帝秦业上线,气呼呼的说道,“只怕他也巴不得朕死,这样他才好登基!”

    “圣人误会太子了,太子从没过这样的想法!”身为太子至交好友李必的贴身侍女,此时檀棋自然要站出来给太子说话。

    “你是李必的侍女,自然会向着太子!”秦业头一梗。

    闻言,檀棋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反倒是龙波,闻听此言之后大笑不已。

    “你笑什么?”秦业自然知道为何发笑,不过为了自己的形象更为饱满、生动一些,吹胡子瞪眼的看着龙波。

    “我是笑你这人实在可笑!”龙波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老子不信任自己的儿子,儿子防着老子,真是笑掉大牙了!”

    “哼!朕不跟你说话!”气呼呼的瞪了龙波一眼,秦业直接合上眼睛。

    不过张小敬却偷偷给檀棋使了一个眼色,想让她偷偷溜走,给李必报信。

    不过这一切都没逃过龙波的眼睛。

    “张小敬,你想做什么?”龙波站起来堵住大门。

    “让开!”此时张小敬如同一头饿狼,只是这头饿狼眼神里没有一丝杀意。

    “我要是不让呢!”别人怕张小敬,龙波和不会害怕。

    而且龙波知道,张小敬不会杀自己的,所以显得有恃无恐。

    说话间,二人在屋子里扭打起来。

    虽然二人都没出杀着,不过看着二人拳拳到肉的‘表演’,一旁的秦业还是感觉到肉疼,就好似两人的拳脚打到了自己身上一般。

    二人扭打之际,檀棋趁机跑出了大吉酒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