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隶唐 > 第十六章:无题
    “我说二位,人都已经走了,你们打着还有什么意思?还是省省体力吧!”

    秦业的话落下,龙波、张小敬二人果然停止了扭打。

    “皇帝老儿,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龙波心里满是怒火,虽然刚才在和张小敬的扭打的过程中发泄了一些,不过显然并不能彻底消除。

    这不,龙波将矛头对准了秦业。

    “这又关我什么事情?”看到龙波那恨不得将自己活剥了的眼神,秦业嘀咕了一句,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胆怯。

    虽然有张小敬在,龙波并不能将自己如何,不过心里的胆怯,却怎么也无法消除。

    “还是省点力气吧!”张小敬大口喘着粗气,显然刚才和龙波扭打的过程中,自己累得不轻。

    已经在长安城奔波了将近一天一夜,张小敬此时又困又累又乏,连手指都不想动弹一下,现在之所以还表现的如此生猛,不过是靠意志强撑着罢了!

    眼看着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一丝亮光,秦业突然对龙波开口道:“朕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朕可以给你下跪,可以给你们第八团的兄弟道歉!”

    “你说什么?”龙波有些诧异,难以置信的看着秦业。他万万没有想到,硬了一晚上嘴的圣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服软。

    “朕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秦业‘叹息’一声说道,“你无非是觉得你们第八团的兄弟为国征战,最后死的不值,是不是?”

    龙波一时间沉默。

    秦业继续说道:“朕也知道他们死的不值,朕也知道这些年朝廷出了一些奸臣。”

    “那你为何不将那些人全部杀了?”龙波大吼道。

    “朕不能!”秦业说道,“如果将他们全都杀了,大唐也就完了!”

    “哈哈!”龙波大笑一声,指着张小敬说道,“张小敬,你听听,这就是你维护了一晚上的圣人!”

    “为何?”张小敬也难以置信的看着秦业。

    秦业苦笑一声,说道:“朕也没有办法,国库日渐空虚,整个大唐,只有林九郎能弄来钱,朕不得不重用他!

    大唐到底是什么情况,朕比你们更清楚,考虑的也更加长远。

    朕知道,这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可不饮鸩止渴,朕又能如何?

    土地兼并,百姓朝不保夕,你们以为朕真的熟视无睹?

    只不过朕假装自己看不见罢了!”

    显然,这是秦业的违心话,但却更加可能是李隆基的真实想法。

    你们可以评价说晚年的李隆基是一代昏君,可青年时代的李隆基,却是历史上不可多得的一代雄主。

    如果没有后续的安史之乱,只怕李隆基的威名,不输于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中的任何一位。

    这么一号人物,难道就真的如此短视?看不到大唐的弊端?

    也许看到了,可他没有能力解决!

    开创前所未有的盛世,自然要面对前所未有的人口爆炸,兼日益严峻的土地兼并,除非李隆基站在士大夫的对立面,否则他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可李隆基敢吗?

    他不敢!

    他手下有能力的官员,绝大多数都出自世家。

    就连太子李玙的第一任太子妃,都是出自弘农杨氏。

    同样,有宰相之才的李必,也是出自六世高门。

    这种情况下,李隆基又能如何选择?

    更关键的是,随着府兵制的败坏,早在开元年间大唐就不得不实行募兵制。这也意味着,以皇室李家为代表的关陇军事贵族,已经开始走出历史舞台,落败下去。

    这种情况下,李隆基想要对士族动手,他又有什么依仗?

    所能做的,只能是一次次想士族妥协而已!

    当然,这只是秦业自己一厢情愿的猜测而已。

    不过这些问题,龙波想不明白,张小敬也想不明白。

    想明白了也不会混成现在这个模样了!

    秦业继续苦笑,眼神有些酸涩,“政治,本身就是天底下最肮脏的事情,甚至连平康坊的妓女都比这要干净许多。

    所以有时候,朕即便明明知道是错,却不得不这么去做!

    这些,你们都明白吗?”

    “我不明白!”龙波大吼道,“我只知道,闻无忌死了,张小敬也成了死囚,我第八团的兄弟,都成了你们利益争斗的牺牲品!”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秦业接下来的解释有些牵强,毕竟他又不是政治家,哪里懂得什么弯弯绕绕?“朕只是在舍小保大而已。如果你坐在朕的这个位置下,只怕当时也会做出这种选择!”

    “当皇帝的,是不是都这么厚颜无耻?”张小敬突然插话道,“你们口口声声说什么不得已,其实无非是给自己的过错找一块遮羞布而已!”

    “你也可以这么认为!”秦业点头道,“朕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嘛,政治,本身就是天底下最肮脏的事情。

    即便英明如秦皇、汉武,不是也做了很多错事?”

    “也是!”张小敬心里有些苦涩。

    以前的他,只知道保护长安城,保护长安城的百姓,为此做了很多见不到人的肮脏事,因为守护长安是他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如今看来,和眼前这位圣人相比,自己是那么的干净、纯洁!

    “朕知道说出这些,你们瞧不起朕,可朕还是说了,你们可知为何?”

    “为何?”

    “朕是怕,以后再也说不出这样的真心话了!”

    闻听此言,龙波开始怜悯起圣人来。

    一个连一句真心话都不敢道出的圣人,难道还不值得怜悯?

    收起脸上的哀伤,秦业淡淡说道:“檀棋已经回靖安司报信去了,咱们也赶紧走吧!”

    “为何要走?”

    张小敬有些迷茫。

    “不走的话,咱们都得死在这儿!”

    “你是说,太子欲对你不利?”张小敬有些惊讶。

    在张小敬看来,靖安司司丞李必是太子的心腹,如今这个时候圣人要逃跑,那目的只有一个,夺过靖安司的耳目。

    “也不一定是太子!”看了张小敬一眼,秦业解释道:“李必是很聪明,可林九郎更加的老谋深算,早就在靖安司布下了暗桩!”

    “圣人是说姚汝能?他不是已经现行了吗?”

    “不止一个姚汝能!”

    “可我还是不明白,圣人驾崩,按理说对林九郎最为不利,他为何要这么做?这没有道理呀!”

    “利高者疑罢了!”秦业苦笑道。

    如今大唐朝堂上的这些大臣,治国安邦的能力没见有多厉害,这玩弄权术的手段,却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秦业不可能,也不会把自己置在这么危险的环境里面。

    虽然影视剧里李隆基有惊无险,可万一呢?

    秦业不敢抱丝毫侥幸心理!

    说着,秦业起身……